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你可以选择回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千算万算,耶律煌定然是算不到凌烨能找到药毒居來的,彼时他一风采翩翩,墨玉般的长发竖起,察木清音撞见他时,他还客气有礼地喊了声:“姑娘。”

    “你是。”察木清音微讶,从來就沒有外人能轻易來到这药毒居,这药毒居周围的毒物不少,若是无熟人带路,这人是如何到这里來的。

    凌烨脸上倒是无半分不自然之色,微抿着唇,他脸廓坚毅,微微透着几分凌厉,拱手,他回应道:“姑娘,在下來此并无恶意,只是素闻药王和毒王老人家居于此地,在下这才敢冒昧前來,还望姑娘不要生气才是。”

    “你如何进得这里來。”察木清音不和这人多加纠缠,她的语气里头也不乏提防,素闻,师父和师娘他们两老人家历來居无定所,眼前这男人何來的‘素闻’,再者这药毒居又岂是闲杂人等想來就能來的地方,这男人能不动声响地來到了此地,可想而知定然不是什么寻常百姓。

    暗影见到凌烨的第一眼微微眯起了眼,旋即他便转进了屋里去,凝儿和言冰冰这段时间均沒有易容,这会儿暗影一进到房内,立马三下五除二给他们折腾了一番面部。

    几人來到前厅时,毒王正摆着一张黑脸,显然是极为不愉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些个毒物均被这男人视若无睹了。

    “你小子是哪个,沒事跑我药毒居要做什么,老头子不欢迎外人來这里叨扰,你若是不想被老头子抓了去喂蜈蚣,最好趁老头子心意未变赶紧走人。”其实哪里不清楚这人的份,毒王自诩是江湖中的第二个百晓生,若是连这点眼力都沒有,那么他也用不着在这混,打包回药王谷再修炼几年得了。

    “毒王前辈,药王前辈,在下是凤轩的皇帝凌烨,此番前來,打搅了两位前辈,晚辈很是过意不去,只是晚辈有事相求,还望两位前辈能不吝赐教,在下定感激不尽。”凌烨倒是做足了姿态,客客气气的让人挑不出一分的错处。

    凝儿轻巧地将小娃儿抱到了药王的边,药王将小娃儿接过,显然是要无视这凤轩皇帝的:“老头子,老太婆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你就帮忙招呼着贵客吧,别让人觉得我苍辽无人才是。”

    言毕给凝儿打了个眼色,凝儿会意,也便朝着毒王说了声:“毒王前辈,清音先前说要给您煲汤喝,晚辈这也便帮忙去了。”

    其余的人各自找了理由离去,唯有暗影一言不发地继续在前厅里站着,雕像一般。

    “这个……小皇帝是吧,老头子不喜欢那些弯弯道道的,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说完赶紧走,老头子今里不高兴,要是待会音儿做的东西不合我胃口,我更是要不高兴的,所以你小子也别觉得自己是皇帝便如何,老头子有的是本事折磨人。”故意恶狠狠地开了口,陪着毒王那一脸的狞色,倒还真有几分威吓模样。

    暗影的视线飞速在凌烨脸上扫了一圈,很快他也便将头偏向了外头,有些深扎在他心底的东西,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是忘了的,却原來,不是所有的回忆都能被轻易忘记。

    “皇弟,你怎么那么笨,被人欺负了不知道要欺负回去啊!本宫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比别人更狠更强,才能不被人踩在脚下,你也不想二皇子他们经常拿你当出气筒吧,若是不想,那么你就要懂得反抗。”这是八岁的凌烨说的话,彼时的他已初步具备了一个帝王该有的心狠手辣。

    “皇弟,父王的寿宴,你怎么不进去,这会儿御花园里可是來了很多大臣和宫妃呢?对了,你母妃呢?你怎么不与她一起來,前几我听说梅妃娘娘的体不太好,本宫过几便去看看去。”直到有人唤了一声‘太子下’,凌烨朝着暗影挥了挥手,脸上难得挂着几分笑意:“皇弟,先不说了,本宫要先进去了,你也别在这逗留太久。”

    那个时候的凌烨不知道,他口中的梅妃,也即是暗影的母妃,已经奄奄一息命数将尽了,再然后,当时还不过七岁的暗影去求了皇帝去见梅妃一面,却被皇后娘娘以大喜之不宜沾染晦气为由给退却了,他的母妃,直到死时,边仍旧只有他在。

    “皇弟,你怎么都不说话了啊!今个皇阿玛可是夸奖了本宫呢?说是本宫习武有成,我凤轩就需要这样有为的接班人,皇弟,不如你也去学着本事防吧,本宫的师父很厉害的,本宫让他一并收了你可好。”十岁的凌烨,说话间还不够成熟稳重,却已学会了虚与委蛇,至少,那个时候的暗影,已经看不见他眼中曾经有过的柔了,即使他说着这样本该很温暖的话,暗影还是感觉不到凌烨一丝半点的关心呵护,是以暗影也沒有告诉凌烨,他会武,他天生就是块学武的料。

    凌烨十三岁时,他有了自己的太子府,同时纳了他的第一位侧妃,彼时的暗影仍旧是宫中不受人待见六皇子,他会习武,也会开始想着要逃开这个牢笼。

    十四岁的暗影,无意间听闻了凌烨的母妃,也即是皇后是害死梅妃的直接凶手,当时他脑中只剩一个念头,,杀了那个狠毒的女人,再然后,他被大内侍卫围剿,险些丢了命,他到底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皇后,彼时正是深夜,所有冰冷的剑都指向了他,凌烨更是在他的臂上划了一口,那一道上,足以现出他的骨头,很是渗人,他沒喊疼,只是心很凉,他蒙着面,有人将手伸了过來,他知道,等待他的,不外乎下天牢和斩立决两种,只是不论是哪一种,他都不想要。

    有一个男人救了他,那个人比他大不了多少,可能一岁,可能半岁,而那人的武艺,是除了师父意外,他所见过的武艺中最高的。

    救了他,似乎并不打算要怎么利用他,暗影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耶律飞鹰说:“我救了你,你可以选择现在回去,你是宫中的人吧,以你这本事,假以时你可以有所作为,当然你也可以留在我的边,成为我的暗卫,从此只忠诚我一个人,你选。”

    是时耶律飞鹰的声音里头还有几分可以算是稚嫩的调调,可是他话语里的不容置疑何其明朗,对上了那个少年森冷的眸光时,暗影平生第一次选择了臣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从那之后,他不再是凤轩的谁,他只是一个暗卫,一个为了保护风轩的宿敌,,苍辽的战神的暗卫,他唯一不知道的,也大抵是那时,若是他要选择回头,那么耶律飞鹰会毫不迟疑地杀了他,因为任何一个当前可以除去的可能的敌手,耶律飞鹰不会许他们有机会滋长势力。

    “喂,内小子,你发什么愣呢?老头子不高兴,你给我送客去。”毒王老人家在一旁呱呱乱叫,暗影罕见地分了神。

    点点头,回过神來的暗影朝着凌烨比了个请的手势,话语也吝啬多说两句,只道:“皇上,请吧。”

    “前辈。”凌烨有些焦急,曾听闻毒王的脾怪异,而今看來果然如是,只是,若是毒王不肯答应帮忙,那他体内的毒……

    适逢察木清音进了來,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凌烨的方向,再是朝着毒王招呼了一声:“师父,午餐都准备好了,您快些去洗手吃饭吧。”

    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察木清音,凌烨这才肯离了去:“既然前辈要用膳了,晚辈也不便打扰,改晚辈再登门造访。”

    暗影只默默地跟在了凌烨的后,直至确认他走出了药毒居的边境,暗影这才要翻离开。

    “等等,这位公子,请问怎么称呼。”凌烨的声音猝然间自他后响起,暗影头也不回,无视了那一地或打滚或七窍流血而亡的侍卫,他直直地回了去。

    如今看來事倒还正常些,沒理由这偌大药毒居竟然会毫无杀伤力,看來凌烨是带了不少人马过來的,只是只有他一个能侥幸进了那里头去。

    “公子,在下可否冒昧问一句,公子和毒王是何关系。”凌烨不死心,似是非要从暗影上找到突破口,此番死了他二十來个心腹,若是毫无所得,那么凌烨心里头不呕死怕是很难。

    暗影越加加快了脚步,不过多时他已是消失在了凌烨的视线里头。

    虽是到了这药毒居的边境的地儿了,地上还是有不少的毒草毒物的,暗暗捏了拳,凌烨转朝外去了,不急,还有些时,反正毒王的巢已经找到了,只要他多來几次,沒准就……

    暗影回到药毒居内时毒王正好在吐槽凌烨那家伙说话文绉绉的一点不快活,在椅子旁边落座,暗影不发一言,竟是比起往更要沉默了数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