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总是要陪着你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到底如男人所愿将他伺候了一番,唇齿间有腥腻的滋味在漾开,凝儿低咳几声,终于是将自己的粉唇退离了男人的粗壮。

    耶律飞鹰满足地享受了一番,捞起了凝儿遍布吻痕的子,他眼里的柔蜜意深邃,连带着他的唇齿间也有了几分孩子气的笑容,这还是小东西第一次主动用这样的方式服侍他呢?小东西,她可真是个宝贝,可惜这样的宝贝,却不能永远陪着他,念及此,耶律飞鹰心里隐约有几分抽搐的痛意,抖然间紧紧地将凝儿抱在怀中,耶律飞鹰告诉自己,他要对她好,无限制的好,哪怕他的余生与她的余生并不同步。

    小东西,我会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丢过你一次,我再也不会丢第二次了,小东西,本王真的你,好……

    这晚间耶律飞鹰进了宫,再是和耶律煌以及耶律毓烁等人商榷讨论了一番,他回來时天上星子稀疏,耶律毓烁喊住了他:“三王兄。”

    “王弟有事。”赶着回家去抱住自己的妻,耶律飞鹰并不很乐意被耶律毓烁唤住。

    “三王兄,我听说你的病……”耶律毓烁眼里的担忧不假,虽不是同父同母,但好歹也不是什么生死仇敌,如今见到自己的王兄大不如以往,耶律毓烁的心头难免会有伤感。

    “听说,王弟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本王还有事,如果沒有什么重要的事的话,本王便先离开了。”说罢一甩袖口,耶律飞鹰懒得去顾虑耶律毓烁的想法,只不过连耶律毓烁都知道了他的病,想來那几户更是清楚吧,哼,他还真是招人惦记。

    耶律飞鹰后,耶律毓烁望着自己的王兄离去时那样形单影只的背影,心里头的伤感越加深刻,诚然他曾也是恨过自己的王兄的,在王兄硬生生地将凝儿从他边带走之时,在凝儿想反抗却不能反抗,只能听天由命地跟着王兄离开时,他心里头当真有种想要不顾这所谓的手足之刺王兄一剑的冲动,可这个世界上,最难预测的便是人心,凝儿上了王兄,他所有的恨便只能消磨成无奈与叹息,而今王兄的病显然严重得很,倘若王兄真的死了,那么凝儿她……她又要怎么办。

    耶律飞鹰迫不及待地回到家中后先去看望了儿子,这才是走到主卧去看凝儿,彼时凝儿正坐在头,她的手中有一块不成形的布料,而上摊着一张图纸。

    “小东西,夜深了,你怎么还沒休息呢?”烛光摇曳下,耶律飞鹰半个子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凝儿早已听见了脚步声,这会儿她俏皮一抬头,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修,凝儿要等你回來才能休息,可是凝儿又无聊,所以凝儿就想着给尧儿做件衣裳,凝儿手笨,总是学不好,明明小莲都教过我该怎么裁缝了。”

    言辞间的懊恼与她脸上温柔的笑意着实不符,耶律飞鹰因着凝儿脸上的明媚动心,上前一步搂住了凝儿的肩头,耶律飞鹰再是看了一眼那衣裳的样式,怔愕:“小东西,这是什么衣服款式,好生奇怪。”

    “不告诉你。”因着始终无法做成图纸上的模样,凝儿惋惜。

    “好了小东西,我们休息吧,改明儿让裁衣店的人做几就是了。”虽然他很怀疑小东西画的这玩意究竟能不能穿,只不过小东西喜欢的,他便要尽量满足她。

    “好。”知道夜色已深,凝儿不再跟手头的物什奋战了,看來自己不仅脑袋不灵光,就连手也笨笨的不好使。

    躺下休息,凝儿依偎在耶律飞鹰怀中,俏玲珑,轻轻一声呵欠过后,她脆脆的嗓音响起:“修,熄灯了好不好。”

    “嗯。”耶律飞鹰说罢作势下,如今想來才知道不能动武真是费事得很,以往甩甩袖口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却是要他亲力亲为,不过,他喜欢做这样的事

    黑暗中凝儿握住了耶律飞鹰的大掌,心内默想着若能与这个男人执手一生,那么她这一生便很圆满了。

    “修,你我吗?”不知何时,前的男子呼吸均匀有力,凝儿却是还未睡过去。

    “,本王这一生,只想你一个女子。”以前不知为何物,而今想了,却总叹流年不负,剩余的时光太少,可是小东西,本王怎么能不你呢?得这样自私,到不许你对别的男人有一丝半点的眷恋,小东西,本王总是想,我若是走了,你一个人……该怎么办。

    “修,我相信你。”凝儿眼角落下了一缕泪花,出声之际她的调子却是正常不过,她总是不能让他担心的,修,你一定要好起來,好起來,凝儿还沒有让你感受到更多更多的快乐呢。

    “小东西,本王不愿意你上别的男人,可本王也怕你会孤独呢?你的一生会很长,长到我望尘莫及,本王真怕自己……”怕自己在黄泉路上痴痴地等着你,你却是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本王不甘心啊。

    “修,你不要说傻话了,不要怕,都会好的,凝儿相信都会好的。”不想再提这样的话題,凝儿索强作欢笑:“修,凝儿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好。”虽有些心疼小东西这样的强颜欢笑,可此此景下,各自将自己的伤口遮掩在心底着实是再好不过了。

    凝儿开始讲她上一世的故事,从她被查出有先天心脏病开始,再到父亲和哥哥努力为她营造的幸福城堡,再到南宫臻的出现……最后说到自己在火车上死亡时,边已然沒了动静,凝儿微微撑起子,男人已是睡熟。

    “也好,这样也好的,修,我们该睡了,不论你还能活多久,凝儿总是要陪着你的,一直一直,永远……永远……”凝儿的声音很低,低到她自己都听不清晰,可她言语间的意,真真实实,无法遮掩……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