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你的美只能我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深入浅出之间,凝儿的四肢布满了酥酥麻麻的畅快之感,绵软无力,她一对精致的美眸中水汽氤氲,前的两弯雪峰被男人从后方探來的火大掌交互揉捏着,口中吟哦,凝儿俏脸上染满了醉人的红霞。

    “小东西,本王你,要你。”饶是在这样动的时刻也不忘说上几句语,那粗嘎嘶哑的嗓音,在凝儿听來只觉得说不清地魅惑人心,以至于她子的回应越发烈激

    翻云覆雨,两人下的被褥上不时可见一片明显的褶皱,有汁液自两人心脉相连的地方滑落,耶律飞鹰最后抱紧了软的人儿,**几番,终于是尽发泄完了。

    扯过被子覆住两人,早先的潮似是还在这安静的房间内流淌着,熄了灯,彼此不说话,只是紧紧地互相拥抱着,用体温來证明彼此的存在。

    她在,他也在,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事

    良久,耶律飞鹰粗粝饱满的指肚缓缓游移到了凝儿的小腹处,低低一声叹,他再是满怀着希冀询问出声:“小东西,本王这么努力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吧。”

    凝儿嘤咛,再是试探着用自己的素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掌,十指交扣,彼此的心尖皆是一颤,凝儿斟酌片刻,亦是羞涩几番:“这种事哪里由得你说了算,修,你别着急啊!该來的时候就來了。”

    呵的一声低笑,耶律飞鹰给凝儿换了个舒适的睡姿,被窝里头很是暖和,凝儿微微眯眼,餮足地‘嗯’了一声。

    耶律飞鹰不再开口,行军在外多时,难能可贵地享受到这样的安宁美好,他不愿意破坏了眼前的良辰美景,该有的,总会有,他确实不该之过急。

    因着此番凤轩提出休战,苍辽皇帝倒也是松了口气,战争持续了多时,真要再打下去,到时候睡输谁赢真的不好说,就此打住,让苍辽能喘口气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这是耶律飞鹰等人班师回朝的第三天,耶律煌下令今晚举办宴会为耶律毓烁一行人庆功,耶律飞鹰此次依然功不可沒,这宴会自然也少不得要他出席。

    因着耶律煌提了要携带家属这一条,凝儿只好老不愿地换了贵重衣饰,等着跟耶律飞鹰一同前往皇宫,毕竟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宴会,说不紧张自然是hi假的,她可不想等会在晚宴上给耶律飞鹰丢什么面子。

    耶律飞鹰见到凝儿时凝儿正鼓着脸,小心地注意着头上的头饰,太过笨重的打扮,这让她很是吃不消,一看到耶律飞鹰,凝儿脸上的委屈立马原形毕露。

    忸忸怩怩地上前去扯了扯耶律飞鹰的袖口,凝儿只道:“修,晚宴要进行多久的呀,凝儿觉得这样打扮太累了,凝儿不喜欢。”

    耶律飞鹰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女子,,倾城绝世的姿容,着一大红镶牡丹花的长裙,脚穿黑色鎏金长靴,发髻上缀满了各式的锃亮珠宝,不得不说,这样的凝儿,即使华贵漂亮,连他也有几瞬间的失神。

    一直以为,耶律飞鹰都知道凝儿漂亮,她的美,不必刻意地用人工雕琢,那是一种自然衍生的美,她的美丽,甚至渗透到了骨子里,这样的一个凝儿,他哪里能做到不迷恋不惜,而此刻眼前的这个女人,因着一番着意打扮,更是美得潋滟,令人不住屏息,若是让别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小东西这样好看……

    耶律飞鹰眼里霎时间一阵浓浓的飞醋闪过,打横抱起凝儿到了内室,耶律飞鹰几下子将凝儿头上的饰物拆解了下來,再才是郑重地从一个木匣子里取了一根白玉簪子出來。

    给凝儿重新梳理了一番墨发后,耶律飞鹰将簪子给她插上了,捧着凝儿妍丽的小脸让她看向镜子里,耶律飞鹰闷里闷声地道:“小东西,你只要打扮成这样就好了,以后不准你穿那么好看给别的男人看,你所有的美,都只能给本王一个人看。”

    “修……”凝儿暗暗咬了咬牙,对这个男人是好气又无奈,只不过一行头卸下來,她确实是轻松了许多,如今这样的装束虽比不上先前的那样,但却着实让凝儿松了口气。

    小莲和青青一再说着要让她技压群芳,也不想想她都是个有丈夫的人了,穿得那么漂亮,要是盖过了别人的风头,到时候只怕……

    凝儿从來就不相信皇宫是什么简单的地方,哪怕耶律飞鹰和耶律煌的关系极好,哪怕太后也对耶律飞鹰疼有加。

    小尧儿几次嘟囔着要和耶律飞鹰两人一起去玩,凝儿心疼地哄了儿子好一阵子,再三保证不会去很久,好不容易才让小家伙消停了会,其实若是适合,她也想将孩子时时刻刻带在边,可是不能啊!皇宫,哪里知道等会会有什么发生。

    别看凝儿历來足不出户,然则该知道的她知道的也不少,一方面是清音那次的提醒,另一方面暗影有事看她无聊也会跟他分析一下苍辽国内以及国外的形势。

    暗影这个人,凝儿总觉得他很是厉害,只是不明白他为何会对耶律飞鹰这样忠心耿耿,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很骄傲的才对吧,毕竟他这样有本事,兴许真的是自己的丈夫足够优秀,所以才能让暗影也心甘愿地臣服吧。

    有一次凝儿见暗影呆呆地看着她和言冰冰哄小尧儿,也便起了心思让暗影抱一抱小家伙,当时暗影脸上的凝重珍视凝儿还记得清清楚楚,他那模样,就像是怕小家伙有半点会摔着的可能一般,凝儿取笑他时他只不过淡淡一笑道:“王妃,小世子也是暗影应当尽忠的人,属下重视也实属本分。”

    眼见着凝儿在马车上走了神,耶律飞鹰老大有些不乐意了,摸索着在凝儿的小腹上轻捏了一把,耶律飞鹰瞪瞪眼道:“小东西,想什么想得那么投入呢?”

    “修,凝儿只是突然想到暗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只不过不知道他真实面目是怎么样的,修,你见过暗影的真实面目吗?”凝儿全然不知耶律飞鹰因着她的几句话心内可是呕得要死了。

    抓正了凝儿的子,耶律飞鹰不满地蹙眉道:“小东西,你的丈夫在这里,你居然敢给本王想别的男人。”

    顿了顿,低下声量,耶律飞鹰附唇到凝儿的粉润小耳垂便道:“小东西,还是本王昨晚的调 教让你不满意了,那么我们今晚继续可好。”

    “色狼,流氓。”凝儿咕哝一句,美目里也是带上了几分控诉,只她的心底还是有股淡淡的愉悦,只因为这个男人沒有怀疑她对别的男人有想法,只是单纯地不高兴她分了神。

    “小东西,昨晚你明明很享受的,嗯,特别是,本王从后……”耶律飞鹰这会儿拉回了凝儿的注意力,眼梢处不流露出了几分恶劣的得意。

    凝儿听出他话语里的意思连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唇,不让他开口,与此同时凝儿更是毫不客气地捏了一把凝儿的脸:“修……”

    明明该是恼羞成怒,凝儿话语里仍是难掩几分软,耶律飞鹰被她这样柔柔酥骨的声线牵动起了心思。

    马车继续朝前,驾车的人眼观前方,沒有半分勇气去窥探马车里的意泛滥,耶律飞鹰一把抱起凝儿坐到了他的腿上,他再则是俯叼起了凝儿绵绵软软的粉唇。

    心头的意之花次第盛开,耶律飞鹰的龙舌轻扫着凝儿的唇腔,几下进退往复,成功地让凝儿眼里绽开了绚丽的琉璃莹光,恍惚间有只手从凝儿的裙子下沿往上探,凝儿惊醒,这才一把按住了行不轨的男人:“修,这里是马车……”

    有意压低的音量,更是让男人心痒难耐,撩了一把车帘,皇宫在望,耶律飞鹰多少有些不甘心,恨恨地一咬牙,他对着此际已识相地缩到了马车另一头的媚人儿启口道:“小东西,本王晚上会好好你的……”

    ‘好好’二字让凝儿一时间发怔,昨夜里那一幕幕的迷乱不涌上了她的脑门,一把捂住了耳朵,凝儿的盈盈翦瞳乱扫,偏偏就是不敢望向那个和她无比亲密的男子。

    这是凝儿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六王爷耶律旻,彼时他着一白色长袍,墨玉的眸,温雅亦是不羁的俊脸,以及,他唇角那始终噙着的优雅淡笑。

    见到凝儿和耶律飞鹰时,他先是恰到好处地一诧,再然后便是做了个揖,客客气气地道了一声:“三王兄,王嫂。”

    耶律飞鹰对耶律旻也无多重视,施施然一点头后,他随口道:“六王弟进來可好,皇兄很是想念你,说是那小子爷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王妃娶了才是。”

    耶律旻无所谓地一耸肩,眼里一刹那间有股寒芒涌过:“王兄说笑了,王弟我只想踏遍这片大陆,好好领略一番世上的风景,女人要是跟了我,那定是委屈。”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