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小毛线我从来也不骑(4)

    维夏哲已经打好了一盆温水,小猫则在一旁走来走去疑惑地望着我们。

    “来来来~毛线乖~我们来洗白白!”我抱起小猫然后将其放入盆里。

    哗———!!

    “喵!!”

    巨大的水声伴随着猫的尖叫声。

    毛线挣扎着从水里跳出来。还不停乱窜。

    “啊!这样怎么洗澡啊?”

    “别怕,瑆晨。”维夏哲轻轻拍拍我的后背。“猫都是怕水的,我们必须让它慢慢适应。”

    说着,维夏哲捉住了吓得胡乱窜的毛线,温柔地抚摸它被水弄湿的毛发,毛线的绪慢慢稳定了。他又轻轻把小猫放入水盆中,先是猫脚后是猫爪,毛线也没有像刚才一样剧烈的挣扎。

    “瑆晨,去把沐浴球和肥皂拿过来吧。”

    接过我手中的东西,维夏哲将沐浴球放在肥皂上用力地搓了搓,整个沐浴球顿时起了很多泡沫,他再抹到毛线的全上下。我看见毛线瞬间从一只湿漉漉的‘小牛’变成一只盖满泡沫的‘白色泡芙’。

    我灵机一动,把毛线头顶上高高的泡沫揉成一坨米田共。

    “哈哈哈。。。。。。真的和懒羊羊好像哦!”我指着毛线大笑。

    “瑆晨,别玩了。”维夏哲一边说着一边把毛线头顶上的那坨米田共转移到我的头上。“恩,你果然更加适合!”

    他竟然还十分满意地笑了笑。

    “阿哲!!”我把头顶的泡沫团取下来砸向他,可惜只砸到他的手臂。

    他抹掉手背上的肥皂泡,佯装愠怒:“瑆晨,别闹了!”

    “哼!”

    可谁料,维夏哲竟趁我没注意,从后拿出已经搓过肥皂的另一只沐浴球,狠狠地扔向我的脸。

    “维!夏!哲!”这家伙也太险了。

    我当然也不甘示弱,于是一场肥皂泡大战便拉开了帷幕。

    毛线则不停地在我们中间跑来跑去,可突然它甩了甩子,所有的泡沫都贴到我们上来。

    “呸,呸!”我使劲吐掉口中的肥皂泡,睁开眼却看见维夏哲的头发眉毛都沾满了白色泡沫。

    “哈哈哈。。。。。。阿哲你现在真像一个白发苍苍的小糟老头!”

    “那你就是个白发苍苍的小老太婆!”

    “哼!你才老太婆你全家都老太婆!”

    。。。。。。

    似乎很久很久之前就有那么一个故事,白发苍苍的小糟老头和白发苍苍的小老太婆都会坐在黄昏的大树下,和他们的子孙一起,白头偕老。

    点击下方收藏此书即刻兑换毛线一只=w=

重要声明:小说《星辰不忘时光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