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极品好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前段时间的大雨过后,天空一直放晴。今天依然是艳阳高照,碧空万里。

    谢东的马车刚来到灵隐寺的门口,碧钵大师已经在等候了,真是神奇的和尚,每次来他总能在门口等着。如果真是如他所说,感应出来的,那么他的道行就深了。

    下车,谢东先是行礼,才逗笑着道:“大师!看来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你的掌握啊?”这其实不是一种什么好的感觉,忒没安全感了,老是被人算到。

    碧钵大师是老江湖了,闻弦歌知雅意,一听就明白谢东的话里含意。双手合十还了一礼后,才摇头道:“谢施主!老衲只是借助这灵隐寺的佛xìng,才能得窥一点前景,而且还要是在这地方附近发生的才行。其它的老衲就是想,也是不可得知!”

    这话说得还靠谱一点,不装神棍了。这古人的推算之术,在后世谢东就已经听闻过许多,一些强悍的人物,留下的推算之术,就更是变态了,其中以推背图最为著名。连国家气运大势都可推测得一清二楚,要推算一个小人物就更不在话下了。

    这些真真假假的传闻,谢东不想去深究,但刚开始遇到碧钵时,就是以为他懂这些很玄奥的东西。

    见碧钵大师也作解释了,谢东也不好再问下去,挥挥手,让王小虎带上了一个小盒子。

    “大师!这是晚辈的一点小小心意,实在是太感激大师上次及时援手了,要不我们可就要遭殃了。”谢东拿过小盒子,双手捧起敬重的送到碧钵面前。

    “阿尼陀佛!施主是贵人,这些小事即便老衲不出手,也不会有什么事的。这礼就不必了,施主若有心,可去佛前上柱香即可。”碧钵大师高僧自然有高僧的范儿,不可能人家一送东西,就马上接下的。

    上香就免了!谢东笑呵呵的道:“大师!这可不是什么俗物,你再看看!”

    谢东说完,就打开了盒子,一股清新的茶香味飘了出来。盒子里装的是茶叶,不过不是这个时代的劣质茶叶,而是谢东从系统那专门兑换出来的极品铁观音。这可是这个时代,你想喝也喝不到的好茶。

    sè泽砂绿、卷曲肥壮的茶条呈现在碧钵大师的眼前,这清心寡yù、吃斋念佛的老和尚,马上就心动了。

    “好茶!”碧钵大师也不是迂腐的人,只要不是金银珠玉之类的俗物就行了。看着茶叶,一手快速捻起了一根,轻轻的嗅了起来,那淡淡的香味实在怡人。

    “走!到老衲的茶室慢聊!”碧钵大师熬不住这新茶的吸引,拉起谢东就往茶室走去。

    嘿嘿!谢东暗暗得意,这大侠系统就是好,五斤装的铁观音包裹售价才五点侠义值,跟一条香烟的价钱一样。这放在后世是不可能一样的,好茶太贵了!但在这里,也不知道系统是以什么为依据定价的。不过,这不是谢东关心的问题,只要能兑换就好,想那么多干嘛呢?

    谢东为了取整数,一共兑换了十斤,送给碧钵大师的差不多有一斤左右吧!

    茶室里,闻着熟悉的香味,看着金黄sè的茶汤,谢东一饮而尽,哥品的不是茶,而是家乡的味道。

    碧钵小抿了一口,回味片刻才道:“好茶啊!谢施主,如此珍品,老衲此生无憾了!”

    “呵呵!大师喜欢就好,这茶叶也是得懂得品的人才有价值,像晚辈这种牛饮的,就是暴殄天物了!”谢东笑着道。

    “不知此茶何名?产自何地?”

    谢东神秘一笑道:“佛曰不可说!”

    “呵呵……谢施主果然有趣!”碧钵听了忍不住笑道,不过也知道谢东是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下去了。

    “大师!过一段时间,晚辈兴许就要去长安了,今rì一别或许就要很长时间才能再见了。”谢东想着既然来了,也就顺路道别吧!

    “有缘自会相见!”碧钵大师放下茶杯,笑眯眯的道。

    这老神棍在品了茶之后,又开始打佛偈了。谢东撇撇嘴道:“大师!上次悟xìng跟我说要入世修行,你怎么看?”

    碧钵大师回答道:“他回来已提起,老衲也答应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出山门。”

    “哦?为什么?”谢东疑惑道。

    “功夫未到家!老衲还得锤炼一番!时机到了,施主自然会看到他的了。”

    这个好!最好老和尚能把压箱底的功夫全部传授给悟xìng,那样就真是高手在边啊!谢东听到是这样,也就不急了,继续和碧钵闲聊了起来。

    ----------

    两个时辰后,谢东告辞,坐着马车回去。

    途中,经过上次被萧惠君偷袭的地方时,又被人拦住了。也是姓萧的,不过不是萧惠君,而是萧嵘。这个新交的朋友,正笑吟吟的站在路边看着谢东。

    “萧兄!你的大事办好了?”谢东记起上次萧嵘提过的无奈事,不由得打趣道。

    萧嵘一听就苦涩道:“谢兄!一见面就取笑我?”

    “呵呵!萧兄是专程在等我的?”谢东继续道。

    萧嵘点头惭愧道:“我还打算着去嘉兴一趟见你的,想不到你今天来了。先是要为舍妹道歉,她骄纵胡来,还刺伤了你!实在是万分抱歉!”

    “呃…这个我已惩罚她了,萧兄就不需要道歉了。况且,我那样做也有点对不起令妹!”谢东有点尴尬,自己那时抓到萧惠君,可是好好的折磨了她一番,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全部跟萧嵘说。

    萧嵘更加愧疚道:“谢兄!你言重了!你只是关了她一下,算不了什么!”

    呼…还好没说起!或许是chūn/药那些事太羞人了,萧惠君压根就不想提起。既然如此,谢东也就毫无压力了。

    “好了!大家是兄弟,也别提这些了!烟还有吗?”

    萧嵘见谢东洒脱,也就不提了,点头回答道:“还有一根!舍不得抽!”

    “给!拿好!跟你说了的,没了就去我那取!何必舍不得呢!”谢东拿出一包烟,放在萧嵘手里。

    “谢兄!你为人真诚,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现在在嘉兴,你也是远近闻名了!侠义医苑的谢大夫,医术高明,侠骨仁心,救济灾民无数!小弟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许多人传开了。”萧嵘笑着道。

    谢东嘿嘿笑道:“过奖了!都是些虚名而已!”话虽这样说,但谢东脸上却是臭得很!

    “对了!我听说当时还有乱党作乱,究竟是怎么回事?谢兄能给我说说吗?”

    “当然!说起那些乱党,我就恨得牙痒痒的,这些混蛋简直就不是人,居然想用疫病来起事,真是毫无人xìng……”谢东对那些乱党毫无好感,一说起就是往死里踩。

    萧嵘听着听着脸sè就不自然了,谢东很快就察觉到了,疑惑道:“萧兄!是否体不适?天sè也不早了,要不上马车,我们一起回嘉兴?我帮你接风!”

    “不了!我妹妹还在山上等着,改rì我再带她前去探访!谢兄先请回吧!要是误了时间,就进不了城了!”萧嵘摇头拒绝了。

    “好吧!那就改rì再会了!”谢东拱手作别,上了马车就和王小虎离去。

    萧嵘看着远去的马车,握了握手中的烟,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