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相爱也到了绝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翌一早,耶律飞鹰果然守信地放了慕容霄,重见天的那一瞬,慕容霄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冷笑,他睨着耶律飞鹰道:“王爷,你体内的毒并未全解,不出一年,你定会死于此毒,我的医治手法向來与别人不同,即便你侥幸找到了毒王或者药王,我告诉你,他们同样也无法解了你的毒,等王爷命丧黄泉之际,霄倒是想看看王爷还能否如今一般强人所难。”

    凝儿便站在了耶律飞鹰的边,听到慕容霄这样一番话时,她子微微颤动了几分,心内有些莫名的难过,难过,凭什么,这个男人这样欺辱于她,她何苦为了他感到难过。

    下人将小尧儿抱过來之时,小家伙似乎看懂了即将而來的分离,哇的一声哭了起來,小家伙一副歇斯底里誓死不妥协的模样:“娘亲,娘亲……”

    凝儿哪里忍心看儿子哭成了这样,几乎便要控制不住去抱起小尧儿,她却霍然间想起了,从今往后,她或许都沒有机会能见到尧儿了,既然如此,她又何苦让小家伙对她的眷恋太深呢?尧儿,娘亲对不起你,对不起……

    凝儿一手捂住唇,哭得好不绝望,背过了,她不愿意让儿子看到她的狼狈不堪。

    耶律飞鹰想要将孩子留下的念头愈加浓烈,而孩子被放到慕容霄怀中时,小人儿更是大声哭喊着要娘亲:“娘亲不走,不走……娘亲,尧儿要娘……亲……”

    哭得太过急促,小家伙喉间哽咽了一下,像是被呛到了,但见他咳得厉害:“咳,咳,娘……亲……”

    慕容霄最终是点了小家伙的昏睡让他睡了过去,怀里的小人儿长得这样俊俏,他的一对眼睛和玥儿更是相似,慕容霄无法说服自己在失去了自己心的妻子后还放弃了儿子的所有权。

    “呜呜呜,霄,你快走吧,带着尧儿走,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从现在开始,尧儿的亲生娘亲已经……死了,尧儿只有爹地,只有他入骨的爹地,呜呜……”整个子滑坐到了地上,凝儿拼命地抹着自己的泪,心内痛意深深,尧儿,上天给了娘亲这样乖巧的一个你,可为什么却不能让你常伴娘亲左右呢?尧儿,娘亲对不起你,娘亲是个罪人,娘亲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便是你和你的爹地,答应娘亲,一定要代娘亲好好的你的爹地,让他开心让他笑。

    慕容霄临走之前专注地看了凝儿一眼,掺杂着某种悲凉执拗的愫,马车已备后,车轴在地面上滚动的声音响起,凝儿知晓,这一回的分开,兴许真的是永别了,尧儿,霄,是我不好,我不是一个好妻子,也不是一个好母亲,我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你们和娘能够好好地,幸福地活下去,至于我,你们就当我从未出现在你们的世界里,这一世分已尽,若有來生,玥儿一定努力用心地保护好我们的家,无论谁來,玥儿都不让他拆散我们的家了。

    “小东西,我们回去吧,若是你真的那么需要小尧儿的话,本王一定想办法帮你把孩子要回來。”耶律飞鹰的贴心丝毫得不到凝儿的赞许,凝儿回应给他的,唯有一记恨意凌冽的眼神。

    一整个上午,凝儿沒有再说哪怕半句的话,青青被调了回來伺候她,她也还是不语。

    “少夫人,您别这样了,错不在你,都是那个王爷的错,少爷他一定会在想方法來救你的,少夫人,你振作一点好不好。”青青几番劝说都沒能开解凝儿,这会儿她话语间已是带上了哭腔。

    凝儿抖然间站起了,再是自顾自地往耶律飞鹰的书房走去了,她要去,去问清楚这三年來她到底错过了什么,她要问,她要知道自己过去所有的一切,所有……

    只耶律飞鹰不久前被耶律煌紧急给召进宫了,这会儿凝儿能找得到的也便只有暗影了,连一声体贴问候也吝啬给予,凝儿私心里已经把所有和耶律飞鹰靠得近的人都划成了她反感的一党了:“告诉我,你们的王妃为什么会离开北宁王,我要所有的实,从头到尾。”

    暗影不敢违背凝儿的命令,事实上,这三年來看着耶律飞鹰这样思夜想地惦记着一个人,这样靠回忆活着,他心里头纵是对那男人有再多不该有的幻想,如今也都尽数破灭了,那些不该有的感一点一点被埋葬成为了岁月长河里的一斗流沙,如今他能为他做的,也便是替他守住他心之人,为他尽忠,思及此,暗影跪下,语气殷切诚恳:“王妃,若是你愿意听,属下这便将当年王妃來到苍辽后发生的所有事尽数告知王妃。”

    在暗影说到耶律飞鹰在她离开后的三年里,无数次在漫漫长夜中酌酒买醉并无数次在梦境中喊着她的名字醒來时,一种浓烈的悲怆顷刻间席卷了凝儿的所有感官。

    “我过他吗?我说的是,北宁王。”问出这个问題时,凝儿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心房,心尖上有一股无名的复杂在泛滥开來,她想着让自己看起來优雅一点,泪水却是一时间布满了她的整张素脸,吗?其实这样的问題问别人如何有用,与不,只有她自己清楚。

    他曾经多次伤害自己,自己最终却还是选择了成为他的妻子,若是不,凝儿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个自己可以这样纵容他的坏的理由,可即便他自己,自己也他,相,还不是走到了那样绝望的境地。

    “王妃,在属下看來,王妃言明了只要一心人,却还是接受了王爷过去的劣迹,若是说王妃对王爷沒有感,属下不相信,至于王妃现在王爷,这个问題,我想才是王妃该好好想清楚的,王妃,请听属下一句劝,王爷他真的很需要你,王妃沒有看到过去三年王爷的狼狈,若有,怕是王妃也会舍不得让王爷这样难过。”暗影说完一跃离开了,他已经听到了耶律飞鹰的脚步声,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