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进京路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官道上,一辆加长版的双马豪华型马车正在快速的奔跑着,赶车的真是王小虎。

    “东哥!你觉得难过不?我心里有点难受,这一去就要很久都看见爹娘和小花了,心里慌得难受!”

    谁能不难受呢?最伤人是离别啊!谢东想起临别时母亲和晓月的泪水,还有父亲的嘱咐,心里也是有同感。虽然不是原装了,但来这里与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感已经是产生了。人可以说是一种脆弱的动物,很容易就伤感。

    不过作为老大,就得安慰小的,谢东揉了揉脸,笑着道:“小虎!临走时有跟小花说了什么吗?有没有让她等你回来?”

    “东哥!我不好意思开口,那天她和柳姑娘一起,我也不敢说!”

    “呵呵!告诉你吧!哥帮你跟柳茜说了,让她不许放小花出去嫁人,等你取得一番成就回来了,就让她嫁给你!”这算不算是胡萝卜呢?谢东想想就笑了。

    王小虎听了一激动,马车就颠了颠,兴奋道:“真的?太好了!可是要怎么才能有成就啊?”

    谢东笑骂道:“笨蛋!跟着哥做不就行了吗?”

    “嗯!”

    “对了!东哥,你说咱们这辆马车出来会很拉风的,怎么不见风啊?”

    “……”

    谢东一拍脑袋,感觉有点晕,尼玛的!拉风就是拉了一车风吗?

    这应该不是王小虎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而是自个犯二了,这些后现代主义的词语,你让他怎么听得懂呢?

    不过这两匹马的马车就是豪气,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眼球。不知这大唐有没有山贼劫匪的,要是有,肯定把谢东他俩当肥羊了。

    马车不单是豪气,xìng能也是很不错的,估计是在这个时代里处于领先水平的。

    先是避震,这年代搞不出弹簧,大侠系统也不给兑换这东西,但避震脚的原理谢东还是懂的。寻常的马车就是一个底架子与车厢的合并,中间并没有什么卸力,硬与硬的组合,一颠簸起来,力度就会好像要把车子拆了一般。而谢东新设计的马车,只是在底架与车之间,加了一层十公分厚的胶垫,再把它们紧固好,这样一来中间有了卸力的胶垫,这马车的车稳定xìng就提高了很多。

    底下的架子是没办法的了,生产力还跟不上,只能还是老样子。不过同样的,谢东也在那些硬轱辘上包了一层软胶,权当是外胎。

    这些胶垫也不是嘉兴人能搞出来的,而是谢东从系统里面兑换的,橡胶的小规模应用,还是许可的,毕竟未工业化之前,这也是存在的了。

    再有是车,谢东想起上次被人用弩箭偷袭的景,本想打造大唐的第一辆防弹马车,结果在了解的打铁的况后,就黯然放弃了。那么大的一块铁板,你想也不要想,先不说能不能造出来,造出来你也不能镶上去,那么长的路程,想累死马吗?

    大唐现在的冶铁水平,还是搞不出薄板的。没有铁板,就用皮革吧!皮革还是能搞到的,于是车内层也暗镶了一层皮革,在外面是看不出来的。

    车子的安全xìng能高,谢东感觉自己的手也算是不错了,故而就算有一些剪径的小贼,也丝毫不用担心什么,如果悟xìng跟着一起来,那就更肆无忌惮了。

    悟xìng和尚还没出关,谢东本想带着他一起走的,但方丈又想让他做做苦行僧,到时一路步行去长安找谢东。另外,也安排了两个武僧前往谢家做护院,医苑那也没落下,同样是两个。

    反正人都是欠下了,谢东也不客气,为了能安心点,这些武僧就全收了,有他们在,家里起码能安全点。

    一路上,除了和王小虎扯皮,卢晓月也不时的会来几句问候。这一天下来,离嘉兴已经很远了,但和卢晓月的通话清晰无比,丝毫没有受到什么信号干扰的问题!心连心牌就是好!

    “东哥!前面有个驿站,我们进去休息下吧?”

    “好的!走吧!疲劳驾车可不好!”想想王小虎中途没休息,也已经赶车快上三个时辰了,谢东同意道。

    驿站里有不少人,都是一脸风尘的样子,看着谢东的加长版马车,都是好奇不已。这家伙要不是高门大户的少爷,就是一些爆发户的败家货。

    幸好,谢东两样都不是,看着在驿站内休息的人们,谢东抱拳道:“打扰了!”

    这有礼的举动,马上获得了不少人的好感,彬彬有礼的君子啊!

    一名书生模样的青年,笑着回答道:“都是出门在外,说不上什么打扰,请吧!”

    交浅言深,寥寥几句之后,谢东和王小虎也就坐在一旁休息了。这官道上的驿站,是官府开的,跟后世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差不多,都是提供给赶路的人休息的。不过这驿站可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为了提供便利的,在这里你还可以过夜。有府兵守夜,安全xìng比在路中的旷野高得多。

    只是谢东想不到的是,这驿站里竟然也有乞丐的存在,一个蓬头垢面的瘦弱乞儿,正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正在休息吃着食物的人。

    好干净的眼睛!这是谢东看到的第一个感觉,那乞儿虽然看不清脸,但眼睛还是能从头发间看到。

    乞儿明显不是专业的乞丐,站在原地,脚步动动又停停,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

    助人为乐是哥的天分职责啊!谢东秉承大侠系统的有原则,这该出手时就出手,管它侠义值有没有。

    谢东拿出一张胡饼,走到乞儿边,笑着道:“给你!”

    乞儿愣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谢东,想不到还有人会送食物给她。

    “拿着吧!都是赶路人,吃饱了有力气就快点回家吧!”谢东相信她不是乞丐,把胡饼放到她手上,就走了回来。

    这是帮助,不是施舍!

    一滴水珠溅落地上,乞儿拿着饼转了过去。

    “兄弟真是好心肠,实在是令我等惭愧!”说话的还是那书生模样的青年,对于谢东的善举,他是很赞赏的。

    谢东摇摇头道:“人总会有落难之时,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同为大唐子民,有能力帮助的,就不应该袖手旁观!”

    正能量!我是正能量的代表!谢东心里呐喊着,脸上一副有好青年的模样。

    “惭愧!惭愧!小弟柴柒,很高兴能认识兄弟这样的人物!”书生模样的青年施礼道。

    自报姓名,算是有结交之意了,不过这名字真是,嘿嘿!谢东也拱手道:“在下谢东!”

    “谢兄可是前往长安?”柴柒问道。

    这要是有防备之意的人,肯定不会说出行程目的,但谢东也不在意,笑着回答道:“是的!柴兄肯定也是前往长安了!”

    能这样问的人,要不就是想看看是不是同路的,要不就是心怀不轨的。谢东相信这人应该是后者。

    果然,柴柒大声道:“太好了!正是路途无聊得很,不如我们结伴同行?谢兄今晚可在这里休息?”

    谢东摇头道:“不了!我们赶时间,这休息一会后就马上要继续赶路了。”

    驿站过夜虽然安全,但吵杂,谢东还是想在自己的马车里舒服点。况且这人不熟,一同赶路也不知道会不会不爽,还是拒绝为好!

    “那太可惜了!小弟还要在这等候家眷!”柴柒失望道。

    “呵呵……等到了长安,咱们再好好交流一下!”谢东有点歉疚,这家伙有点像是自来熟,是真的想和谢东交朋友的样子。

    “那好!到时我们长安见,不知兄弟在长安哪里落脚?”

    “……”

    就在谢东和柴柒细谈时,一旁的乞儿正竖起耳朵来听着,只是谢东他们都没注意到而已。

    ================

    本想早点发的!结果上不了网,年底了贼子猖獗,连电话线也不放过,昨晚三更半夜的时候割了一大段。

    各位哥们姐们,出门在外的要注意了,小心保管个人财物啊!这贼子要过肥年,就铁定会盯着肥羊的!饿极的时候,瘦点的也不放过!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