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哥哥,给我讲个故事吧。”一望无际的火车轨道上,一辆崭新的火车呼啸而过。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内只坐了三个人,而此时开口的,是一个依偎在一名俊美绝伦的男子怀中的女孩。

    女孩浑穿得暖和,她的头上戴着一顶棉白色的羊毛帽子,帽子下延伸出了长长微卷的柔滑黑发,她的两只小手丫上则是着浅紫色的毛绒手

    女孩大概是十八.九岁的样子,看起来很年轻。她的小脸蛋算不上顶美,却也灵动人。只是若是细查便能发现,女孩的眉眼间有很浓的倦怠之意,那不是普通的疲倦,更像是——一种了无生机的枯萎色彩。

    “好,哥哥给你讲。”男子怜地轻拍着女子的后背,低沉的嗓音中流泻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之色。

    “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两个女儿,他的两个女儿流出的眼泪都会变成钻石。后来呀,国王的大女儿嫁给了一个用她的眼泪创造了一个个城堡的王子,而他的小女儿则嫁给了一个牧羊人。国王临死见到他们的时候,他的大女儿满金银珠宝,而小女儿和牧羊人仍是贫穷。国王很惊讶,所以他就问牧羊人,明明一滴眼泪就足够你们生活得很好了,为什么你们还这么落魄……”

    男子忽地停住了声,他的眼里坠落了一滴滴的泪水。泪水沿着他的侧颊滴到了怀中女孩的衣服上,再隐没无踪。隐忍着想要不哭出声,喉咙一阵阵的刺疼,男子经受不住心内翻滚的痛意,终于还是撕心裂肺地嚎哭了出来,“玥儿,不要睡,不要睡,和哥哥说话,就说一句,就一句好不好,不要……不要睡着,我们还没到达终点呢,玥儿,你不是说要去看香格里拉的风景线吗?玥儿……”

    女孩一对美眸已经阖上了,翘的睫毛覆住了她的眼睑,她的小脸上安详而沉寂,而她的唇边亦若有似无地泛着一抹甜甜的笑。两手无力地垂在了大腿上,明明看起来女孩不过是睡着了,可是她却再也听不见……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了。

    “玥儿……”男子疯狂地摇着女孩的双肩,幻想着这样女孩就能被叫醒了,“玥儿,求你,哥哥求你,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

    车厢内的另一名男子靠着一排座位站立,他的眼里抖现凄凉,紧接着漫无边际的黑暗吞没了他。玥儿……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哪怕仅有一丝的属于女孩的残留气息。

    清风吻过他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仿若有一把刀正不动声色地凌迟着他的心,一刀一刀,鲜血淋漓酣畅。而他在那极致的疼与痛中,渐渐麻痹了知觉。

    好似被.控着到了女孩边,他茫茫然伸出一手触上了女孩已然冰冷的脸颊,“玥儿……”

    阻止了女孩的哥哥继续发狂,男子忽地轻声笑了起来,“皓阳,你看,玥儿睡得很沉呢,我们不要打扰她睡觉了好不好?”

    听见恋人的出声,被称为皓阳的男人猩红的眼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小心翼翼地将女孩拥入怀中,陆皓阳也温润地笑开了,只他的声音里,无可比拟的颤抖已挥之不去,“玥儿,哥哥不对,哥……哥不该打扰你休息的,你好好睡,好好睡,乖乖的,就像小时候那样,乖……”

    女孩下葬的那天,陆皓阳打发了其余外来探访的人,只剩下他和他的人守在了女孩的墓碑前。

    墓碑上,女孩的照片还是她两年前拍的。而女孩的名字,是由陆皓阳一笔一划亲自刻上去的——陆凝玥。

    “皓阳,玥儿在另外一个世界会活得很好很快乐的,我们不要再因为她活得这么痛苦了。玥儿如果知道我们活得这么悲伤,她一定会很难过的。”按耐住了自己心内翻滚的蚀骨之痛,男子愀然安慰着陆皓阳。

    “臻,其实,你玥儿对吗?”陆皓阳转看向自己的恋人,语气之中无悲无喜,眼神却是毫不掩饰的视。

    “皓阳……”南宫臻蠕动了下唇瓣,说不出话来。呵,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时候上了那个可的小丫头。是从她第一次用那种绵绵软软的声音叫自己臻哥哥开始,还是在她淘气地指使他去给她做饭开始,更或者,是在他第一次从皓阳的后看到那个呆愣愣地望着落地窗外的小鸭子的她开始……

    他不知道,不知道……颓然跪坐了下来,南宫臻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坚毅的侧脸酝酿起了一抹自嘲。他以为自己的是男人,所以他总是刻意地忽略心中对那个小女孩的异样感觉,他谨慎地隐藏着自己的绪,就为了维持三人之间的平和。可是,再怎么隐藏,真实意如何能瞒得住呢?瞧,连皓阳都看出他的不对劲了!

    “臻,你把自己家传的玉佩给了玥儿,对吗?”陆皓阳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心酸与难受罢了。一夕之间,唯一的至亲离他而去,而至,呵,臻他的也是自己的妹妹。

    “皓阳,你生气了是吗?”南宫臻不确定陆皓阳的想法,唯有试探道。

    “不,有多一个人玥儿多好!玥儿这一生过得太苦了,从小就病痛缠,她才十八岁啊,她甚至连一场恋都还没谈过,就这么匆匆告别了这个世界。而我,居然连她最后一个愿望都没能替她实现。”陆皓阳想起自己调皮懂事的妹妹,心霎时钝痛得无以复加。

    “皓阳……”南宫臻惨笑一声后提出了道别,“皓阳,我想,我该去好好放逐一番了。那块玉佩,母亲说那是要给我未来的妻子的,我一直以为,我会把那块玉佩给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迟迟没把它交给你,直到昨天玥儿入土的前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想把它给……”

    “臻,不要再说了,你走吧,想通了再回来。”陆皓阳神色颓靡,子抵着陆凝玥的墓碑,摆明了不想再听。陆凝玥的墓碑上还有一行小字,那是陆皓阳来不及告诉她的那个故事的结尾。

    “我舍不得让她哭啊!”这是牧羊人的回答。

    玥儿,哥哥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能找到一个不会舍得让你哭的人,然后,你好好陪在那个人边,和他一起变老。你说,这样好吗?

    南宫臻没告诉陆皓阳自己那块玉佩还有一个传说在内。传说,那块玉佩是一块通灵玉,死者拥有了它,就能魂魄不灭,穿越时空,以另一种形式存活下来。

    可传说,毕竟只是个传说,也许,自己心内也是抱着点不切实际的想法的吧,南宫臻苦笑。

    玥儿,臻哥哥祝福你,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平安快乐。玥儿,我的小公主!

    

    


    

作者有话说



    xxx第一坑爹认定,入坑需谨慎,支持请各种。。。收藏撒花各种好,作者求别收。。。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