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早该知道是如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抖然间将察木清音手中的东西给全抢了过來,凌烨将自己手中还乎乎的包子塞到了她的怀中,他自己则是提步走在了前头,察木清音算不准这男人的想法,这会儿脚步微凝,她怔了怔才跟到了前头去。

    “皇帝陛下,你……”察木清音想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她还沒瘦弱到那种要这男人帮忙的地步吧。

    “吃你的包子,别啰哩啰嗦的。”凌烨赶在察木清音把话说完以前便噎了她一口,于是清音不再言语,只能尽力赶上了这男人的步子。

    “以后,你不要喊我皇帝陛下了,也不要喊我公子。”走了有一小会儿后,凌烨兀然间启口道了一句。

    察木清音越加讶然。

    才到药毒居里头,察木清音便见有只灰色的鸽子飞了过來,躲开了凌烨一段路,清音飞快解下了鸽子脚上的信,再是快速浏览了一遍信函里头的内容。

    凌烨眯了眯眼,对察木清音这般无视她显然很是不悦。

    “皇帝陛下,东西你放到屋子里,我先去找夫人一趟。”察木清音看也不看向凌烨的方向,才一说罢,她便朝着凝儿的房间大步走去了。

    凝儿这会儿正躺在上休息,乍一看起來,她的面容竟是苍白得毫无血色。

    “凝儿,你怎么了。”察木清音慌极。

    视线转移到了凝儿的下,眼见着凝儿的下有血花在漾开,清音轻拍了拍凝儿的素脸,再是立马掉转头去了药王的房间。

    偏巧药王和毒王这会儿都不在,清音额角沁出了冷汗,又是去找了言冰冰。

    言冰冰彼时正哄着小尧儿,哪里想得到凝儿会忽然出了事,两人急冲冲地赶到了凝儿的房间,便听凝儿的口中有哀哀的低嚎声。

    “凝儿,你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我在这呢?”握住了凝儿的右手,清音任着凝儿把她的指甲都掐入了她的里。

    言冰冰则是快速给凝儿检查了一番她的下,再是为凝儿把了脉:“看來是师兄出事了,可恶。”

    言冰冰恨恨地咬牙,这时刻她真想把外头那个姓凌的男子拖出去千刀万剐。

    “清音,我疼,好疼,我的孩子怎么……怎么办……”从粉唇间耗尽心力挤出的委屈与惊惧,见证着凝儿心里头的惊惶,察木清音着急地给凝儿抹着汗,再是封了凝儿上的几处位。

    凝儿缓缓沉入了梦中,察木清音和言冰冰对视一眼,皆知当前况不容乐观得很。

    蓦然间跑到了凌烨的前,察木清音将小尧儿从他的手中夺了过來,之后她便将小尧儿送到了凝儿边:“尧儿,听姨姨的话,乖乖在这里陪着娘亲睡一觉好不好 ,尧儿,你娘亲她现在很疼,你是个男子汉,你要留在这里保护娘亲和小宝宝,知道了吗?”

    小家伙似懂非懂道点了头,躺了下來,他轻轻地伸手搭到了娘亲的小腹上。

    言冰冰不知道察木清音在打算着什么,为难并探究地望了清音一眼后,她看着察木清音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去。

    将凌烨拽到了一处树荫葱郁的林子里,察木清音微微仰头,视线对上了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

    良久,猛地低下了头,察木清音双腿一弯,直直地跪倒在了地上:“皇帝陛下,清音有个不之请,不知道陛下愿不愿意成全。”

    心里沒有一点底,察木清音咬了咬唇,一狠心直言道:“陛下,能否请凤轩收兵,不要再让那些无辜的人卷进战场的厮杀之中了,清音求你。”

    言毕三个响头磕得响亮,清音的额头晕开了血丝。

    凌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许久之后背过,他的语气不复之前的温和:“为什么。”

    “有很重要的人在战场上,清音不想他出事。”沒有言明是谁,但察木清音着实不忍心看到凝儿时不时要经受这样的煎熬,凝儿本就沒那么长的寿命了,若是北宁王出点什么事的话,那凝儿和她的宝宝……

    合了眼,清音微微摇头,不敢再想下去。

    “谁,是你喜欢的人。”如若不是,这个女子这么可能向他下跪,就他这些时來的了解,这女人根本沒把他这个帝王放在眼里,而今她却能这样自贬价跪下來求他,若是沒什么特别的理由,那么他绝不相信。

    “是个很重要的人。”喜欢,不知道凌烨的问題从何而來,清音只知道,凝儿需要北宁王,她便不愿意北宁王出事。

    有时候想想也真是奇怪,明明凝儿和她加起來也见沒多少面,可她就是喜欢凝儿,喜欢看到她开心,看到她笑,看到她哄着孩子时温柔的模样,看到她们一家三口,不,四口,其乐融融。

    察木清音想,她这一生,大抵也只有凝儿这一个朋友了,明明她们真正要说多相熟也沒有,可清音偏偏就是惦记着想让凝儿幸福,兴许是因为,凝儿是唯一一个能证明她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过的人。

    察木清音失笑,紧接着又是有几分可悲,平等,即便是在梦里见到的那个时代也不可能真正出现,更何况,此此境,凌烨是帝王,而她,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既然重要,为什么还舍得让他上了战场。”凌烨已然误解了清音的意思,毕竟据他调查所知,清音并沒什么亲人如今是在战场上了的,既然如此,那想必便是他疏漏了哪里,药毒居和外界的干系到底少些,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和她什么郎在这里发展过感

    “不由己。”四个字,道尽一切,若是可以选择,若是沒有这场战役,那么耶律飞鹰何苦要撑着个病弱的子去战场那种地方受罪,说白了,若是命运给了第二条可选之路,谁愿意抛下妻儿远赴边疆。

    忽然间很是感伤,清音想,其实封王袭爵的又有什么好呢?还不如做个平头百姓,家庭和睦,生活安详,如此已是再好不过。

    “那个人是谁,你说了,或许我可以考虑保他一命。”才怪,凌烨一只手在后捏成了拳,他已然想好了,若是这女人敢给他说出了个什么野男人的名字來,那么他绝对立刻马上要了那野男人的命。

    “皇帝陛下,清音只求你收回攻打苍辽的命令,至于那人是谁,恕清音不能说。”仰头望向凌烨时,察木清音的目光之中并非无防备的。

    她到底,是不可能信任这个男子的,察木清音不会忘记,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帝王啊。

    凌烨见状薄凉一笑,俯下,他笑问道:“清音,你有什么筹码可以让朕了你的请求呢?”

    “清音可以求师父为你解毒。”一条皇帝的命,换边关千千万万士兵的命,值。

    “可你也说过了,朕的毒,不是非要毒王和药王才能解的。”凌烨挑眉,有些漫不经心,他倒是想看看,这女人能为她口中的那个‘他’做到怎样的地步。

    “只要清音能做得到的。”察木清音才说完便想起了自己未免太高估了自己了,她一介民女,能有什么本事去满足一个帝王的要求。

    “我要的,你怕是给不起。”凌烨的语气里多少透着几分嘲弄。

    察木清音知晓自己沒有继续下去的必要的,霍然间站了起來,她不再看向凌烨,背过,自嘲地落了句“是清音不自量力了”之后,她朝着药毒居的方向返回了。

    “你不想听听朕的要求了。”凌烨其实明白得很,他如何可能会因为一个女子放弃自己的打算,若是他都能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了,那么他也配不上做一个帝王了,只这时刻,看着前头那女子落寞的背影,他竟是心有不忍。

    清音顿住了脚,不出声,意思却是分明,,你要说,便快些说就是了。

    “若是清音愿意成为朕的妃,朕可以考虑饶过你口中那人。”仿佛在说你给我苹果我就还你一个鸭梨一般,凌烨语气间等价交换的意思很是明白。

    察木清音细想了一下耶律飞鹰的品,摇头,沒有丝毫保留:“不了,以那人的作为,他如何舍得让三军在战场厮杀,自己却落荒而逃。”她苍辽的战神,不是那样的懦弱无能之辈。

    凌烨因着察木清音话语里头的维护,一张脸拉得老黑:“战场的形势谁都说不准,既然你不愿意,那么若是哪天见到了你口中那人的尸,你可要撑着点别哭,不然可是要闹笑话的。”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近乎恶毒的话,凌烨恍惚间记起了,他其实从來便不屑迫哪个女子的,可这个女子的心他摸不透,所以,哪怕不择手段一点也好,他对她还不够了解,他想多了解她一些。

    “皇帝陛下,从今往后,药毒居不欢迎你來。”言毕匆匆沒了踪迹,察木清音不让自己停下一时半刻的,也对,她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的,若是凌烨这男人的决策有那么容易变了,那么他也就不是凌烨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