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灵儿的故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张强深受感动和鼓舞,心中的激奋辐开来。于是他将唐欣紧紧拥揽在怀抱里面。

    唐欣的手臂缠绕着张强的脖子,脸贴在张强的膛上,闭著眼睛,安静得像个睡著了的婴儿。此时强壮和柔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此时的唐欣想要的不仅仅是要一个异的朋友,她更需要的是一种青藤攀附在老松上面的那种安全感。

    过了好一阵子,唐欣才从张强的怀里抬起头来对平静地说道:“我想让你听一个故事!”

    而此时的张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有可能会使事的发展复杂化了,所以赶忙坐直体,端正了一下心神后,“正襟危坐”地说道:“什么故事呢?”

    唐心虹似乎没有注意到张强态度的微妙改变,用幽幽的声音,缓缓讲述道:曾经有个女人,大家都唤他叫灵儿,她很喜欢冬天,喜欢冬天在屋里生一盆炭火的感觉。小城市的小房间,这个时代仍与暖气无缘。灵儿乐得可以守住冬天的炭火。虽然说丈夫做生意有了积蓄,闹嚷嚷着要买空调,她还是坚决不同意。她觉得什么也无法取代一盆炭火给家里面营造的那种暖融融的感觉。她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导丈夫:当你从冰天雪地回家的时候,就没有被暖洋洋的炭火酥骨融心的感觉?丈夫说从来没有,要有,我也只是想一脚踢翻你那宝贝火盆,那玩艺儿,又脏又挡路,土透了,那个女孩每每听了丈夫这番话,心里面便不由自主的一阵阵伤心不过,没法子,男人都粗枝大叶,体会不到女人的温馨细致。

    虽然如此说,丈夫也并没有真地踢翻过她的火盆,这令灵儿多少还是有些感动。这又逢下雪,外面雪花纷扬,寒风凛冽,女孩做饭菜,旺旺地生了火,坐在火盆边上悠闲地织着毛衣,等候丈夫、女儿回来。十几年来灵儿天天这么温温婉婉地等候着丈夫和女儿。她是秉文静的人,心又痴,丈夫和女儿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今年,她正为丈夫织厚毛裤时候,丈夫打开门站在了她的面前。女孩一如既往那样惊喜地站起来,当她习惯地上前替丈夫接大衣的时候,她发现丈夫后的一个陌生女人抢先接了过去。严格地说,那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女孩子,最多不过二十岁,那女孩儿生的一副好容颜,喜洋洋的神气,湿漉漉的眼睛,照耀得女孩傻了眼。那女孩子带的神气劲儿,是回到家的人才有的神气啊。

    灵儿白了脸,鼻子一酸想哭出来。丈夫招手让她里屋说话去,她慌忙跟着进去。

    “大宝,她是谁?”

    被她换作大宝的男人用右脚尖钻着地说:“她是我的秘书。”

    灵儿嚷起来:“呀,你才做了几天经理就有秘书?”

    大宝红了脸,斥道:“吵什么!做经理,就得有秘书,要谈生意、要与外商洽谈,没秘书,怎么工作!”

    灵儿哭了:“做不成生意,就别做,我不许你有秘书。”

    大宝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你许不许我不管,反正我已经有了,大度点儿,这子过下去。小心眼儿的话,子就别过。”

    灵儿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急火攻心,上去就抓了大宝脸一把,大宝白嫩的脸上,当时就出了几道血痕。

    大宝也不遮挡,只是点点头,说道:“好!事是你做下的,咱明儿个就离!”

    大宝说完话,摔门出去、拉了秘书就走。

    灵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脚步已经在楼道上消失了,这很像一个荒唐的梦。

    灵儿走近火边,安静地坐下来,拾起毛衣继续织了几针,回想刚刚发生的事,觉得自己肯定是做了一个噩梦,不多久就会从梦中醒来,原本的一切还会依然照旧。

    女儿放学回来,见她痴痴呆呆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不肯说,女儿才十七岁,依照女孩的想法,十七岁的高中生心灵还很脆弱,她根本不能伤害女儿。

    但女儿竟然说:“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爸爸有了秘书在生气。”

    灵儿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女儿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怎么会不知道,爸爸用摩托车载着她、满世界地疯来疯去,我怎么不知道?”

    灵儿刹那间觉得,内心的整个防线一下子垮了下来,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女儿不解地问道:“好好的你哭什么?”

    她抽噎着回答道:“女儿啊,你爸爸又了秘书,我该怎么办啊。”

    女儿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你仍旧上你的班、做你的饭呗!他有秘书关你什么事儿?”

    这句话仿佛重锤一样,敲在了灵儿的心上。

    灵儿平里面,虽然不看书、不看报、也不看电视,但是,她听过不少的社会传闻秘书傍大款的种种故事,她并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她只是怎么也想下到会有秘书傍上她的大宝。她这么样用心用意、知寒知暖地呵护了大半生的丈夫,难道也抵挡不住“秘书风潮”吗?

    人的心,真的是好脆弱!

    她的心也脆弱半辈子没有红过脸、伴嘴打架的夫妻,上去就抓了那么狠狠地一把,太过分了。万一文生认了真,不回头怎么办。

    然而,即便他回了头,她又该如何?难道就这样容忍他的秘书的存在吗?这问题没容灵儿多伤脑筋。

    大宝第二天就作出了决断:离婚!

    签字那天下午,灵儿反而心平气和,平心静气地问丈夫:“大宝啊,我这样任劳任怨地伺候你十八年,就没有换下你一点份吗?”

    丈夫抬头冷冶地看她一眼,硬硬地说道:“废话,现在还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灵儿坚持要丈夫说。

    她丈夫就说:“我感觉不到什么分,你其实一直把自己当作保姆。”

    灵儿低头想了一下,才慢慢回答道:“原来是这样。我不要你的经济补偿,家里的东西,除电视机以外,你通通搬走好了!”

    这时候,女儿跑了过来,冲着灵儿直直嚷道:“妈,你为什么赶走爸爸。不就多了一个阿姨吗,你何必这么小题大作的、大费周章的!”

    灵儿愕然地望着眼前的女儿:“你弄错了,是你爸爸不要妈妈的。”

    女儿蛮横地说道:“我不管,是你赶走爸爸的,我要跟爸爸过。”

    丈夫不耐烦地说道:“别任!你得跟你妈,你还要念书!”

    女儿执拗地说道:“我不要继续念这个破书了,我跟你和阿姨到广州去创大事业。”

    灵儿精疲力竭地无奈说:“行,你跟你爸爸走。”

    顺顺当当签了字,大宝满意地请她在小饭馆吃了一顿饺子,一场十八年的婚姻就散了。 家没有了,女儿没有了……

    灵儿孑然一走在大街上,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起码,现在她不再用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去做饭。她晃晃悠悠逛过几个商店,什么也不用心去买,那种感觉真好!

    回到家,下午走时生的火,依然红通通的暖人心腑。

    灵儿坐在火边烤着手,她的手第一次这么空闲,心也第一次这么悠闲自在。

    人啊,伤了心,也就放了心。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