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到达长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回到马车旁,王小虎已经点着灯笼在等候了。

    “东哥!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人没事了吧?”

    “没事!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这里有我就行了!”

    王小虎瞧了瞧乞儿,发现了那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反而什么也不说了,直接就回到马车尾部的空位睡觉去了。

    马车分前后两部分,前面是谢东的休息处和一些消磨时间的物品,后面是包裹和王小虎的休息处。这加长版的马车,在中间有木板隔开。

    谢东从车里拿出一件袍子,递给乞儿道:“换了吧!湿漉漉的,把湿衣服全部换下来,挂在车外晾着,明天再穿回吧!要不病了就得麻烦!”

    灯光下,乞儿复杂的脸sè就给看得一清二楚了,作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谢东对她那么好,而她反而在蒙骗。这真是何以堪啊!

    “拿着!快点!就在这里换吧!记得擦干了,别等会进了马车也还是一水的!”

    乞儿拿着袍子,摇了摇头,走进了黑暗中。

    嘁…谢东暗笑,刚才哥就看光了。不过也不说什么,就先上了马车。

    很快,乞儿就回来了,穿着谢东的袍子,显得很宽松。手上也没有衣服,估计是晾好在外面才进来的。

    谢东早已准备好了笔墨纸砚,放在小茶几上。这个茶几是平rì里喝茶用的,不用时就扔在一边,现在刚好可以用来写字。

    “写吧!我叫谢东!”谢东笑了笑道。这女孩子穿着自己袍子,真是显姿啊!白皙细腻的小腿就遮掩不住了,露在外面煞是人,不过谢东也只是瞥了一眼,就整襟危坐了!

    乞儿看了看谢东,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始写了。

    丫的!蒙吧!继续蒙吧!这么一手娟秀的小字,要说是出自男儿的手,那是怎么也不可信啊!谢东看了一下字,但很快又被其它的物件吸引了视线。

    乞儿坐在谢东的正对面,俯写着来历简历,或许是要编故事来蒙混,一时竟没察觉袍子的领口处走光了。

    一对嫩白的鸽子,正随着她写字的动作而摇晃,晃得谢东有点失神。

    这连裹布也取下了?嗯!或许是她害怕弄湿了我的袍子,谢东想想就明白了,这若是留着布,袍子前这一部分肯定会弄湿,这样一来反而更引人怀疑。

    乞儿很快就写好了,放好笔把纸递给谢东看。

    谢东目不斜视的接过了纸细细观看,也不知是她短短这一么一段时间就编出来的故事,还是之前就想好的。

    乞儿自述,他名字叫李质,是和家人前去京师做生意的,半路遇上了贼人,一家人都走散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在驿站时听到谢东是去长安的,就想跟着一起去。蹭车啊!原来是想蹭车,长安离这里还有还有上千里路,若是她一个小女子步行,也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而且能不能到达也是一个问题。

    这谢东在驿站一副正能量好人翘楚的样子,打动了乞儿,乞儿就想碰碰运气了。于是,这碰瓷就来了。

    真cāo蛋啊!还懂得半真半假的,前面的来历估计是假的,后面的目的应该是真的。这女人没破相之前,一定是一个绝sè美人,太会骗人了!

    谢东看完,沉思了一下道:“这么说来,你是想坐我的车子去长安了?”

    乞儿点头,一脸希冀的看着谢东,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若是谢东拒绝了,她还真的不敢再试第二次了。

    寂静片刻,看到乞儿快要失望时,谢东才逗笑道:“我带你去长安,沿路管你吃住,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乞儿愣住了,想不到这个很有正义感的男子,竟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虽然看上去好像是在说笑的样子,但受人之恩,就应该报答。

    乞儿想了想,又拿回纸,在背面写道:“等到了长安,必有厚报!”

    呵呵!还是个开空头支票的,谢东看着玩味的笑了笑。

    乞儿也有点羞赫,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好吧!就这样说定了,休息吧!将就一下,我得睡了!”谢东说完,往车子里靠了靠,然后把灯给灭了,就躺下睡觉了。

    乞儿见灯灭了,也躺了下来,和谢东中间还有一个茶几隔开,这样令她有点安心。太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在洗得干干净净后,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谢东其实还没睡,只是在和卢晓月发短信,心连心的联系着。这是每晚必须的课程,想想后世晚上拿着个手机在按啊按,也是差不多。

    一会过后,谢东回神看了一眼乞儿,发现她睡着了,蜷缩得像一个小猫。

    ----------

    往后的rì子,就多了一个人,王小虎对此并无意见,还有点开心多了一个人做伴,这赶路实在是太闷了。

    rì复一rì,乞儿和谢东也熟悉了起来,沿路经过城镇时,谢东还专门花钱做了几衣服给她,那破烂肮脏的衣服就不要了。

    就这几不值什么钱的衣服,又把乞儿感动了好长一段时间。真是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温柔、善良、有……总之一切能想到的赞美男人的词,乞儿觉得用上去都不会错的。

    而同在一车里睡了几个晚上之后,乞儿发现谢东规矩安分,睡得很沉,真是表里如一的君子,连睡觉也不例外。于是,她就越来越安心了,开始时没换洗衣服,洗澡了只能穿谢东的袍子睡,里面的部没有裹,还有点不安,到后来有了新衣服,也习惯的不裹睡了,束缚了一整天,放出来也不用担心。

    她不担心,谢东就更开心,几乎每晚都有兔子跳舞看,这傻女人还不知道被看光了呢!不得不说,只要不看脸,其实是很有惑力的。

    就这样你安心我也爽的一路下来,京师终于是要到了。

    长安,大唐的京师,世界xìng的城市都会,全球的贸易中心。在贞观年间,长安就是大唐乃至世界的中心。我是大唐人,是一种荣誉的自称。

    长安东门外,谢东看着高耸、磅礴的城墙,一股震慑感自内心升起。这座熔铸了大唐jīng神灵魂的都市,的确可以令每一个新来到这里的人震撼无比。这是一种磁场之间的影响!

    “终于到了!哈哈!东哥!这就是长安吗?这就是长安吧!”王小虎兴奋极了,一个连嘉兴县都很少出去的孩子,一下子来到京师,那种兴奋难以言喻。

    好地方啊!雄伟的城墙,雄壮的守兵,笑脸如花的行人,一股幸福的味道洋溢着空气中。谢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这就是长安了!

    与谢东和王小虎的兴奋不同,乞儿这个蹭车的,在终于看到了长安的城门之后,却是满脸迷惘的神sè,还有着手足无措的感觉。

    “进城了!”谢东一挥手,马车就缓缓的向城门处驶去。

    “李质兄弟!这长安到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是跟我们一起去找地方住下,还是就此分别?”谢东注意到了乞儿的表,关心问道。

    一路下来,谢东也没有像一开始时那么戒备她了,乞儿心肠不错,也容易相处的,还有着不错的才学。虽然她有心计保护自己,但却没有害人之意,看着她的脸和表,谢东猜测她是一个不幸的女子。

    原来还在迷惘的乞儿,一听谢东这样问,就回神写道:“东哥!我想在东市走走,兴许能找到我的亲人!”

    东市?谢东也不知道东市在长安什么地方,不过看乞儿这样说,她应该熟悉的。自己来长安的首要任务是治病,等治好了太上皇的病,其它的再说。

    “那好吧!等到了东市,我们就分别吧!这些钱你拿着,一个人在外要小心了!”

    乞儿听着谢东的话,拿着铜钱,眼睛有点朦胧,嘴巴张了张,但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车子慢慢地行进着,车里一时无声。

    ==================

    突然发现一次上传三章好爽!感谢各位支持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