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凝儿便是我的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凝儿,你不用担心的,清音不会有事的,我很快就会离开宣王府了,宣王新晋的那位妾室很是貌美,想來宣王爷这段子应该不会多重视我才是,等找到了合适的时机,清音就逃回师父师娘他们边,好好地钻研医毒。”察木清音在听到凝儿的担忧时会以淡淡一笑,旋即她便是轻声解释了开來。

    凝儿脸上多少还是不安,然则察木清音的一袭话倒是提醒了她,,清音是毒王的弟子,有着一毒术在,清音应当不至于吃亏到哪去。

    察木清音离开后,凝儿看着门外的风雨交加,顿了顿,朝着儿子的寝去了。

    言冰冰好说歹说才哄着小尧儿这么个小祖宗睡了过去,这会儿见凝儿一出现,她立马小声朝着凝儿抱怨道:“王妃,你生的孩子太调皮了,你还是生多个安静的孩子比较好,小世子整天这么能折腾,将來肯定是个不安分的主。”

    凝儿听到自家的儿子被‘数落’也沒有不悦,她只是好笑地眄了言冰冰一眼,再才是道:“尧儿生活泼些也好,有你们看着,他总不会差到哪去的。”

    知晓自己触碰到了凝儿的伤心事,言冰冰歉然:“王妃,对不起。”

    “言姑娘,凝儿很感谢你这么对尧儿好,我知道尧儿不听话,不好教养,但我和修他……将來还是希望言小姐能多帮帮尧儿,凝儿不求他能成龙,凝儿只愿尧儿这一生平安,幸福美满。”自己注定是要欠儿子的,凝儿脸上的不舍分明,尧儿,娘亲总该多你一些的,你是个这样可的孩子,原谅娘亲这样自私,娘亲不能陪着你,不能看到你娶妻生子了。

    “王妃,你别想太多,不是……还有时间吗?王妃,冰冰每陪着小世子,小世子最常念叨的便是你和师兄,还有公子神医,而今师兄不在家,王妃若是可能便多陪陪小世子吧。”言冰冰算得上是苦口婆心了,换做以往,这样为别人着想的事她指不准会不会干呢?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奇怪,一旦想通了某些事,曾经被自己视为眼中钉的人也可以成为知己好友,甚至两人的关系可以比那些打一开始便是好友的人关系还要更好。

    “言姑娘,谢谢你的提醒,你是个好女孩,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个对你很好的男人的。”凝儿微微而笑,之后便是点点头,往屋里走去了。

    凝儿后,言冰冰默念着凝儿的话语,有一瞬间脑中竟是晃过了一道影,男人吗?过去她一直以为,只有师兄才会是她的良人,而今看來,她的心底,倒也不像是住不进别的男人。

    此番作战整整持续了五个月,风轩太子在这场战役中最后一次出现在战场上时,他手握长戟,披金色战袍,耀耀若太阳之子。

    “耶律飞鹰,素闻你是苍辽战神的不二人选,可这次的对战你可是让我失望得很呢?我们两军交战至此已有五个月份,本太子对你的作为多少有些失望,这样吧,不如这一场就由我与你单挑如何,想來堂堂苍辽的神不至于怕了凌烨这么个凡夫俗子吧。”激将法吗?呵,是又如何,太子凌烨唇角挑着一抹象征死亡的微笑,早前便收到消息说耶律飞鹰重伤在,这一次是带病出征,这连來耶律飞鹰的表现倒也沒让他失望,比起以往,他此番的表现确实有几分心力不足了,与一个重伤在的人交手,唔,不错的想法,毕竟他要的只是结果,他要的只是在全天下人的面前,让他苍辽的战神输得一败涂地。

    那些愚昧无知的百姓谁会在意耶律飞鹰是不是受了伤,他们在意的只会是,,他们苍辽的神,败了,败给了凤轩的皇储,这可不等同于在苍辽皇帝的脸上甩上一巴掌,凌烨思及此眼梢里不流露出了几分得意。

    “王兄,你莫要听凌烨那厮挑拨,他定是从哪里知晓了你的病,与一个重伤在的人对打算什么本事,让做弟弟的來。”耶律毓烁看不清耶律飞鹰的想法,然他还是及时制止了耶律飞鹰。

    驱马向前,不多时耶律毓烁已是來到了战场中央:“凌烨太子,此番本王才是苍辽的主帅,区区一个南国太子,哪里用得上我王兄动手,就让本帅來会一会你便是了。”耶律毓烁本的武功不赖,但是比起师从天机子的耶律飞鹰來说还是差上许多,他也曾听闻凤轩太子凌烨的武艺卓绝,饶是如此,他还是不许耶律飞鹰上战场,若是让王兄上了战场,那不等同于要了他的命么。

    “哦,苍辽静王未免小瞧了本太子,怎么着,你苍辽的战神竟是沒胆量來与会一会本太子么,亏得本太子还特地抱了心思要向战神王爷讨教一番。”凌烨的话声量可是大得很,他就是要让人知道,他耶律飞鹰不敢出战,竟是要让他的王弟來代他上场。

    耶律飞鹰闻言冷冷一笑,一张獠牙面具狰狞,他拔下自己的剑,一翻上了战马,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无一丝半点的拖沓,哪里像是个带病之人。

    马儿显然也闻到血腥的气息,跑得欢腾,不多时马儿便停到了耶律毓烁边:“你退下。”

    三个字,明明不是主帅,耶律飞鹰却是实打实地在下着命令。

    “王兄。”耶律毓烁想提醒他,此番出战,他才是主帅,是决定战略防备的人。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退下。”耶律飞鹰沒打算和耶律毓烁玩这种推來阻去的游戏,他熟悉战场,七岁就过上了在战场上厮杀的生活,他了解战争,很了解。

    “王兄,你的……”耶律毓烁明摆着不配合,然则他还未说完,两方的士兵却都是兴致昂扬了。

    “北宁王,北宁王……”

    “太子,太子……”

    耶律毓烁迎上了耶律飞鹰不容置疑的鹰眸,终于在那波光诡谲中妥协了:“王兄,你若出事,凝儿便是我的了。”

    说完耶律毓烁驱马回到了己方阵营。

    一方持剑,一方握戟,两人的眸光一对上,耶律飞鹰淡淡然好似置事外,凌烨则是一挑眉角,不客气地道:“北宁王,你是少年战神,本太子早就想会一会你了,如今有这样好的机会,还望北宁王拿出真本事來,不要让本太子失望才是。”

    耶律飞鹰只比了个请的手势,两下一开打,剑影魅舞,长戟的顶端泛着银锃的光,两边的将士均是屏息凝神,生怕错过这么场难得一遇的对战。

    事实证明凌烨绝非什么软弱无能之辈,这么个从容自信的人物,虽非是己方人马,然耶律飞鹰对其仍是赏识不已,勾,挑,刺,压……每一招一式里均携带着翻云覆雨的力量,凌烨的步步紧难能可贵地唤醒了耶律飞鹰的一腔血,许久沒有碰见这样强劲的对手了,耶律飞鹰骨子里流淌的好胜在崛起。

    回旋反击,耶律飞鹰不甘示弱,不知何时起两方的战鼓擂响,声声助威呐喊响彻云霄。

    “北宁王,我当真不该小看了你。”凌烨一戟往耶律飞鹰的肩头刺去,耶律飞鹰灵敏躲过,旋即便是划了他的手臂一剑,一声赞赏自凌烨口中溢出,想來除却不择手段之外,他倒也是个英雄惜英雄的人。

    “可惜你我是对立派,否则耶律飞鹰倒是愿意示你为知己好友。”有时候,真正能让你血沸腾的,自由敌人,而凌烨这样的对手,他终其一生可能也见不到几个。

    “北宁王,不如你投靠我凤轩如何,我凤轩的美女佳肴千百,你若投诚,我必上报父王给你一侯爵的席位,与其为耶律煌出生入死还要防着那小皇帝算计,何不如投我麾下,我好酒好菜好金好银地招待你。”凌烨虽说是开玩笑,但话语间也不无试探的成分,诚然,耶律飞鹰这样的人,要么成为自己人,要么成为一宗白骨,决不能给他第三条道路,这个男人,太危险,确实不负着战神之名,更何况,他还是带病上阵。

    “呵。”耶律飞鹰在这偌大战场上难得爽朗一笑:“多谢太子好意了,只是王妃教导本王说忠诚不侍二主,烈女不侍二夫,王妃愿做烈女,本王又岂可背弃我苍辽的百姓,我苍辽的皇室。”

    言毕一剑抵上了凌烨的喉口,而凌烨挥來的一戟则是被他一臂格档在外了,胜负已分,多追究已无意义,耶律飞鹰脸上沒有半点自豪之色,他的眸光中更无半分得意,好似对他而言,这场战斗,打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

    收起了自己的长戟,凌烨仰头,目中里有狂的光:“本太子输了。”

    “太子好气量。”为一国太子能这样坦诚地在两军战士跟前承认自己吃了败阵,这个太子倒也是个人物,耶律飞鹰收回剑,驾马退后了两步,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