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本王现在恨不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难道这男人竟是要在这样的荒郊野岭给她难堪吗?凝儿的心一沉,她的动作间亦是多了几分抗拒。而小黑貂几番蓄力跳上马来,却都被耶律飞鹰给弹了回去。

    “王爷,请自重。”凝儿恨得咬牙,这男人是变态吗,他怎么可以在露天场合做这种事?莫非他喜欢打野战?可就是他喜欢,她也不乐意奉陪!

    “小东西,自重?你觉得你有资格命令本王吗?”埋首在凝儿的颈侧,耶律飞鹰语气发寒,“你能和静王爷勾搭在一起,你怎么就没想过要自重?你说,你们回营地前都做了什么?静王那么喜欢你,而你,对他也并非无意,该死的,你说,他碰了你没有?”

    耶律飞鹰越发地暴躁了起来,他怎么能放任她和静王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先前没去细想,而今想起这一遭,耶律飞鹰心内的怒火妒火顷刻间便燃烧了他的所有理智。手下狂绝地撕扯着凝儿上的布料,他丝毫不理会凝儿的哀哀求饶。

    “王爷,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求你放开我,你放……”凝儿认错认得毫无诚意,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之所以服软,凝儿不过是想给自己保留一点颜面罢了。纵然她前世接受的教育再开放,她也无法做到在对付眼前这样的形时面不改色。

    凝儿如何会知道她的一袭话听在耶律飞鹰耳中便全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她说她错了,难道她真的和静王有染了不成?谁给她这样的权利红杏出墙,谁许她和别的男人……

    只要一想到她躺在静王下的形,耶律飞鹰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可恶的女人,人!他果然不该对这个女人抱有什么念想,半点都不该。一只手紧握成拳,耶律飞鹰眼中的恨意抖生——为什么,他对她还不够好吗,不够吗,哪里不够?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他已经这么掏心掏肺地对她了,她居然还能这么不知廉耻地和别的男人睡一起。好,她可真是好得很!他当初娶她回来的时候就该一把掐死她,也省得如今活活被她气死!

    “死女人,既然知道错了,那么就怪怪接受你该接受的惩罚。”耶律飞鹰话音落下的下一刹,凝儿全的衣物尽数成了片片的小布帛散落在了空中。

    凝儿浑不着一物,耶律飞鹰却是望都不望一眼她脸上的屈辱,就着在这马上的姿势,他拨弄了几下自己下的衣物,不多时凝儿的子便被狠戾地贯穿了。

    马儿吃惊,多少有了几分躁动,耶律飞鹰抚了几下马儿的鬃发,而后他开始不顾一切地在凝儿体内冲撞了起来。

    疼吗?会疼吗?耶律飞鹰眼角扫见凝儿的小脸皱成了一团时,他在心内问道。疼?小东西,你怎么会疼?怎么会?呵,本王对你的好你什么都看不见,为什么静王对你好一点你就眼巴巴地能跟着人家上 了?说你不知廉耻还是便宜你了呢,你知不知道本王现在恨不得……

    恨不得什么?耶律飞鹰越发地唾弃起了自己,即便她跟其他男人有染了,他怎么还是舍不得……舍不得杀了她?

    凝儿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竟是这样地卑微,这个男人的心究竟有多狠,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这样毫不留地在这样的地方占有她?要是万一有人来了这里……

    凝儿不敢再想。

    下猛地被粗横一顶,凝儿两手往下探却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最终她只能抓住了耶律飞鹰前的衣物,继而望进那男人眼底的嘲讽。

    “女人,舒服吗?本王可还是第一次在马上和一个女人做呢,这样的第一次还给了你,你是不是该觉得荣幸?”耶律飞鹰一只大掌擎住了凝儿前一边的温软,丝毫不克制力道地揉捏了起来。而他的下更是狂野,凝儿仰面躺在了马背上,而他则是纵俯视着凝儿,下的火进进出出,每一下冲顶都让凝儿觉得浑战栗发疼。

    眼角落下了一泓清泉,凝儿猝然间一笑,连带着她眼中某种光全然寂灭。

    远远的有人马的声音传来,耶律飞鹰掌控着时机离开了凝儿,再则是理好了自己上的衣物。而凝儿的外衣亵衣均是破裂,再也无法裹。若是换在以往,耶律飞鹰或许会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她,可而今,呵,她都不要自己了,他何必还对她那么好?女人,不是想出墙吗,我就让你试试赤 地活在众人眼底的滋味!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