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意乱情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舞台上的表演已经结束了,但紧接着,强劲的音乐声再起,大厅内的灯光也不再亮了,改为有节奏的闪光。从舞台上的小门里面突然冲出来十数个**体的男男女女,他们冲下台来,将桌椅扔向一旁。

    那些小伙子开始剥女人的衣服,而女士们则去剥男人的衣服。

    张强大吃一惊,但是看到这些观众们好像习以为常一样,竟然没有人反抗,这才明白“金属天堂”今晚真正的压轴大戏这就要开始了。

    一时间,屋子里面充满了男女互相撕裂衣服的声音,那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男女观众,相互追逐、撕咬着,开始在众目睽睽下上演火辣辣的宫戏。

    此时“金属天堂”已变成了一个彻底疯狂的世界了,到处是一幕幕真实杂交的震撼场面。

    这时,边的女孩将已经半体贴在张强的上,一边随着背景音乐的节奏,像蛇一样扭动着,一边开始将张强本就凌乱的衣服往下扯。

    虽然他们处在大厅最隐蔽的幽暗角落里的黑暗中,但是在舞厅内折过来的闪闪的红光下,那女孩脸颊上秀美的双眼中**燃烧,她的手在哆嗦,扭动着的体激难耐地撞击着张强的小腹。

    张强的**“腾”地一下升腾起来了,不由自主地随着女孩一起扭动,听任她撕扯下自己的衣服。

    那是一种自由的扭动,没有规则,没有舞步,没有旁观,没有羞耻,也可以说没有任何意识,只是在原始的**冲动刺激下,人类的一种本能,一种渴望,幻想彻底地解脱自己,不要任何束缚和包装,尽地宣泄,淋漓的袒露着自己的一切,随心所地暴露着自己……

    张强蓦然有些明悟:在这样的一个酒吧内,人们之所以尽放纵,是因为,在这里“舞蹈”体现了它本来的面目:所谓“舞”是无形的“”,而“”则是有形的“舞”,我们之所以“舞蹈”,不在于它是流动的“音乐”或“诗歌”,而是它对生命的“终极追求”,也就是说那“**”的主题就是它的唯一有价值的主题。

    “舞蹈”是最快乐、最良善的心灵中,对“**”最快乐、最良善的瞬间记录。舞者是种,舞者心中的感、**投给世界,世间万事万物就会为之诗化。所以,“**”应该是舞蹈者内心中唯一烈渴望的自我表现,是人类向往“**永恒”的怀直抒,是舞者心灵对理想世界的呼唤。

    所谓“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泛“”“是人的主观精神世界与客观物质世界之间唯一存在着的神秘的感应契合关系,外界的、自然的、社会的。

    万物万事,都是人类对“”的渴望、追求以至理解的、心灵上的微妙象徵。

    而舞蹈的创作,就是到外在世界去寻找与内在“灵”渴望相对应的事物构成的物象(自然意象)或事象(社会意象),藉以传达人类的内心隐秘。这些象徵物的象和事象,就是“”。

    “”是复杂的,任何一种人类活动的“内容”只有经过“”的“形式化” 才能成为艺术。“”并不屈从于人类其他活动,它主宰着一切。

    “”要表现的,是人类生动活泼的精神世界,和人们所面对的枯燥乏味的客观世界。只有这个主观世界的一方,才可以使得人生中充满了“诗画意”以及“人的美”,因为“”是人对世界和人生的全部体验、思想颖悟以及审美感受。客观世界要求于人的,则是苦难和挣扎。

    而张强对“”的追求,却趋向于“无间至道”的自主创造。那对于“道”的渴求,已经深入自己的骨髓,而唯其如此,正意味着他拥有超脱社会现实、开拓自己“美的世界”的自主权力。

    在极端的享乐主义者看来,“”只是一种“**运动”。但对于张强来说,“”是歌唱生活和光明的唯一的、最高的“语言”艺术,它是对生**验的直写。

    生命如此短暂,终点隐约可见!此种悲凉,是人生的悲凉,它发源于上帝的怀。对于人们来说,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转眼间就已经随著似水流年的滔滔“逝水斯夫”消失不见。

    “”是神圣的疯狂!

    唯有似水流年中熊熊燃烧的“**”之火,才可以烛照人生悲惨的境界,使片刻也就成为了永恒。

    女孩丝绸般的肌肤,抚摸着张强的心灵。她的脸上,在这一瞬间,闪烁著耀人的光彩,那动人的妩媚,似乎沉浸在酒后的飘飘仙之中。在她欢快的舞蹈里,张强重新体味到美国咖啡馆里那种浪漫的黑人小号的悦耳悠扬,好似从她的舞姿里面渲染出异国雪山湖泊的空旷、清澈的调……

    但张强知道,拨动自己心弦的,不是她的雪白肌肤、飘逸长发,或者坚如风,而是“”本

    古人言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而对于张强来说,只有“”和女人,而没有凡世间的青云路。

    有一个女人美的**一直存在于张强的内心深处,她是 “”的化。在张强的心目中,她是一位非凡的女,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张强一直在思索,在茫茫的人海中,不知道的一个所在,是否真的存在这样个女人?抑或是在冥冥之中杜撰出来的一个人物:水远都是虚幻缥缈的?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非要杜撰出来这样一个女人呢?

    张强整踟蹰在城市的街道上,影院里,地铁上,咖啡座前,繁华商业街的各大商场门旁,用目光感受各式各样的女人**。他也确实曾经经常感受到这样的女芳香的**:她们小、新潮、现代,或者诡谲妖媚,富于心计。但是,她们似乎更加浪漫,懂得享受生活,非常明确自己所追求的目标,虽然她们内心深处总是十足的理想主义者,所以,她们虽然表面上也许貌似柔弱,可那或许不过是她们自己采取的一种对抗男统治的世界的策略而已。她们根本不像今天的那些男人们一样茫然迷惘。因为,世界在她们的眼里,自始自终、都是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和那些循规蹈矩的男人们相比较,倒是这些女人更加突出,更加醒目,也更加狂妄和大胆。

    现在的张强虽然处于女人**的包围当中,但是他还是听见,似乎从幽冥的苍穹中有一个苍古的声音,在这幢混乱的秀场里面猝然响起“彼何人斯?其心孔艰。胡逝我粱,不入我门?伊谁云从?为暴之云。”

    那女孩前散发出的淡淡香甜沐浴芳香,直冲进张强的鼻子里,使张强一时间有一种几乎晕眩的感觉。

    那火辣的女孩显然在舞台上香艳表演的刺激挑逗下,动已久,这个时候在张强的怀中,晕眩于男子强烈的气味中,只知道无意识地将充满感的**向张强前靠了过来,那份柔软且富弹的触感,很快让张强浑起来,他的腹股沟处,有一股兴奋的流又在汩汩流动。

    此时那个女孩,她放松体,柔若无骨地完全倚靠在张强那一双有力的手臂扶持之中。而张强则是将原本环绕在她柳腰上的手,突然朝她丰满的部落下。

    “啊,啊……”女孩用充满感的声音叹息。

    张强拉起她的紧短裙裙摆,露出内里紫色的内裤。质地轻柔的内裤紧贴著她丰满的部,令人窒息的美妙曲线人食指大动。他慢慢地扯下那件感的内裤,雪白丰满的部立刻展现在眼前,我用手不住地抚摸她浑圆且充满弹部,并且伸出手指探进部深深的裂缝中。

    女孩感受到一阵阵强烈的电流流贯光滑的脊椎,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更加强烈的**,她蠕动着**的双微闭着双眼,忘地呻吟。

    张强一手抚摸著她的部,又用另一手伸进罩里,解开扣环,将罩扯开,然后,由下至上,由轻而重不断地揉捏、抚她已经硬起来的饱满部。

    女孩扭动著,从妖艳的唇边发出激动的喘息声:“好,舒服……”

    张强放下抚摸女人**的手,低下头去和她接吻。吻毕,那女孩慢慢跪倒在地面上,然后,将张强外面的长裤和内裤一起脱下……

    一翻**过后,张强喘着气用眼睛向室内巡视了一下,发觉几乎所有在场的男女观众都赤**地在互相纠缠,有两个女人缠住一个男人的,有一男一女压在一起干的,也有二男一女搂抱在一起满地打滚的……,除了震耳的摇滚乐声以外,场中充斥的更多的是那些男男女女兽**合的狂呼乱吟声。

    张强刚刚从清纯女孩上爬起来,忽然几个赤**、下体**的感女郎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向张强这边跑来,把他围到中央,那种**疯抂的样子,简直就要把他就地分割蚕食了。

    张强虽然乐在其中,但那个女孩却不乐意把自己的男人“让贤”,于是,她手忙脚乱地把张强硬生生拽出来,一边整理零乱的衣裙,一面手拉着张强的手,衣衫不整地就往酒吧外面跑去。

    张强边跑边回头往向这个酒吧,周围震耳聋的节奏和人们疯狂的兽嘶吼声,大厅里面所有的人都已经撕开了平温文尔雅的假面具,赤条条地尽癫狂“舞蹈”,像一个天体浴场。

    当他们刚刚跑至狭长的甬道,出人意料地,“金属天堂”内的灯光忽然在大放光明之后,全部熄灭,整个大厅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张强不一阵苦笑,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遇到这种事,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酒吧里面的男男女女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叫声,然后就是一团混乱,衣冠不整、甚至赤**的**男女们更是大呼小叫、前呼后拥地直向门外涌去,很快就挤了一个水泄不通。

    幸好张强他们俩已经比较靠近周边,所以借着人潮推动,没有花太长时间,就冲了出来。可拥挤的人群像黑压压的潮水一般,很快就挤散了他们拉在一起的手臂,张强只好奋起神威,发出一股力道,迫开挤到边的众人,才满头大汗地顺利冲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