第168章 扮太监清音入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果如察木清音所言,凌烨再度來到药毒居时,这里的布置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往前走了不过几步,凌烨蹙起了眉头,再是一个闪退开了去。

    瘴气,居然有这样的玩意,呵,看來那女人还真是舍得下心呢?一只手收紧成拳,凌烨冷笑一声离去了。

    凌烨走后,察木清音从一株苍天大树后现出來,一只黑不溜秋的肥貂儿吱吱地在她的肩头说着些什么,清音拍了拍小家伙的脑门,返走人了。

    凝儿这醒來时精神已好了许多,清音给她端了碗汤水,她也便咕咚咕咚全给喝了下去。

    “清音……”看向察木清音的眼神里头难掩忧虑,凝儿在心内默念着耶律飞鹰的安危。

    想起昨里收到的信,察木清音敛眉将眼里那一抹担忧给掩下了:“凝儿,别想太多,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说是这么说着,察木清音心内却远不能如她口头说得这般放心,抚着凝儿长而柔软的头发,清音低声询问道:“凝儿,你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微微摇头,凝儿道了声:“沒有。”

    “那好,你中午想吃些什么,我去给你准备可好。”唇角挂着抹浅浅温婉的笑,察木清音沒发觉自己越來越像个持家事的婆子了。

    凝儿还是摇头,顿了顿,她道:“清音,我和你一起去厨房吧,两位老前辈今里也该回來了,我们多做些好吃的招待他们。”

    言冰冰上街去打探近來的形势了,路过北宁王府时,她脚步微滞,再是绕进了另一条小道。

    北宁王府和以往并无多大的不同,若真要说有,也不过是这里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冷声一笑,言冰冰只在心内道:那个皇帝小儿真是放心不下师兄,好大的阵仗,好庞大的规模,呵。

    找到小莲和青青时,她们正在一个柴房里当值,凝儿封了两人的哑,再是道:“你们别怕,我有些问題要问你们,你们只要老实回答就好,我不会伤害你们。”

    小莲与青青对视一眼,末了均是选择了妥协地点点头。

    “第一个问題,这王府如今是谁在主事。”解了两人的位,言冰冰一只剑亮在一边,示意她们不要轻举妄动。

    青青哆哆嗦嗦的不成气候,倒是小莲冷静了些:“王府早已不是当初的王府,现在这里管事的是皇上从宫里派來的一个公公,那公公本事大着呢?底下这些人稍有不顺着他的意的,全都落不得什么好下场,前儿个还杖毙了两个侍卫呢?”

    听起來小莲心底的怨愤颇深,好好一个王府,被皇上折腾成了这么副狼藉模样,若非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下人,她定是不能就这么善了了的。

    “师……好笑,北宁王才是这府里的主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太监颐指气使了,你们王爷就沒有阻止过那人。”言冰冰谈到此处时心内其实多少也有了底,以师兄的眼力,他必是早已看穿了皇帝的想法了吧,哼,鸠占鹊巢假公济私,那皇帝也不怕笑掉天下人的门牙,只可叹那皇帝原本和师兄关系极好,如今却落了这么个互相猜疑的下场。

    “王爷在王府里呆的时间并不长,如今王爷出征了,王妃也不在,这北宁王府早已名存实亡。”小莲说到此处时眼里有泪在打转,毕竟是在这里呆了这么久的,要说对这王府全无感,那如何可能,可惜了……

    好好的一个王府,一个家,早也不复从前了。

    言冰冰又问了一些别的事,最后叮嘱了她们两人一声不要将此事外宣,她便也赶紧离开了。

    察木清音见到皇帝时皇帝正在御书房里批奏折,管差事的公公让她不要傻愣着,赶紧给皇帝上茶去,她这才嗯嗯啊啊了一下,赶紧将茶水送到了皇帝的面前。

    “等等,你是新來的。”原先想着这皇帝怕是沒注意到自己,现在看來也不尽然。

    察木清音赶紧跪倒,嘶声请罪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卑职不是故意惊扰皇上的,请皇上恕罪。”

    耶律煌眉角一皱,只觉得这太监奇怪得很,略沉吟了一声,他道:“朕说过要治你的罪吗?谁派你來的,看到朕有那么害怕。”

    心思婉转间,察木清音已是有了说辞:“禀……禀报皇上,是……是安公公让奴才來的,奴才是内务房新來的公公,不懂规……规矩,还望皇上饶命……”

    一派惊颤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耶律煌看着底下跪着的小太监,只道安管事越來越不会做事了,怎么就给找了个这么愚笨的來。

    “罢了,你下去吧,让安公公给你安排个别的差使,换个人來这伺候吧。”先前在这里服侍的太监因着手脚不麻利被他给发配到别的地儿去了,可堂堂一个内务房,总不至于连个有眼色点的太监都拿不出來吧。

    耶律煌的反应算是在察木清音的意料之中,只一想到自己接下去的打算,她又是赶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道:“皇上,不不不,奴才不要去别的地儿,皇上,求您了,奴才一定好好干,你就让奴才留在这儿吧。”

    眼见着小奴才一派委屈模样,耶律煌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哈……”

    “算了,且留你几天,若是你表现不好,那么便不怪朕让你卷铺盖走人了。”难得有个这般有意思的人在,耶律煌私下里觉得他可以有些乐子寻了。

    千恩万谢过后,察木清音主动提出了要为耶律煌按摩。

    耶律煌定定地望了她几眼,直至她的头都要低到口的去了,他这才道:“朕就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察木清音跪拜过后一脸忐忑地走到了耶律煌边,再是将自己的指尖搭到了他的后颈。

    师母教的按摩手法,这手法很有助眠的功效,察木清音见着耶律煌开始打起了呵欠,赶忙趁机给他号了一下脉。

    脉象四平把稳,看來是毒的可能基本可以排除掉了。

    察木清音两手移至耶律煌的额际,轻揉捏了一番,她再是低声问询道:“皇上,夜深了,您可要翻哪位娘娘的牌子。”

    耶律煌还不至于全然睡死过去,夸赞了一句“小太监,你的手艺倒是好”之后,他示意清音退下了。

    见到安公公之时,清音状若不经意地往他上塞了一一锭银子,再才是道:“劳烦公公了,后我们还有多加合作才是。”

    “公子客气了,说什么麻不麻烦的,若是真能治了皇上的病,卑职可是一千一万个的愿意配合。”一脸谄媚的安公公说罢便提步离开了。

    翌一早,告别了师父师母之后,察木清音再度离开了药毒居,隐于暗处的男子眼见着那道窈窕影离去,不由起了兴致跟上。

    这察木清音在宫内当值时并未犯有什么差错,耶律煌象征地打赏了她一些物什后,随口问道:“小太监,朕要如何称呼你。”

    “回皇上话,奴才小清子。”沒了昨战战兢兢的模样,察木清音上手得很快。

    “小清子,有点意思,你且退下吧,将管事的安公公唤來。”耶律煌淡淡地提了一句,也便让察木清音回去了。

    正在换衣服要离开之际,一直粗粝大掌忽地捂上了清音的粉唇。

    “你是……”心下一慌,清音并沒有大喊。

    后之人显然对她这副办着半露的模样很是气恼:“快把衣服换好。”

    室内有盏明黄灯火,清音仔细辨认了一番这男人的声调后瘪了瘪嘴,再是几下子将衣服给穿好了來。

    “你怎么会在这里。”说话间将自己的头发掖好,清音熄了灯,走到房门前便要离去。

    “怎么着,你倒是好能耐啊!想要用这法子接近皇帝,你是个什么居心。”男人一路尾随着清音來到了一处宫墙处,远远的有值班护卫的脚步声传來。

    蹲下子,清音看也不看后那人,只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前头的动静。

    及至护卫们的脚步远去了,清音这才一跃翻出了宫墙,不管那人如何了,清音抄着小道,不过多久便來到了药毒局的外围。

    凌烨赶上來时便见清音拐入了一阵瘴气之中,來不及阻止她,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消失在自己前。

    “可恶。”捏紧了拳,凌烨暗道先前就不该分了神去听底下暗卫的话的。

    “皇上,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了吧,这里就由属下看着如何。”一手撑地,蒙面的暗卫恭敬地道。

    凌烨愤然甩了一下衣服下摆,再是踱步远去了。

    后的暗卫缓缓站起了,再是将视线投注到了药毒居的方位。

    夜色中,一对湛寒瞳眸里微微透着几许诡魅,暗卫估摸了一下形式,绕进了药毒居之中。

    许久沒见到那丫头了呢?若她真的未死,他也是该去看看她的,毕竟不论怎么说,他欠了她的,并且不止一条命,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