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见义勇为(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张强相当地有把握,那大汉在解决张强这个目击证人之前,是不会出手杀死那个年轻人跟那个老者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不符合杀手的原则。为了制造机会,张强迈步来到了离两人打斗现场只有几步的地方,静静地观看。

    这时候也不过刚刚五点半左右,这样寒冷的早晨,在公里这个偏僻的角落里,除了张强跟他们三个人之外,别无他人。

    忠心耿耿的年人,已经被那大汉以雷霆般的狂暴手段,打击得头昏眼花,根本无力对张强的到来做出任何的表示,倒是那个大汉,很惊诧的看了看张强。也难怪啦,一般人这时候的反应是要嘛是趁着大汉还没有缓出手来对付他的时候赶紧逃跑,要嘛就赶紧报警以后加入战团。

    而张强却是两者都没有选择,使这个大根认为张强是个没脑子的白痴或者是弱智。那大汉见张强既没报警,也没有逃跑,显然很放心,只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大口地喘了口气,接着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已经渐渐恢复的年轻人的上。

    这年轻人似乎练过几年的气功,这时候两腿一分,扎了个马步,短促而有力的“嗨”了一声,形又站得稳稳地。

    大汉轻蔑地“呵呵”笑了几声,形倏然向前虎跳,然后又是一记直拳,“啪”地生重捣在了年轻人右边部位置。

    年轻人接了一拳后“碰碰”全退了几步,居然摇摇晃晃地又站住了,这年轻人由于连续的受到重击,受创不轻,所以现在只能站在原地不断地挨打,根本就无力还击。

    而那个大汉见这一击居然没有有效地击倒,愣了一下后,趁着年轻人正在运气纳入丹田,再吐气出来的那一刹那,又跟上前,一个擂手,又正正砸在了保镖的心窝处。

    年轻人“啊”地一声惨叫,脸上血上行,突然涨红得像关云长一样,一下子仰倒地,随即便晕了过去。那大汉见那年轻人晕过去了以后,又赶上前去,照着年轻人的头,就要想再补上一脚,如果这一脚被踢结实的话,那这年轻人的小命也就交待在这里了。

    这时的张强已经忍无可忍了,一下子甩掉上穿着的西服,子就像弹簧一般,一下子就弹了起来,右脚在他单立的脚上一勾,一盘,然后左后格住大汉的一个臂膀,右手顺式一插,一举就击中了蒙面大汉的腋窝处。

    大汉大叫了一声,子被下般一勾之力,带得凌空向后摔去,软着趴了下去。

    腋窝是人,张强弹之势必,这一掌打下去,足可以使大汉心麻痹大半天。但是这个大汉也不是易于之辈,显然有着一过硬的功夫。他挣扎了一下,嘴里“八嘎”一声喝骂,从地上居然翻就爬了起来。

    而张强一听这句语的骂人声,脑袋“轰”地炸响了一下,血一下子涌了上来,眼睛一下红了起来“他妈的,原来是一条本猪,居然敢来中国撒野,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张强直了躯,高傲地瞅了那个大汉一眼,然后残忍地抿起了嘴角,一手握拳,一手轻蔑地伸掌,示意他上来再打。而那本佬“嗷”地一声狂嚎,就扑了过来,双手猛然抓着了张强的双肩。

    张强突然双手捉住了大汉的双腕,住前微微一拉,再左右一分,抬脚狠狠地用膝盖顶在了本鬼子的露出来的膛上。

    小鬼子“嗯”的一声闷叫,巨大的躯又凌空翻滚着,重重地砸在了一棵对上,才“轰”地一下落在了地面上,还双手捂着口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张强“哼哼”地用鼻音发出了冷笑,然后再次伸出了一只手,向他勾了勾,示间他爬起来再打,而小本在地上滚了半天,终于吆喝一声,从地上踉踉跄跄爬了起来,这次他肯定知道了张强的厉害了,于是就摆出了一个“刚柔流”空手道中的猫足立姿。

    而此时的张强仔细地打量着小本的动作,想探出一些虚实来,眼看着这个小鬼子后腿屈前腿稍微着地,前吊后屈,宛若一只扑噬鼠的怒猫,张强立刻就体会到了这个锚足立的可怕之处了。动可迅速扑击,静可以逸待劳。看起来眼前这个小鬼子非常的不简单。应当是一个空手道中的高手。

    张强顿了一会,先发制人地怪叫一声冲了过去,而小本看张强动作迅猛如电,心中一慌,竟然忘了刚才受到的教训,又伸出了双后抓向了张强的左右衣襟,同时一听脚便从侧方踢了过来。这一招就是柔道中的“浮腰摔”

    张强“嘿嘿”一笑,而小本大概这才想起刚才挨了一脚慌忙地怪叫一声,连忙松开了双手,不过,这样一来,他的攻守兼备的严密的“猫足立”随之发生了摇动,漏出了一个偌大的空档。

    张强哪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快速地贴了上去,来到小本近前,一个泰拳中的最狠毒的“霸王肘”狠狠敲在他的前。只听“咯勒”一声骨碎裂的声音,接着小本随之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就向地上倒去。

    而张强是中国的奋青,从小就最恨本鬼子,又恨小子刚才出手狠毒,所以本来不打算轻馓他,箭步追击上他的同时,五指并拢,竖掌如刀,在他鼻梁骨上转转一击。然后侧近擒拿,叼住他那长满“猪毛”的鬼爪,肘部猛然向下一记敲压,他的手骨又是“咯啦”一声脆响。

    这个可怜的小本,张了张死鱼嘴,却是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是吐出了不少白沫,然后,庞大的体一幌,再幌,终于痛苦无声地栽倒在了地上。

    而张强看着这个大汉倒地不动,似乎是晕了过去。但是他还是不太放心,怕他一会儿又会趁人不备,再起来偷袭,于是又到了小本的边,府下子,扯下他的罩脸的长丝袜,打量了一下他的长相,这家伙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长像很凶恶,正是做杀手的标准模样。于是张强也不客气,右手运足了功力,再次在他的百会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这一下子,没有两三个小时绝对醒不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