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说走就走不朋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眼见凝儿就要把手收回去了,耶律飞鹰这才一慌,赶忙按住了她的手,他道:“我要,别收。”

    凝儿这才眉眼弯弯,再是把糖递给他:“原來王爷也怕苦,太好了,这样下次霄嫌弃玥儿的时候,玥儿就可以说有人能和我一样怕苦了。”

    “夫人说笑了,慕容公子如何会嫌弃你呢?”耶律飞鹰说罢捡起了其中一小块红糖,迟疑地放到了口中,小东西,呵,慕容霄如何会厌你呢?可我真希望,希望他能……放弃你。

    甜,他从來不知道,原來只是一小块红糖也能让他这样莫名愉悦得眼里酸涩,这一切也不过是因为……这是小东西的心意啊!即便在她看來自己不过是个病人,也许,她现在对自己的感便是怜悯吧,可小东西,我要的从來就不是同,不是……

    “王爷,好了,东西也送了,我该走了,方才府上有人來探访,我要出去陪尧儿,不然要是待会霄忙起來了,怕是会顾不上那个淘气的小家伙。”凝儿说罢乐滋滋地一笑,再是做了个鬼脸。

    耶律飞鹰方想说“夫人,我和你一道去”,然凝儿却想起了什么一般,但听她着急地道:“王爷,你快去躺会吧,霄的药里通常有加催眠的东西,你等会会困的,玥儿就不打扰王爷休息了。”

    “不,夫人,我还是和你一起……”出去,出去二字还沒说完,耶律飞鹰果然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沉了。

    “别一起了,王爷,你是病人,你要听霄的话,不然要是你出个什么,那是会败坏霄的名声的,好了,我真走了。”若是凝儿眸子里能看见光彩的话,那她如今应该是要瞪耶律飞鹰一眼的。

    耶律飞鹰这会儿哪里还好说什么,无奈一笑,他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再是猝然出声:“夫人,可否时常來和本王说说话,本王和夫人很投缘,若是夫人愿意,我们可以做……朋友。”

    凝儿本已走了有几步了,听到耶律飞鹰这话时,她顿住了步子,不多时便是洋洋得意地笑了笑:“霄还说我笨,王爷都愿意同我做朋友了,王爷,你先睡吧,玥儿改天和尧儿一起來看你,现在玥儿要去告诉霄他说的不对,也就他嫌我傻,哼。”

    凝儿越是说到后面越是小声,耶律飞鹰却在她的字字句句里心里头的疼痛越加浓重,小东西,那个男人,他对你的影响……竟已是这样深了吗。

    “王爷。”凝儿离开后,暗影悄然來到了耶律飞鹰边。

    “你怎么來了。”耶律飞鹰手一顿,旋即便朝着沿的方向去了。

    “王爷,皇上要召您回苍辽,说是近來皇室里有几道势力蠢蠢动,属下想來是八王爷,左相还要二王爷他们那些个有什么想法了。”暗影飞快将自己知道的况报上。

    “皇上对这些事心里明白着呢?回去禀告皇上,说本王会尽快赶回去。”耶律飞鹰说罢躺在了上,俊眸合上。

    暗影在心内叹了口气,也只能恭敬离开了,其实他怎会不知,王妃在这里,王爷如何舍得离开,想不到他费尽心力找到了公子神医,竟是连失踪了三年的王妃也一起找到了,可现今的势明白着呢?王爷要么狠点心将王妃强行带回边,要么,便是王爷一纸休书还王妃自由,从此任王妃和公子神医相亲相

    王爷深王妃,而依他对王爷的了解,王爷的选择,其实……不言而喻了。

    三后,耶律飞鹰动回苍辽,与此同时,慕容霄和陆祁歌皆是中了别人的计策被支开了,偌大的慕容府里,而今就剩凝儿母子两位主子了。

    尧儿对爹爹的离开起先还不乐意得很,在耶律飞鹰连哄带骗地陪了他两天后,小家伙立马便倒戈相向了,从慕容霄离开的第三天开始,小尧儿每里起时开始会下意识地喊叔叔了。

    这清早耶律飞鹰向凝儿母子提出了辞呈,凝儿小口微张,像是别扭不解,而尧儿还是要往耶律飞鹰那里靠:“叔叔,叔叔,抱……”

    “尧儿,这是叔叔最后一次抱你了哦,叔叔要回自己的国家去了,那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叔叔走了,尧儿一定要想叔叔知道沒有。”逗了小家伙的粉颊几把后,耶律飞鹰又是蜷了食指想要勾下凝儿的粉鼻。

    顾忌着还有下人在场,他到底也是作罢了,只他眼里的留恋明朗得很:“夫人,在下就此别过,望夫人和尧儿珍重,他相遇,希望夫人已能重见光明。”

    将小家伙重新放到了凝儿怀里,他状似不经意地抓了凝儿的手一把,让她把小家伙给抱稳了,之后他才温朗轻笑:“玥儿,我说过我们是朋友了,现在我这个朋友要走了,你怎么也不说点什么呀,是不是沒把我放心上呀。”

    凝儿为难地鼓了鼓脸,不知自己心内的那股异常从何而來,,为什么,为何她竟是不想让他走呢?她怎么可以那么坏,她方才一瞬间竟是想着他要是能一直留在这里就好了。

    “叔叔,不走……”倒是小小的孩子舍不得了,别看他什么都不懂,可是走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每次爹地说了这个‘走’以后就会有一段子不在他和娘亲边的,叔叔也要不在他和娘亲边了吗?他不准。

    “尧儿乖,叔叔他有事,等叔叔有空了再來看尧儿好不好。”耶律飞鹰满心期待,听到的却是凝儿这般不轻不重的话语,更有甚者,他似是感觉到了她上一刹那间掠过的寒意。

    喊了管家过來后,凝儿唇角一划,仿若先前的寒冽从未出现过:“王爷,既然你认玥儿是朋友,那么从今往后,只要你來了这里,玥儿一定好酒好菜地招待你,忠福,给王爷备好马车干粮,替我送王爷一程吧,王爷,玥儿先带尧儿下去休息了。”

    转之际凝儿一张小脸便是愤然,气呼呼地想着,,哼,说走就走,算什么朋友后,她不由得加大了步子,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