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谢府夜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在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谢东和大叔公赶了进来。

    进了城就不用急着赶路了,谢东放慢了脚步,边走边问道:“大叔公!你还好吧?”

    谢华平缓了下气息,点头道:“嗯!我没事,幸好你来得及时,要不就要给你添麻烦了!”

    谢东摇头道:“这些人的目标是我,大叔公只不过是被我连累了!”

    “东儿!这些话就不用说了,谢家的未来还是得看你的,往后凡事得小心点,这些人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谢华提醒道。

    谢东不屑道:“这些人只不过是一班跳梁小丑,天下大势已定,还想妄图起事,真是自取灭亡,大唐那么多良将强兵,随便指派一个带兵过来,就足以剿灭他们了。”

    “话虽如此,但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这些人做事不择手段,还是小心为上,千万别给他们算计了。”谢华人老了,想什么都是安稳为上,见谢东有轻视之举,连忙又劝说道。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回到家门口了。

    谢府门口,卢氏和卢晓月早已在张望等候了,一见谢东和大叔公回来,马上就迎了上去。

    谢东一看,就知道是王小虎把事告诉了母亲。

    因为大叔公也在,卢氏虽然心急,但还是先问候了长辈,才过来拉着谢东的手道:“东儿!听小虎说得吓坏我了,还好你和叔公都没事。”

    谢东笑笑道:“娘!不用担心的,孩儿的武艺不是白练的。妹子是刚回来的吧?”

    白天,卢晓月在医苑看诊,如果早就回来,她肯定呼唤自己了,想来应该也是刚到家不久。

    卢晓月点点头道:“嗯!我和柳茜姑娘刚回来,见到娘在这里等着,就陪她一起了。”

    “爹呢?”谢东想趁着这个时候,提提去长安的事。

    卢氏指指前厅,笑着道:“他见到晓月回来了,就回前厅去了,两位叔公也在。”

    “那进去吧!我们都去前厅里面说,大叔公,我们走!”

    ……….

    前厅里,听完谢东的讲述,另外两位叔公一脸愤怒。

    “这些害人的渣滓,自己不死心就算了,还想着要搭上别人,真是混账!”

    “东儿!千万别理这些人,他们都是一群为权利痴狂的可怜虫而已!”

    谢东听着点头道:“叔公!放心吧!他们不惹我就是了,如果敢再来,我一定会将他们在这里的人一网打尽。”

    谢东不是说大话,他的确是有一点线索,如果深究下去,肯定能挖出不少东西,但是没有相关的利益牵扯,还是懒得去找事。

    “总之,rì后我们谢家的人谁也不许搭理这些人,就算是拿出了当年的七宗令也无须理会。”大叔公这话主要是对两位叔公说的,谢东一家子才懒得理这些。

    提个醒总是没错的,谢东见大家暂时不开口,就站出来道:“趁着大家都在,我想说件事,再过一段时间,我打算去长安。”

    “去长安?”大叔公听了一愣,但想想就没说什么了,两外两位叔公同样也是,脸上还带有一丝愧疚的表

    谢东这一脉本来是已经在长安定居的了,但后来因为谢家的事,才来到这个小县城。现在后辈有能力,想回长安发展,除了默默支持,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卢氏听了脸sè一变,本想说话的,但又看看谢仲贤,等他开口。站在卢氏边的卢晓月,更是脸sè复杂。

    谢仲贤倒是不理会这些女人的想法,一拍大腿道:“好!过完重阳节再去吧!”

    好男儿志在四方!作为父亲的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其实就算谢东不提,再过一段时间,谢仲贤也是会提出的。老是窝在嘉兴县算什么事?学好本事了,就该出去闯!

    现在已经是七月末了,也不能太匆忙,出远门得好好准备,接下来又连着两个节气,中元节和重阳节,谢仲贤想想干脆就过了节在出去。毕竟这一出去,这到了过年是基本不可能再一起过的了。

    当着长辈们的面,卢氏并没有说什么不舍的话,也是欣慰的笑笑。

    晚饭过后,卢氏和卢晓月就来到了谢东的房间。

    “东儿!要去长安,也不早点跟娘说,还好你爹这次靠谱点,不说明天就走,要不娘可是舍不得。”卢氏埋怨道。

    想起游子吟,谢东心里一,安慰道:“娘!我就是打算提早说的,好让大家准备一下。娘,你不是很想回长安吗?儿子尽力在年底前安定下来,然后接你们去长安过年!”

    卢氏摇头道:“傻孩子!这怎么急得来,你到时出门在外,重要的是先照顾好自己,其它的慢慢来吧!娘都出来十多年了,也不急在一时!”

    “长安是京师重地,那里高门权贵多,规矩也多,到时你去了,得万事在意,切不可轻易得罪人,要谦恭有礼……”

    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只是提了一下,还有一个多月才走,卢氏就开始对谢东不断的交代一些要注意的事。

    细细唠叨了许久,卢氏看了看外面的天sè,才笑着站起来道:“好了!就先说这么多,改天想到什么,再跟你说!娘回房去了,晓月就不用送我了,我想你也有好多话要对你大哥说吧?呵呵!”

    站在房门,看着卢氏的远去。卢晓月关山门,一把抱住谢东,低声道:“大哥!我舍不得……我好难过,我好想你!”

    还没离别,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谢东一手搂着卢晓月的柳腰,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轻轻道:“妹子!你忘了无论我们相隔多远,我们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就算我去了长安,我一样可以随时跟你说话,陪你聊天的,就像我就在边一样!”

    是哦!卢晓月想想就觉得好受多了,自己还能随时和大哥聊天。

    “妹子!到时大哥去长安了,你就多花点时间教导一下那几个女孩,等到了年底的时候,我就让人过来接你们去长安,到时咱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我不在家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事,记得马上通知我!如果有大麻烦,就一家子全部取灵隐寺躲躲,那里的老和尚会照应的。”谢东觉得有些事也要交代一下,跟父母不好说,就跟卢晓月说。

    那些乱贼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搞事,万一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他们来捣乱,还是得找个可靠的人求援,碧钵老和尚算是很好的人选。当年,也就是以防万一,这事也说不准,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自己去了长安,也算了引开了注意力。

    ---------

    而灵隐寺北崖,被谢东认为是乱贼的清瘦老人,正被人扶着,两腿摇晃脚步轻浮的往木屋走。

    “竖子!竖子啊!想不到老夫晚节不保!作孽啊!”

    想起那肥村姑的黄板牙和嚎叫声,老人就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风流大半生,想不到临老要来一次如此重口味的凄惨经历。那混账的chūn/药实在是霸道无比,快六十岁的人了,竟然还来了三次。

    “恩师!怎么如此晚才回来?啊!您怎么如此憔悴?”从木屋里走出来的萧嵘,在看清清瘦老人的样子后,大惊失sè道。

    “唉……不堪回首啊!走,进屋再说!”清瘦老人悲愤道。

    入到屋中,萧惠君也在里面。

    “青玉!上茶!”

    清瘦老人摆摆手道:“免了!”一想起那肥村姑的血盆大口,老人就什么胃口都没了,连水也不想喝。

    “恩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去找谢家的人吗?”萧嵘疑惑道。

    “找是找到谢华了,但他不肯答应我。我本想请他来这小住一番,再和谢东谈的,谁知竟被他遇上了……”清瘦老人细说了一下事的经过,但中药泻火的事就略去不提了。

    萧嵘听完叹息道:“看来他对我们的观感不好啊!”

    “下!我们只是需要他做一件事而已,还是直接用他的亲人要挟他算了,想招揽几乎是不可能啊!”清瘦老人对谢东的观感极差,再也不想招揽。

    “不行!谢家的先辈对我们尽心尽忠,要是这样做,那会寒了天下人的心。此事绝对不可硬来!”萧嵘断然拒绝了。

    “那就难办了!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嘁…这么一个死sè胚有那么重要吗?”萧惠君见两人如此重视谢东,忍不住讥讽道。

    “青玉!”萧嵘瞪了她一眼。

    清瘦老人反而眼睛一亮,抚掌道:“对了!怎么忘了这个呢!好sè之徒,美人计!”

    那家伙应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yín棍,随都带着这种虎狼之药,用美人计想必效果极佳!老人想了想,又看了看萧惠君。

    “别看我……”萧惠君不由的打了个寒颤道。

    =============

    这两天的事多了点,更新少了点,明天应该会好点!请谅解!

    谢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