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群众破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经过一阵吵闹,张强摸着被医院那些“金衣天使们”榨干了的干瘪的口袋,灰溜溜地走出了那个要钱不要命的医院。这时他才想起了在公园里还躺着那个特别耐揍的,兢兢业业的伟大的保镖先生。

    于是张强赶忙来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投进去仅剩的几枚硬币,拨打了自己的手机话号:“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现在不在服务范围,请稍候再拨,对不起……”

    张强放下电话,只好甩开那名符其实的两条十一路公交,一路狂奔地来到了公园里。只见刚刚打斗的现声已经围满了一大堆人,而张强在外围踮着脚,只能看见那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张强心里不住地在祈祷:“那个可怜的保镖先生,千万不要出事呀!”他边想心里不忐忑不安起来,赶忙运起了“插队神功”,费力地挤进了人群,向地上一看,只见地上仅有一小片已经干涸的褐色血迹,别的什么都没有。

    张强赶忙问道:“请问,刚才躺在这里的人呢?”

    “人啊?我们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除了一滩血以外,什么也没有。”一个工人模样的老师傅回答说道。

    张强不有些啼笑皆非地问道:“那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在这里破案呀!”一个带着眼镜、有点书生气质的中学生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有什么案子好破的?”张强一听要破案,背上紧了紧,不又问道。

    一个外地人打扮的人,连忙心地回答道:“看这是什么血呀,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如果是人血的话,究竟是杀还是谋财害命,还是……”

    “我看很有可能是女人的大姨妈血,我老婆来月事的时候就是这个颜色的。”一个食堂大师傅的打扮的秃顶中年人权威地回答道。

    “胡说八道,这肯定是人血,不相信?人血是臭的,动物血是腥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闻一闻!”说着那个人就要去抓地上染满鲜血的土。

    “别动!”旁边一个似乎精通破案技术的大婶,马上义愤填膺地制止道“这是做案现声,不能破坏的!”

    “我看,死的人大概就是我家隔壁的张三,凶手肯定是他儿子,他儿子整天虐待老人张三,我看……

    “这不是张三,肯定是我家楼下的李四……”

    ……

    叽叽喳喳,闹闹哄哄!

    我听到他们一个一个的推断,破案。张强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差点当场就晕翻在地,于是他刚要推开人群要走的时候,一位精明的老太太看出了一点门道,上前伸手拉了张强的袖子,说道:“小阿弟,你大概是知道这一滩血是怎么回事吧,来,快给大家讲一下,要不然大家这样稀里糊涂的回家的话,晚上要睡不着觉的哦,来,给大家讲一讲!”

    张强看那架势,大家马上要把他围起来,用口水狂轰滥炸了,赶忙往外挤,边逃边说道:“那是我早上买的鸭血,不小心摔在那里了,哪里有什么凶杀案,你们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点……”围观的人听后,这才一慢慢地散开来。

    还有几个比较精明的有点过头的人还待在原地,没走,还向着张强的背影直嚷嚷道:“小弟呀,你不要再捣浆糊了哦,刚刚明明说地上原来还躺着有人嘛,怎么变成了鸭血,鸡血了呢,你快站住,把话说清楚再走……”

    而张强哪敢再呆下去,撒开双腿,飞快地逃离了现场。其实张强心里非常清楚,那滩血不过是年轻保镖在中了本鬼子杀手的吹箭后留下的血迹,不过这话要是说了出来,今天还能走得了吗?

    此时的张强就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在公园里乱转,逢人就打听,而那只破手机也不知道是出了问题还是什么况,跟本就打不通,也找不到那年轻保镖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还是一位在公园门口守门的大爷告诉他,“半个小时前,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带走了两个人,至于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张强一听,心里一阵激动,马上接口问道:“老大爷,您知道是哪个派出所吗?”

    老大爷的警觉似乎高,瞪了张强一眼,怀疑地说道:“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去劫牢不成?”

    张强一听,一阵狂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嘛,哪跟哪呀,这年头还流行劫法场的吗?正当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老大爷的女儿,一位衣差朴素的中年妇女,正好来为父亲送早饭,本来在一旁不声不响地听着两人说话,这时看到张强不知所措的样子,连忙解围地说道:“小伙子,你别介意,我父亲年纪大了,脑子不太好用,整天听《水浒传》闹得一嘴绿林黑话,到处乱讲,乱用,对不住您了哈。”

    然后又接着说:“你别理我父亲,他怎么可能知道是哪个派出所,派出所来带人走,从来不会通知这里的,你倒不如到附近的派出所找一找看吧。”

    张强听了后,谢了这位大嫂。然后他就在想,既然那个保镖被公安局带走了,只要他老老实实地交待,说明况,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他那简单的行李里面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只当是先暂时寄放在他那里好了,到处拖着个旅行箱到外乱跑,还是先回医院看看那个老人现在的况再说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