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扫地出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主万岁 书名:暧昩
    老子有句话叫“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而老百姓又有一句话,叫“场得意,赌场失意”,虽然强张从不赌博,严格上来说也算不上“场得意”但是,他在送走了舒楠美女之后,他又开始了倒霉了。

    张强的住所是一旧时候留下来的花园洋房,说实在的,租这房子的房租着实不便宜,而并不是很富足的张强为什么会一直住在这里呢,这是因为他自所暗藏的不合群的格和与生俱来的执拗起了作用。

    在这条街上,是一幢幢的老式精致的洋房,在这里并不显得很张扬,隐隐约约地掩映在密密的篱笆和粗壮的梧桐树后。街道两旁的老树上晾满了衣被,昏暗巷子里塞满了自行车,外墙上被油烟熏得斑斑驳驳,静谧的愫常被楼梯的吱吱作响声给打断……总之,在这里似乎有着没落贵族的优雅气质。

    而张强一直坚持住在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住在这里,这里的幽静的氛围可以促成他的内功有长足的飞跃。

    张强所修炼的功法叫作《无心决》是禅宗的大乘功法。功法讲究妄念不生为禅,坐见本为定。之所以要静坐修证,明心见。最主要的目的,是寻找人的潜意识中蕴藏着的庞大灵能。而人体内在的气机,犹如一个原始的宝藏,它与生俱来,永远潜藏着无尽的功能,但是通常的人体内的这种灵能的存在感觉被世俗生活当中各种**所淹没,潜藏的生命之所将随老死物化而去,永远无法作用。但是,可以通过静坐冥想,摒弃各种杂念或者说克服后天神识的干扰,在深深的静虑中和内省中,让被隐藏的灵能拨动修道人的心弦,让修道人感觉天地灵能的存在,和体味如何驾驭这潜藏起来的生命能量。这就是佛道所说的放下我执、我见,抛弃一切的迷妄、分别,让自己明洁的心镜显露出来的真实含义。

    华灯初上,夜色朦胧,张强缓步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刚想拿出钥匙开房门的时候,门口出现了那个可的房东老头,手里还拎着一袋水果。

    张强有点匪夷所思,因为,这个房东老头可是一向吝啬成的,平时诸如水管坏了、房子倒了等等,按照一般况,这些修缮费用都应当由这个房东承担。但是每当到了这个时候,他总是“神奇”的不见踪影于是他惊讶地问道:“房东,这是你这是干嘛呢,你来玩就来玩,还拿什么东西嘛!”

    说完掏出了钥匙,自己先一步进了屋,而房东老头也紧跟着走了进去,老房东老头又开始了重覆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问题张强的寒暄道:“小伙子,最近体好不好,工作还顺利的吧。”

    张强非常的诧异,今天还没到交房租的子,这个老头子来我这里凑什么闹呀。只见那老头把手里的一袋苹果放在了桌子上,于是也不客气,从里面随手拿了一个,用手随便擦了一下,就往嘴里送,可是刚咬进去就感觉味道不对,低头一看,只见苹果里有一条大虫子。不由得一阵干呕。

    忙乱了半晌,这个房东老头也一直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有意无意地跟张强聊着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边聊还边看手表。

    而张强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往问道:“大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呀,如果有事的话,你就说吧,别再绕弯了,再绕的话,咱们要秉烛夜谈了。”

    这房东老头听后,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小伙子,实在是不好意思,事是这样子的,前几天有个香港来的商人,已经把我这所房子给买下来了,按照约定,今天晚上八点,他就会搬进来住,你看,现在已经七点钟了,还有一个小时,新的房东就要搬进来了,你看是不是……”

    张强一听,脑子里轰的一声,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于是不由地提高了嗓门道:“大爷,你这不地道呀,你不要忘了,我们是签了合约的,您至少应当提前一个月通知我的吧,现在黑灯瞎火的,你告诉我新房东八点要搬进来住,你让我住哪里去,你这样似乎太不讲理了吧。”

    而这房东老头一听张强说“合约”两个字以后,马上来了精神,飞快地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来,戴上了老花镜,高声地念道:“租赁合约第十七条:甲(房东)乙(承租人张强)双方任何一方不能按照合约履行所有的约定时,都要承提相应的赔偿责任。

    ……如果甲方因故不能再租房给乙方,而又不能提前一个月通知时,甲方必须退还乙方的三个月押金,人民币3000元,并赔偿相当于乙方两个月房租的金额,合计人民币2000元”房东念完后珍重地将合约揣好,然后又拿出了一叠人民币递给了张强,然后又说道,“张先生,这里是人民币5000元,你数一下,然后在半个小时内搬走这个房子里面所有属于你的东西,否则的话,我会报警的。”

    张强一听,呆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狠狠地接过钱来,他真想用这叠钱狠狠地抽这个老头的脸,不过又怕闹出人命来,终于忍气吞声。把老头请出了家门以后,快速地收拾起东西来。

    幸亏张强的行李不多,也就是平时几件随换洗的衣服和几本平常看的书,随便往旅行包里塞了塞就完事了,否则的话,大包小包,锅碗瓢盆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张强提着旅行包,走在夜色中,此时的张强心里不住地咒骂那个老头子,一时间,他的心里没能承受住这个严重的打击,只好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一碗小馄饨,慢慢地吃完后才慢慢的稳住了心神,心里想,此时咒骂那老头也没用了,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个暂时栖之所。

    今天早上还在为房租的钱而担心呢,谁知晚上就被扫地出门了,边走,张强边自嘲地笑了笑,在这个城市,他没有什么朋友,同学,因为他的格一向来都比较孤僻,不喜欢跟人找交道。这该如何是好呢。

    没奈何,他只好拖着旅行箱找小旅馆,招待所、宾馆……一家家地问过去,所有的回答都是一样:“对不起,先生,您持有的是本市份证,按照市公安局的规定,本市居民不能在本店住宿。”

    这是什么规定,为什么为有这样的规定?

    

重要声明:小说《暧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