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差点死掉赌一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禀告王爷,馨夫人她……”前来报信的暗影有些难以启口。

    “馨夫人?师兄,是你新娶的那个公主吗?”明亮的王府书房内,穆臻一脸笑谑地看向耶律飞鹰,唇角勾着抹坏坏的笑。

    “她怎么了?”耶律飞鹰冷下声,上散发出迫人的压慑力。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古色古香的雕花椅子的扶手,他眼里一跃而过让人看不懂的流光。

    “王爷,我在一旁观察到,馨夫人听到王爷不过去了,心似乎很好,像是舒了口气。”死就死吧,暗影一张脸隐在一块黑色布巾下,额角隐约有些青筋暴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因为王爷不过去而感到高兴呢!虽然外界一直传闻王爷面目可憎,但不说别的,就凭王爷的战神称号和在苍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哪家千金小姐不妄图得到王爷的垂怜呢?而且就他所知,就连苍辽国的第一美人,右相的独生女察木倩蓉都对王爷十分迷恋呢!

    “真的吗?若是如此,这个馨夫人倒有点意思。”开口的不是耶律飞鹰,而是穆臻。

    “穆公子,在下所说绝无半字虚假。”为北宁王的暗卫,此时跪在地上的人自然知道耶律飞鹰和穆臻的关系。

    耶律飞鹰没理会穆臻看好戏的神色,蓦然起了,他一言不发便离开了。耶律飞鹰后,穆臻还故意大喊,“师兄,这么晚了,你去哪啊?”

    “穆公子,您请自便。”眼见主子已经离开,暗影朝穆臻一鞠躬后一跃上了房梁,隐匿无踪。

    “呵……”手中的折扇收起,穆臻一运内力倏忽间到了门边,开了书房门,他随之没入了夜色之中。

    耶律飞鹰不知道自己的恼恨从何而来,上凛然散发着怒气,他不多时便抵达了凝儿的侧院。

    小莲和小草已经下去休息了,这会儿院子里有些死寂的味道。

    凝儿仍旧睡得安分得很,耶律飞鹰在她的边站了许久后,粗粝而布满厚茧的大手将自己的面具取下。

    窗外浅薄的月华投入房内,耶律飞鹰微微侧了下,月光便落到了他的脸上。

    那是一张极美的脸,若是美可以用来形容男子的话,那耶律飞鹰便是当之无愧的倾城蓝颜。不,何止倾城,那真正可谓是绝世姿容,冠绝当代。

    伫立在那一抹温柔的月华下,长瀑般的墨发松松垮垮地搭在了他的肩头,给他平添了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之感。他两叶斜飞的英剑眉下一对鹰眸细长锐利,冷傲的眸光闪动,幻化出千万种眩魅的色彩。高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线条坚毅的下巴镶嵌在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宛若上天精雕细刻而成。再配合他那可见的颀长高大的材,即使是在黑夜中,他也是令人无法视的那一个。风姿卓绰,桀骜孤清,盛气凌人,正如他的名字,飞鹰——那生来就当傲视天地的王者。

    “唔。”凝儿突然张了下粉嫩的小口,低低一吟后她再往被子里缩了缩,显得几分稚嫩,几分可

    耶律飞鹰却是被她的一声媚吟扰乱了思绪。本来他并没有要碰她的念头,但这会儿,他改变主意了。

    这主意改变得毫无征兆,三两下退了自己的衣服后,耶律飞鹰整个人探入了凝儿的被褥中。耶律飞鹰上还带着些冷气,一进了那被子里,团团的暖意和淡淡的女馨香便将他裹了个严实。

    耶律飞鹰绷紧的神经骤然间松懈了下来,唇瓣覆上凝儿的脖颈,他不客气地撕咬了起来。

    “疼……”凝儿挥舞着小拳头砸到了耶律飞鹰上,整个人却还睡得老香。

    耶律飞鹰察觉她不过是自然反应脑中突地起了恶意,泛凉的大掌从凝儿亵衣的下摆探入,他将大手罩在了凝儿的一抹高耸之上。

    那寒意得凝儿颤抖起来,盈盈水眸刚睁开之际还有几分不悦,待到发晓自己上多出来一个人后,凝儿吓得一把坐了起来,“你是谁?”

    耶律飞鹰见她醒来再无一点玩闹的心思,“既然醒了,那便服侍我吧。”

    他的声音寡淡清冷,透着些不易察觉的厌恶与疏离。凝儿听出了那声音的来路心内登时一突,还未经过思考的话语一下子从她口中奔了出来,“你不是不来了吗?”

    凝儿慌乱之下说出的话已经算得上是大不敬了。不出所料,耶律飞鹰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把扣住凝儿的玉颈,他唇角微斜,“怎么?盼着本王不要过来?”

    对于耶律飞鹰来说,多一个姬妾少一个姬妾根本毫无差别,所以,有一瞬间,他眼里的杀意是真真切切的。

    颈子很疼,凝儿丝毫不怀疑他会就这样杀了自己。心中蓦然升起一念,为了活命,她只能赌一把了。

    “咳……咳……王爷,杀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弱女子,你就不怕被天下人耻……咳,耻笑吗?”腔中的空气远远逃离了她,凝儿的脑中一阵又一阵的晕厥。

    “嗤,你以为你的命有多值钱?笑?本王双手早就染满了鲜血,还怕多杀一个吗?”耶律飞鹰根本不把凝儿的激将法当回事。他耶律飞鹰又不是什么好人,他今天就是杀了她又如何,谁敢多说一句?

    “咳,王爷……你不把馨儿的命放在眼里,馨儿也无话可说,既然如此,王爷便……咳,杀了馨儿吧,就让馨儿下去陪馨儿的族人吧……咳,想来馨儿……黄泉路上也定然不会……咳,孤……单的。”凝儿才说完,真的就放弃了抵抗。唇色渐白,脸上已无一点血色,她唇角漾起一抹浅笑,温柔而执着。

    多了这一年的生命,果然,连上天也看不过去了吗?也对,她早就是个该死了的人了,哪能奢求那么多呢?今天要是她死了,那么……

    耶律飞鹰霍然放开了凝儿,凝儿的子软了下来,他一把捞住了她。

    头很晕,每一下呼吸都带着疼。凝儿知道自己没事了,眼里有一刹那的侥幸掠过。看来,她赌赢了。她知道,像他这样骄傲不逊同时亦冷静沉着的人,激将法怎么可能有用?是以先前的激将法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罢了。真正起作用的,是后头她的放弃抵抗。对于一个一心求活的人,他也许愿意好好折辱一番。可要是对一个一心赴死的人呢?依凝儿对他算不上多的了解看来,他是一个自傲的人,人命在他看来兴许不算什么,可若是要他轻易配合地遂了别人的愿,那恐怕就难了。

    “你给我呼吸。”耶律飞鹰发现凝儿几乎是动弹不得了,心内不知怎的就急躁了起来。拍了两下凝儿惨白的小脸,凝儿脸色瞬间多出了两个红印子。

    命无忧了,凝儿浑的知觉却没恢复过来。想要告诉他自己已经努力在呼吸了,可是喉咙却疼得要命。合上眼,凝儿便想小憩一会。他既放过自己了,想来也不会计较她休息一下吧。

    意识朦胧间,一股温的力量从凝儿的背部缓缓传达至她的全,她子暖了起来,异常舒服。口处的难受也渐渐缓解了,凝儿唇齿间溢出一声低吟,魅惑人心。

    “看来你是没事了。”耶律飞鹰懊恼自己的做法,才给凝儿输完内力,他一把松开了捞着凝儿的手肘。利落地跃。冰冷地落了句“以后给本王记着本王是谁”后,他戴上面具一闪没了影。

    出了门口,耶律飞鹰口中蠕动了下。那话语赫然是“看够了就给本王离开”。

    那一声换做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听到,耶律飞鹰走后,穆臻从凝儿的房顶跳了下来。摸摸鼻梁,他唇边划起一抹放的笑,“师兄似乎生气了。”

    

    


    

作者有话说



    没断更。。。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