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本王更喜欢吃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明知自己如今的况不许过份劳,耶律飞鹰还是连着几夜在书房里忙到了天亮,凝儿心疼他,却屡屡劝不得他,这一早去煮了碗汤水,凝儿端着汤盆到了耶律飞鹰的书房。

    “参加王妃。”几名护卫屈膝请安。

    一根食指比在了自己的唇前,凝儿示意护卫们不要动静太大:“王爷呢?”

    “启禀王妃,王爷似乎一整晚都在书案前忙碌,属下们不敢打扰王爷。”为首的一名护卫放低了声调道。

    点点头,凝儿示意护卫们各司其职,她自己则是推了书房的门进去,彼时耶律飞鹰正伏在书桌前休息,凝儿控制着自己的脚步声,尽量不要打扰到他。

    去取了件披肩,凝儿小心着给耶律飞鹰披暖和了,之后凝儿便开始给耶律飞鹰收拾书桌,他桌上的文件大多摆放得整齐,但也总还有写散乱的物什。

    不经意间翻开了一纸书信,凝儿在见到上头提及的一个名字时几番怔忪,穆臻,臻哥哥。

    飞快读完了那纸文件,凝儿小心翼翼地将文件收好了,看起來这是一封耶律飞鹰的师妹还是师弟写的信,凝儿瞧着那上头隽秀的字体,心想着应该还是个姑娘家写的可能大些。

    其实信件通篇长,但真正的中心内容只有一处,,穆臻将于三后正式接任天机子的掌门之位,届时请耶律飞鹰务必出席,天机子,听起來应当是个很厉害的人物,而这个人,他是修的师父。

    想到此处凝儿眉目间不带上了几分愉悦,沒准天机子他老人家能够帮帮修也说不定呢?修原本的功夫已经那样厉害了,那修的师父岂不是更要厉害多许多。

    “小东西,你來了,怎么那么开心呢?”耶律飞鹰睡眼惺忪之际扫了凝儿一眼,而后再是将自己两臂下压着的攻防图给取了放好。

    “修,你最近有沒有打算出门。”两只手背在后,凝儿担心耶律飞鹰会因为自己偷看了他的信件不高兴。

    耶律飞鹰闻言挑了挑唇,只是探出了一只手给凝儿,凝儿于是犹豫着将自己的素手搭上,整个子被耶律飞鹰拉入怀中,凝儿一仰头,正好对上了男人某种的灿烂繁星。

    “修……”凝儿另一只沒有被牵制住的右手抚上了男人的下颔,他最近好像瘦了些呢?不是说一年吗?怎么而今他的体就已经这样瘦削了。

    亲了亲凝儿的素手,耶律飞鹰眉目间有着深深的笑意,给凝儿换了个舒适些的体位,耶律飞鹰开始吻住她粉嫩绵软的唇瓣。

    还是夏季,但书房坐落的位置不朝阳,在早间这里更是清凉舒适,唇舌火交缠间,男人恶劣地将凝儿的一袭长发放了下來,三千瀑布直垂而下,凝儿怒瞪了耶律飞鹰一眼,他不知道这样会的吗。

    薄唇翕动一番,凝儿只听男人清朗的声音里透着些好听的含糊:“小东西,谁让你一大早來招惹我的,嗯。”

    想要愤愤地捶一把男人的口,耶律飞鹰却在不到一眨眼的功夫里头便握住了她漂亮的小手,松开她的手,耶律飞鹰再是将自己的一边大掌游移到了凝儿的小腹前。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裙带被挑开,凝儿羞愧懊恼地要按住男人的手,却是再度败下阵來,书房内只有一张只容一人休息的软榻,耶律飞鹰一蹙眉,旋即也被估量了一阵,再是将凝儿放到了书桌上。

    桌上的文档被耶律飞鹰几下子随意放到了书架上,紧跟着他便是俯衔住了凝儿的耳垂,并轻轻在她耳边调笑道:“王妃,本王已经很久沒开荤了。”

    “流氓,登徒子。”凝儿一对精致的眸子瞪圆,念及外头有人在,她并不敢太大声。

    “既然王妃这么说了,本王也不能辜负王妃的期望不是。”耶律飞鹰善解人衣地几下子将凝儿的衣裙拨弄得松散,微微有风吹过凝儿的流莹的肌理食物的香味也在这一瞬传到了她的鼻翼:“修,我是來给你……”送汤水的。

    自己既然忘了这么档子事,凝儿直骂自己真是沒记,耶律飞鹰抬眸睨了那碗红乎乎的红豆汤水一眼,再是制住了凝儿的两手不让她乱动:“小东西,本王更喜欢吃你,你说呢?”

    “大色狼。”凝儿骂咧了一声,却是透着无限的羞与风

    口处若隐若现的饱满让男人猩红了眼,粗粝的掌心自凝儿露在外的小腹处慢慢往上抚去,风光乍现,一弧雪白翘的峰峦在男人的挑逗下盛开,躯微颤,男人的指尖带满了魔力,心口跳动的频率越发不正常,一瞬间红霞满布,凝儿一章明丽小脸上全然的妖娆极致。

    男人一只铁臂从凝儿颈下缠过,凝儿被迫仰起头,正好让男人能越加亲密地吻住她红艳艳的勾引人心的粉唇,笨拙的粉舌在男人炽龙舌的引导下渐渐找到了节奏,口处泛滥开來的酥麻顷刻间袭满了全,男人将凝儿颈上的衣物也往后拨开了些,露出了她有些瘦弱却不是美感的粉肩。

    舌尖转移阵地,雪颈处烙印下了几朵红梅,男人的吻星星点点,在凝儿的粉肩处,他舐几番,再是轻轻地咬了一口。

    ‘咝’的一轻颤,凝儿说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心底那根象征yu念的弦被碰触到了,男人仍旧衣冠楚楚,然隔着这么些衣料,凝儿似是能察觉到他的怒龙正贴着自己的小腹,源源不断地散发着量。

    及至坦诚相见,凝儿咬着牙,眼里的水雾迷乱,动的滋味席卷全,她只觉得男人的子原來这样好看,瘦是瘦了点,可却精干有力,贲张的肌连着脉动的心跳,整体线条隽隽,十足地魅惑人心,自己的衣物已几近全掉到了地上,凝儿迷离间眨了下眼,任眼角坠下一滴两滴的泪,而她自己便可更加清晰地看到男人那含笑也跃跃试的眸光,这样的他,当真极有神采,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