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舍不得也放不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凝儿不出声,眼里的泪却是一齐迸发了出來,不明白为什么要哭,莫非就为了他一句“只愿意对你一个女人自私”,这个男人说起话來倒是条条框框的,可他沒觉得自己表错了吗。

    “小东西,就这样了好不好,你陪在我边,我对你好,很好很好的,你不要再逃了,你会累的,我舍不得让你奔波了,以后我哪里让你不满意了,你立刻说,若是本王错了,本王一定改,若不是本王错了,我也改,直到你开心了,笑了,可好。”这样说着的时候耶律飞鹰心里并沒有任何的把握,她不记得自己了,这于他而言便已是一大困难,沒有了过去那些回忆,他实则已是处于劣势。

    诚然,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对着你说话,是个女人恐怕都难以抗拒,只是,他真的沒认错人吗?况且,他们如今的份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什么进展,他是苍辽的神,而她是有着一个深着她的夫君和一个可的儿子的有夫之妇,他若是执意将她带到边,于他或许只是多一桩骂名,可对于她而言,她要如何对得住霄,对得住尧儿。

    “王爷,请你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玥儿不是你口中的王妃,玥儿这一生都是慕容霄的妻,哪怕王爷对我做了这样的事,玥儿还是只霄,请王爷不要再妄图破坏我的家庭了,王妃过世了,玥儿也很为王爷难过,但玥儿不是王妃,这一点,请王爷明察。”合了眼,凝儿的眼前同样是漫无止境的黑暗,心内越加颤抖得厉害,凝儿大脑中的剧痛也是愈加明显。

    恍惚间凝儿便看到了这样一幕,,红彩满堂,一对新人对拜,新朗的脸上是一副獠牙面具,而她望着女子的瞳眸中是道不尽的深,女子羞怯怯,却还是对着自己的夫君明媚着一笑,说不出地动人好看,一声‘礼成’过后,女子被男子抱着吻了一把,彼时男子在新娘耳边说:“小东西,从今往后,本王是你的夫君了,是你可以依恋可以撒可以深的的人,你不准在对其他男人有非分之想了,你有我,够了。”

    见凝儿魔怔了一般迟迟不出声,耶律飞鹰心内的忧虑更是深重,两人的墨发交缠到了一起,室内的氛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來,良久,耶律飞鹰捧起了凝儿的小脸,近乎自嘲:“小东西,当初你会离开我便是为了孩子,若是本王沒有打掉你的第二个孩子的话,那么你或许便能安安分分地乖巧跟在本王边,任着本王宠你你了吧。”

    顿了顿,耶律飞鹰眼里的痛楚越发浓烈:“小东西,可是本王原是想让你剩下第二个孩子的,奈何你中了毒啊!本王绝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小东西,你比谁都清楚,本王曾经比你还要期待那个孩子的到來对不对,孩子沒了,你苦,本王又如何不痛心,只不过那时候本王并不清楚你居然冒险把孩子留下了,段述珩告诉本王我们的孩子沒有死那一刻,本王真的想杀了自己,因为本王让你带着孩子坠下了山崖,因为本王沒有尽到自己的职责保护好你,因为,本王沒有跟着你一起跳下那山崖……本王恨极了那些伤害你的人,可本王最恨的,却是自己,这三年來本王不止一次在心里头告诉自己,若是当初本王能不要有顾虑,能跟着你一起跳下那断崖,那么你是不是就可以原谅本王,可以接受本王的恋了,你知道吗小东西,,有时候,人活着真的比死了要痛苦得多,你整整离开了本王三年,三年啊!时至今本王还不知道这三年里自己究竟是怎么熬过來的,现在你出现了,你真的忍心让本王再等一个三年,或者永远都等不到结果了吗?小东西,我真的不能让你离开的。”

    疼,好疼,大脑疼得厉害,凝儿尚未來得及回答耶律飞鹰的问題,她已然是晕厥了过去。

    醒來时慕容霄便站在她的沿,凝儿蠕动了几下唇瓣,奈何喉咙间干燥得很,她说出的话并不清晰。

    “玥儿,先喝点水吧。”慕容霄见凝儿醒來已是快步走去倒了水,再是将水杯贴到了她的唇边。

    不知怎的,看到慕容霄那一瞬,凝儿所有的难受委屈一下子有了宣泄口,才喝完了水,她便是牢牢抱着慕容霄哭得尽兴:“霄,呜呜……”

    “好了,玥儿,哭吧,哭个尽兴。”慕容霄两臂将凝儿缠紧,而他的眼中则是快速掠过了一抹痛恨,,他根本就不该离开的,若是她能一直留在玥儿边,玥儿他怎么会……北宁王,他与那个男人势不两立。

    耶律飞鹰其实就一直站在屋外,听着凝儿的哭声,他仰头望着天,心道自己终归是不能代替慕容霄在小东西心目中的地位么,可是,他她啊!他知道或许只是件一厢愿的事,可饶是如此,他还是想陪在她边,想做那个能伴随她一生的男人,小东西,你曾经是过我的,你记得吗。

    因为凝儿醒來时已是傍晚,慕容霄也便沒想着要立刻带她离开,只不过这王府断是不能再住了。

    “玥儿,我们先到外面住,明一早再回南方好不好。”征询着凝儿的意见,慕容霄意料之中地看到凝儿轻轻点了头。

    一张小脸这下子看起來憔悴得可怜,凝儿自顾自地抹了泪,慕容霄则是一把抱起了她。

    见到耶律飞鹰时,慕容霄的脸色极为不好看,因着不想让凝儿徒增难过,慕容霄也就沒有沒有和耶律飞鹰说什么,他只冷冷扫了耶律飞鹰一眼,再是决然转

    “你们要去哪,小东西,不要走好不好。”耶律飞鹰却是沒顾着慕容霄那份心思,而今的他只知道,慕容霄來了,他更是沒有把握能留下小东西了,但不论如何,他总是要试一试的,小东西,你能不能也偶尔照顾一下我的感受,我可以不要这个北宁王的份,可我要你,因为舍不得,也放不下你,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