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粉红色的回忆(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当张强冲出来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形影孤单、弧家寡人,另外的那个女孩却全然不知所踪,只看到后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结伴冲出来,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附近黑暗的大街小巷中,再也不见。——只是那模样是在不太令人恭维,其中颇有些袒、狼狈不堪的女。

    其实张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哑然失笑,只好一边整理散乱的衣服,一边站在外面耐心等候,希望可以找到那个有过一段美好时光的女孩。

    大概有二十几分钟左右的光景,张强站在外面一直等到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见,舞厅内也已经空无一人,这才知道自己无缘觅到人们的芳踪,也只好悻悻然作罢。

    张强低下头来,闻一闻自己上,到处部是男女欢好之后的特殊味道,体在经过刚才在女孩上地不断冲刺和刚刚推开人潮冲出酒吧的一系列过程中,早已疲惫不堪了。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又怎么能瞒得过舒楠和小露,又该如何向她们交待?摇了摇头,一阵思索后,最终还是决定先消灭罪证,才是上策!

    于是,张强顺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快速地坐了上去,当计程车在离小露家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匆匆付了车钱,跳下车便冲到旁边的花树丛中猛烈地呕吐起来。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真是奇妙异常,虽然可以用男人的“艳福”、“桃花运”而沾沾自喜,但是,他下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难受,直想吐,体的各部分,特别是大脑难受极了。

    人,从愚昧一步跨进文明的门槛和从文明一步退入愚昧的境界,哪一种反应更强烈呢?

    但是,张强旋即又释然。只是,他居然从头至尾都没有问清楚那个女孩的名称,又实在糊涂之极,离开了 “金属天堂”,他又该怎样从茫茫人海中寻找到她呢?

    张强不感到有些怅然若失,但是,这种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张强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心才平息了下来。仰望夜空,繁星点点,慢慢地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去了。

    张强想起来一个故事,一个发生在自己边的故事:

    那是很久远的事了,或者那是他自己生命当中曾经经历过的事,但它只在心版上划上淡淡的痕迹,早已经恍然了,与今的事却颇有些关联。

    在他的记忆中,那是一个丁香一样的女孩。他有时候经常想:人生有时就是如此仓促,都是擦肩而过,但……有时有种感觉却可以永远长存。

    初次遇见她,和她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的确有种感觉。她仿佛是从戴望舒笔下雨中撑着油纸伞里走出来的丁香一样的女孩,虽然那天不是个雨天,相遇也不是在雨巷,但是那一刻在他记忆里的总是湿的。那一刻的确有种临其境的感觉。

    她确实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散发丁香一样芬芳,虽然只是那一刹那,但却在记忆里盖上了永生的印记。

    既然有了这个如此美丽如诗的开局,年少轻狂的他,那时候也相信一定会有个如诗的结尾。每个黄昏,他都会坐在校园丁香花坛旁,等待记忆里雨天来临,她撑着油纸伞走来,让他真实在感觉那种丁香一样的感觉。不再使他的感觉那么漂渺虚无。但事实上那几天太阳毒得很,居然没下过一场雨,上天虽然硬是没有把这种感觉真实的赐给他,但他始终在等待,等待雨天,油纸伞,她,还有那丁香一样的芬芳。

    缘份让他们擦肩而过,尽管记忆里雨天始终没有来临,但他偷偷留意记取她的名字,正如他想像那样清新淡雅,缘份造就了他们多次擦肩而过,她每次都散发着丁香一样的芬芳从他旁而过,他很多次都有种与她结识的冲动,但部在初次的羞涩中淡抹而去。

    他只是在旁偷窥她的美丽,感受她丁香一样的芬芳。每次她都会带给他诗一样的感觉,只觉的无数诗句涌出:长发如瀑,明眸如水,恣如柳,美丽如诗……

    终于有一天,缘份把她真实赐到他的面前,让她和他有着实质的发展。

    那是在一个晚会上,他和她偶然相遇,正是那一晚上是他最值得细细咀嚼的美好回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压抑那种心跳得厉害的感觉去结识她。那一晚上地给予他一生难以忘怀的第一次。在一个男孩的生命中第一个拉着手跳舞的女孩,他是怎么也难已忘怀的。她大方而优雅拉着他的手在音乐中漫步,这一刻来得这么突然,他简直不敢相信,紧张地不知踩了她多少脚,而她总是淡而一笑耐心地教着他,不知她是否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和那颗跳得厉害的心。

    传说神丘比特有两支神箭,一支金箭,一支钢箭。被金箭中就能如愿以偿。而被钢箭中的那只能单相思,只会有痛苦的结局。他不知道他中的是一支什么样的箭,只感觉这箭得好深好深。

    在后来的子里,他不知道那是痛苦,还是幸福:与她一起学习相处的子里,她在他的记忆里逐渐丰富起来,是那么令人难已忘怀。

    他总是执着地捡拾着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凝眸,像捡拾海滩上每一枚枚美丽的贝壳,在他记忆深处珍藏。每一次与她邂逅,与她的片刻倾谈,都能令他兴奋不已,趣味无穷,但始终无法平抑那种心跳得厉害的感觉,去从容大方地接近她。

    终于有一次让他刻骨铭心的感受到不能这样下去了。那是在一次到球场看球。

    球赛结束,不知为什么突然发生乱,汹涌而来的人一下把他冲翻在地。无数只脚从他上踩过,他已无力爬起,求生**将灭,就在那一刻他意识到他将再也见不到她,一股战胜一切的力量不而起使他爬了起来。他这才真正的认识到他的生命里,她是他不可缺少的希望所在。

    经过这一次,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鼓足勇气坦然地对她说:你是我故事里可不缺少的女主角。

    他乞望上天赐给他一个缘,但他知道缘是可遇不可求的。

    但他想要亲自去把握这份缘,他尝试到她经常去的地方去等她,去等缘。但上天仿佛像是偏偏要捉弄他,不知为什么他始终等不到这份缘。每次都总是匆匆擦肩而过。只是让他一次又一次感受她那丁香一样的余香飘然而过,他始终无法从容掩饰那种心跳得厉害的感觉。每次他们都会都会微笑地点点头打个招乎,一天多了几次,就会笑着说“这么巧”。

    其实有时一个晚上就这么等下去,他的耐心一次又一次的得到了考验。他无法刻意去约她,第一次给他带来的心理压力他无法承受。失败的可能更令他无法接受。但他终于越来越来深深地陷下了,最终难以自拔,也许那种丁香一样的感觉只是一种虚无的感觉,但他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来忘记这种感觉,后来才发现这种感觉是他一直以来从没感觉过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终于在一次不是机会的机会中,就在这个机会里,他一下被推上故事的**,无可避免走了下去。那是在一次同学生聚餐,她和他都去了,本不怎喝酒的他喝了很多,不知几杯过后,醉意朦胧。

    头脑骤,心中骤起一个头,而且愈来愈来强烈,有种对她说出一切的话和强烈**。在回学校的路上,他走在她后面。他一次又一次想把勇气提起,但他还仍还在矛盾痛苦中挣扎。最后的机会越来越来快没有了。

    就快分手了。这一点点希望就快被扼杀在在这最后犹豫中。但就在那一刻,他感觉在他灵魂深处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呼唤。不要再犹豫下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他终于突破了自己,勇气骤增。于是他疾步向前,分开众人,那时在他眼里只有她,只有他想说的话。走到她面前,郑重沉稳地跟她说,不过声音有点颤抖。

    他对她说:“我想跟你单独说句话。”

    她感到很惊异,一下没反应过来,有点惊慌失措,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常举动。

    她也似乎感觉到什么了,而后很镇静地跟他来到了一旁说:“什么事?你说吧!”

    事已至此,已没有退路了。

    死就死吧。我似乎也清醒了许多,他沉静坦然地跟她说:“我没有喝醉,我头脑很清醒……,我喜欢你……”他的最后一句我说得很轻很轻,但他想她一定听清楚了。

    也许这一切都来得很突然,她迟疑了一下,而后沉静地说:“很多人都这样对我说过,怎么啦?”听了,就在这一下,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总之脑子里很乱很乱。现在想起来也许应该有很多话可说的。但那时他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以前只想过怎么有勇气跟她说,就没想过,她会怎么说,他又该怎么回答。只感觉一种透彻肺腑的凄凉感油然而生。很失落。感觉眼红红的。

    他再也无法再面对下去了,他低下头捂着脸蹲了下去。他不想让她看到他表

    即将到来的一切他真得一时难以接受。他在逃避。她在他旁边不停地说着:“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起来呀!”如此重覆几次,就这样过了好一阵了。

    她也没舍他而去。但他真的再无力站起来面对她。最后她说了一句话。她跟他说:“明天再答覆你好吗?你起来吧!”

    他不想再累她这样下去,于是他站了起来,没说一句话转的走了。也许正是这最后一句话给了我希望,但也把他陷无尽的痛苦中。那天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知道明天她会给他带来个什么样的答覆。

    然而,第二天他却在美丽而又痛苦期待陷入了无法自拔沼泽中。

    第二天他当做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他无法这样对待,那天跟她说那句话时他的头脑是绝对清醒的,是绝对认真的。也许是在一个错误的地方说了句很唐突的话。但他想那句话只要是真诚的,什么场合、地点说都已变得不重要了。

    至今他也没有为当时在哪种况下说出来而感到后悔过。他不知道他要当时不说出来,他不知道后面的结局会是怎样: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勇气说出来。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方式很傻很傻。这种话应在花前月下说的。但他想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方式。

    如果都陷入电影、电视中那种教科书似的框框中。他想多了也会变得乏味了……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