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活该你现在痛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耶律飞鹰这两天发现凝儿当真是相当地粘慕容霄,只要不是去太远的地方,这小东西总有各种各样的明目要求慕容霄带上自己,而慕容霄替他诊治的期间,小东西也总是像条小尾巴,牢牢地沾在了慕容霄的后。

    “玥儿,给我拿一两寒石草。”慕容霄忽然唤了一声。

    碧落阁里就有个单独的小药房,而慕容霄此刻便是在这里亲自给耶律飞鹰看着药水的火候,凝儿沒有跟到这里,因为坠崖刚醒來那段子里她已经喝过太多各种各样的药了,她受不了这药水的味道,可慕容霄上的药香她又是那样喜欢。

    摸索着去那摊放草药的地方左探探右探探之后,凝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小跑进了药房里,将东西放下后她手脚麻溜地就要走人了,临走前她还不忘道上一声:“霄,你幸苦了,玥儿去给你做东西吃。”

    尧儿小家伙这会儿还在呼呼大睡,耶律飞鹰眼见着凝儿离开了,眼里的殇痛一下子泛滥涌开,昨夜里他思忖了许久,只觉得自己不论怎么做都是错,强行抢回小东西,可她现在有夫有子,自己若是带她走,她怕只会是更加憎恨自己,可要他放手成全她如今的幸福,那他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小东西,你为何要给我出这样的难題,若是,若是能让慕容霄主动退一步就好了。

    小家伙被陆祁歌抱到碧落阁时突然就不喊着找爹地了,两个小拳头挥舞了几番,他忽地咯咯一笑,再是指了指耶律飞鹰的方向:“叔叔,抱。”

    陆祁歌只道:“你个小沒良心的东西。”

    耶律飞鹰听到孩子的呼唤声时微微勾了勾唇,明明不是他的孩子,明明他曾经对孩子这种碍事的玩意深恶痛绝,可如今……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只觉得说不出的欢喜,也许是因为这娃儿是小东西的孩子吧,因为是小东西的孩子,所以哪怕不是他的孩子,他也能强迫自己接受了。

    小家伙在耶律飞鹰的面具上敲了敲,好在人小力道也轻,不然被这么敲着,耶律飞鹰不准要多疼呢?好笑地抓下了孩子粉嫩嫩的手丫,耶律飞鹰须臾间竟是想着这孩子的手比小东西的还要软呢。

    “尧儿多大了,这么调皮。”放任小家伙放肆地在他下巴处吧啦了一口,耶律飞鹰纵一跃带着小家伙到了屋顶。

    风中洒下了孩子稚嫩的恣意欢笑的声音,耶律飞鹰恍惚间又是觉得这孩子的眼睛真好看,灿若星辰,就和,就和小东西沒有失明之前,一模一样。

    当初他其实恨极了这样的眼睛,因为这样的眼形和他过世的母妃,,那个从未疼过他一的母妃的眼睛很相似,然则后來他才明白,小东西的眼里可以生气勃勃,可以焕发出无限的青与活力,可母妃的却不行,早在父皇专宠她人之时,母妃便和后宫中许多的妃子一样,得不到眷顾,是以只能把气出在了别人上。

    “尧儿算算。”小家伙在听到耶律飞鹰的提问时嘟了嘟唇,掰着手指头在那里计算:“一个月,一年,两年……”

    “叔叔,尧儿两岁多三个月,爹地说我早产了,体不好,所有爹地让尧儿喝了好多好苦好苦的黑水,尧儿不喜欢,难喝。”小家伙义愤填膺。

    耶律飞鹰在听到小家伙前面的话语时眼中转瞬间是浓浓的不可思议,可很快,小家伙的一句早产又是让他的心沉入了地狱,他沒有忘记啊!沒有忘记一年前段述珩前來刺杀他时说的话,他说:“呵,耶律飞鹰啊耶律飞鹰,你真该死,你辜负了这世界上两个大好的女子,活该你现在这么痛苦,芷儿你敬你,你却能眼也不眨地取了她的命,凝儿你,你却沒有管好你的女人,让你的女人有机会伤害她,耶律飞鹰,你说,上天这么厚待你,你为什么不珍惜,为什么不好好保护凝儿,知道那处山崖还有个名字叫什么吗?叫断魂崖,从那里摔下去的,不死也被狼狗给吃了,凝儿单纯善良,两年前她才17岁啊!呵,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凝儿的孩子其实沒有流掉呢?知道我做了什么吗?我给了她续魂丹,本來,她可以生下孩子再活上一段时的,你为什么沒有救她,为什么啊!我又为什么要离开,要是我不走,她就不会出事了……”

    他还以为,尧儿或许有那么一点渺茫的可能会是他的孩子呢?他果然是……想太多了啊。

    “尧儿,快出來,娘亲做了吃的,你在哪儿呢?”凝儿手中提着什么玩意过來后,四下找不到慕容尧,她不由发了急。

    “娘亲,尧儿……”小家伙一下子听到了凝儿的声音,可惜他的声音绵绵的沒多大,凝儿压根听不到。

    耶律飞鹰自然也扫见了凝儿的担忧,飞下到了凝儿边,他不自地替凝儿拨好了她因为慌措而被风刮得凌乱的额发。

    凝儿有些着急地退后了一步,因为她知道自己前的人不是慕容霄。

    “娘亲,尧儿,这里……”小人儿在耶律飞鹰怀中挣动了几番,似是想朝凝儿那去。

    凝儿浅浅笑开,这才温婉道:“都來吃东西吧,尧儿,妈做了红豆汤哦,很香的。”

    耶律飞鹰手中也是端着碗红豆,尝上一口,心内有某处顷刻间软成了一滩流水,其实他是知道的,小东西的手艺里只有红豆汤这一种是她能拿得出手的,那一次他出征凤轩之前,她便是特地给他煮了红豆粥,还一脸正经地说:“修,红豆代表相思,你吃了凝儿的粥,那你就一定要常常想起凝儿哦,一天至少要想一次,不了,你这么忙,我就委屈点,你两天想我一次好了,修,你去到外面一定不能招惹什么别的女人哦,我听说,人家都说军营里有那种女人的……”

    “哪种女人啊!”当时他抱起了这小东西,非要她说出个所以然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