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从此最好不相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凝儿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恍恍惚惚地往前走去,她的子歪歪斜斜的,其实沒什么气力。

    耶律飞鹰便在凝儿后几步外的地方跟着她,他甚至多次想要上前來和凝儿说些什么,可每每都作罢了。

    凝儿终于站定下來时,她的面前是景园,时常有听说到这个地方,可这却还是凝儿第一次來这里,小莲曾经和凝儿说过景园的位置,她也说过景园不是一般人能活得下去的地方,现在凝儿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不是一般人,那北尘馨儿在这里能活下去吗。

    待要往前迈去,耶律飞鹰这回却是制止了她:“小东西,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凝儿只做未闻,一把推开了耶律飞鹰的手,凝儿子微微晃了晃,然她的眼神里则是不掩坚定,,她要看,她要去看看,看看这个男人是如何对待他的另一个女人以及他的另一个孩子的。

    “小东西,你子不好,这里湿气大,我们还是回去吧,好吗?”耶律飞鹰心里已然察觉出了凝儿对他的抗拒,也正因此他更是慌乱,不行,要是小东西看见那个女人的话,那他……他决不能容忍这种况发生。

    “那里面有什么,我想看。”凝儿呆愣愣地睨了耶律飞鹰一眼,似是对他的阻挠不解。

    耶律飞鹰索什么也不说,抱起凝儿,他直直地就往凌云阁的方向去了。

    子瑟抖着,凝儿一颗心更是悬得老高,恍若陷入了一场可怕的梦魇之中,她无一丝半点的安全感:“放开我,放下,求你,我不……不要,不去那里……”

    听明白了凝儿的意思,耶律飞鹰眼里微微有痛,很快他也便收敛住了自己的酸涩,柔声安慰道:“小东西,本王不带你去那里,本王带你回你的院子好不好。”

    凝儿这才安分了些,只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十足渗人。

    将凝儿置于榻上后,耶律飞鹰也便要搂过她,和她一起休息。

    凝儿则是下意识地朝着榻里头靠去,侧了子,她不愿正面看到耶律飞鹰。

    “小东西,你能不能不要对本王这么冷淡,本王沒有保护好你,是本王错了,可你不要不理会本王好吗?”耶律飞鹰说话间妄图掰正凝儿的子,他这才发现凝儿竟是瑟瑟发着抖的。

    强制着让凝儿正面朝上,耶律飞鹰只一瞬便被凝儿那汪汪的泪水打击得溃不成军,想要凑上前去亲吻凝儿,他却心痛地发现凝儿望向自己的眸光中终于有了感,可却是毫无保留的恨意与厌恶,铁臂轻抖了一下,紧跟着耶律飞鹰便是一手将凝儿环入了自己怀中:“小东西,若是难受便哭吧,你若是恨本王,本王也由着你打,可你一定不要离开本王,因为本王不能承受失去你的痛苦。”

    “是吗?你会痛。”呢喃了一声,凝儿似是嘲讽不屑,更似自嘲难堪。

    “是,本王说过,本王要你。”耶律飞鹰这时刻则是笃定,牵起了凝儿的一手,他眼里的真挚异常分明。

    凝儿别开脑袋,泪水又一次湿了她的整张素脸,呜咽出声,带着浓浓的控诉:“王爷,你告诉我,是你要拿掉我的孩子吗?我的孩子有什么错,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留下他呢?王爷,难道你又以为我和别的男人有染了。”

    凝儿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从牙缝间挤出來的,每说多一句,她心里头积攒起來的对耶律飞鹰的深意便土崩瓦解一分,为什么啊!他可以这样宠她呵护她,却为何就是不能让她生下一个孩子,孩子,明明前段子他还那样心心念念地想要有一个孩子的,或者是说,已经有另一个女人愿意为他生儿育女了,所以他就可以肆意抛弃她了。

    耶律飞鹰,你到底把我的置于何地,我想你,我用尽一切地你,可你呢?你知道吗?再深的感也承受不起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误会,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把伤害我当成乐趣,或者是不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小东西,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耶律飞鹰在听到凝儿口中‘和别的男人有染’一句时霎时间猩红了眼,暴吼了一句后,他这才知道自己该死地又做错了。

    吻,毫无章法的吻,意氤氲的吻,倾尽一切真心实意的吻……耶律飞鹰霍然间覆上了凝儿的粉唇,再是不住地吻着她,抓过凝儿的一只粉嫩手丫贴到自己的心口,他在心内默道:小东西,你听,听我的心告诉你,,它沒有不相信你,它只是有苦衷的而已,小东西,若是你和孩子只能选一个,那么不论你再怎么不愿,本王的答案都只有一个,,本王要的是你,只有你。

    “小东西,孩子的事我很抱歉,但是你相信本王,本王从來就不想伤害我们的孩子,本王只是……小东西,你现在可以恨本王,但本王保证本王今后一定千千万万倍地补偿你好不好。”一吻毕,耶律飞鹰恳求地对着凝儿道,他已经这般放低了姿态,小东西,若是你懂,你便该知道,本王真的在乎你。

    “王爷,你走吧,凝儿倦了。”静默良久后,凝儿阖上了美眸,终是不让自己眼里的失望晕开,修,你可知道,不是所有的伤害都能用一句弥补來粉饰太平的,凝儿你,你的所有,凝儿不求你能像凝儿你那样凝儿,可你能不能……能不能也稍微一下我们的孩子,他是一条生命啊!你究竟如何舍得下那个手。

    低头瞥见了凝儿眼里的坚决,耶律飞鹰眸光里痛意深深,缓缓起了,末了他才僵硬地背过了,不忍呵责地轻道了句:“小东西,本王晚点再过來看你。”

    “不,王爷,请你不要再來了。”凝儿在耶律飞鹰拔腿刚要走时则是猝然间出声:“王爷,从今往后,若是可以,我们最好不要再相见了,至于王妃一衔,凝儿自知无法胜任,也请王爷另寻人选。”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