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她若不愿便罢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缓缓将杯中的酒水饮入喉口,那一阵辛辣刺激得凝儿眼角有泪水漾出,放下酒杯之时,凝儿轻咳了几声,旋即她便听耶律飞鹰磁嘶哑的声音响起:“小东西,真沒用。”

    整个人被拉进了耶律飞鹰怀间,凝儿头上的饰物被取下,紧跟着她便被推倒在了上。

    大红的嫁衣被男子染火的大掌灵巧地解开了,凝儿里头着着的那一袭白色纱衣不多时也在男人翻掌间化作了片片飞扬的布帛。

    这是凝儿第一次见到耶律飞鹰真正的容颜,一刹那间震撼有之,被欺骗的屈辱亦有之,眼中迷迷离离的,凝儿唇角亦是挂起了几分不愉,因着他居然骗了自己那么久。

    莹白的素手被男人牵着到了他的衣领口,男人含笑在凝儿唇上吻了一把,片刻后他才道:“小东西,别恼,就算本王曾经骗过你,可如今本王不也对你做到坦诚相待了吗?乖,替本王解衣。”

    凝儿在耶律飞鹰那样火而染满 的视线中终归是败下阵來,贝齿轻咬住了下唇,她两手颤抖着抓住了耶律飞鹰的衣领口,再是慌乱地要把他的衣服扯下,那样笨拙粗鲁的解衣手法让耶律飞鹰眉眼间的笑谑深深。

    “还有呢?”眼见凝儿在替他脱了那一绣着巨蟒的新郎服后便停滞不前了,耶律飞鹰不由催促了一声。

    凝儿闻言摇摇头,她的两手也连忙护住了自己不着寸缕的子:“不要不要了,你自己來……”

    耶律飞鹰见状也不再为难她,一手覆上自己的亵衣,不过须臾两人便已是赤 相对。

    叼起凝儿的粉润耳垂,耶律飞鹰开始攻城略地,凝儿眨了几下眼,连带着她小扇一般的两叶睫毛簌簌抖动着。

    龙舌卷起凝儿的丁香小舌之际,凝儿两手试探着环住了男人的颈项,呆呆笨笨地回应起了男人的,那得发烫的薄唇再要蜿蜒而下,凝儿却是陡然间按住了耶律飞鹰的肩头,怯怯地询问出声:“王爷,可不可以灭了红烛。”

    耶律飞鹰子微微往上撑了撑,低头扫见凝儿眼里那满满当当的羞涩,他轻声笑起,带着几分自己也未发觉的深,俯,他吻住了媚人儿的眼睛,一下一下,似是要把自己的度煨给她。

    “小东西,苍辽的习俗,新婚之夜烛火要燃到天明,这样才喜庆。”其实哪里有这一说,只不过是他想好好看看,看看这个愿意嫁给他的女子,看看她的羞赧柔,看看她在自己下承欢时的妩媚动人。

    凝儿不清楚这些,也便不再说什么了。

    唇齿间有 吟声晕开,凝儿在口的粉嫩被衔住时不由推拒了耶律飞鹰一把,却换來男人将她的两手给压制住了,一只粗粝的大掌直往凝儿的下游动开去,那大手起先在凝儿平坦的小腹处停留了几把,再则是向下继续前行。

    两腿缩得牢牢的,凝儿不肯让耶律飞鹰有半点靠近她的芳软,耶律飞鹰仿若无奈,只下一刻凝儿的两腿便被强制分开了,而那一只大掌也趁势贴近了她的幽

    凝儿扭动着子一仰头,便见耶律飞鹰唇角有抹恶劣之色,而他眼里的得意更是分明。

    饱满的指肚轻撩了几把那粉嫩花蕾,下一瞬凝儿便觉有什么东西直直地闯入了她的体内。

    “啊……王爷,出去……别动……”凝儿试图讨价还价,而耶律飞鹰却是很是满足她这番明媚模样,食指在那紧致地通道内轻拢慢捻,找到凝儿的敏感点之时,耶律飞鹰便恶意地在那个地方越加放肆地撩动了开來。

    有动的泪花润入了下的被褥,凝儿那一声声破碎的绵软吟啼让耶律飞鹰的反应越加炽烈,眸色越发幽邃,他下的烙铁亦是蛰伏待发,蓄势等着进攻入那一片令人沉迷的花海。

    來不及放入第二第三跟手指,耶律飞鹰猛然间将自己的食指抽了回來,再是不管不顾地入了那片他的专属。

    “唔唔……不,不,不要……”凝儿一袭青丝散乱,而她的脑袋更是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疼,好大的,她不要……

    下人儿的子僵硬得明显,耶律飞鹰也难得耐心地哄劝着亲吻着她,尝试让她放松开來。

    眼里刹那间闪过了一抹深切的害怕与憎恶,凝儿浑然自己眼里的惊惶与恨意只不过顷刻功夫便让耶律飞鹰的心生生地剧疼了起來,呵,小东西,就算你同意嫁给本王了,可你还是……你还是无法做到相信本王,无法做到……本王的对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强迫自己嫁给本王呢?如果你不说,本王也不会这样满心欢喜地娶了你的,小东西,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嫁给本王的,,不可能,若是因为恨,因为想报复,那么你的心,真的比本王狠好多好多。

    小东西,本王如今无法做到不去在意你,若是你是赔上了自己的幸福想要來让本王后悔,那么你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可就算是如此,本王也认了,小东西,你嫁给了本王,本王自然会好好疼惜你,好到……你愿意忘记本王曾经对你的所有伤害,好到……你可以忘了静王,忘了师弟,只一心念着本王一个男人。

    “小东西,别怕,别怕,你忘了吗?现在本王是你的夫婿了,小东西,别哭,今后本王会好好疼你的,别哭。”一点一点地吻住了凝儿眼角的泪,耶律飞鹰从未有一刻这样交付过自己的真心,小东西,别哭,路是你选的,本王宠你怜你,你若愿意接受,那么你自然能活得快乐自在些,小东西,你说过你只有一颗心,现在,你能不能学着把你的心收回來,再放到本王上。

    前被抓了两道红痕,耶律飞鹰不愿再强求,罢了,罢了……她若不愿,自己此刻的做法也不过是让她多恨自己一点,一个抽,耶律飞鹰下一刻已是站定到了沿,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