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京城纨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不得不说撩yīn腿实为打架斗殴的大杀器,谢东那一脚在将要踢中时,缓了缓收了几分力。

    饶是如此,那个八尺大汉,也是吃痛得体蜷缩了起来,双手摁住下体在原地跳个不停。不过这人也算硬气,即便如此也没有喊出声来。

    仿佛听到“咔嚓”一声脆响般,那几个走下来的青年,感觉后背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太狠了!这个家伙出手怎么就那么yīn损?

    华服青年看着自己的两个伙伴,一个摁住下体在狂跳,一个鼻子给捶开了花,原本yīn沉的脸sè被气得发青。

    “打!留一口气就行了!”他也很干脆,今天这样子是肯定不能善了的了,想要在兄弟们心里保住声望,就必须把这个不怕死的小子给狠狠的教训一顿。

    虽然有些顾忌谢东那yīn损的手段,但那些青年看着两个兄弟被打,也早已气愤不已,一听华服青年这样说,立马就围过来动手了。

    还真是肆无忌惮啊!这些长安来的家伙以为没人认识他们,或者是有恃无恐的,竟然真敢在这里群殴,他们都忘记自己的份了吗?士兵啊!

    谢东看着华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戏弄,也不顾忌什么,打就打呗!又不是老子有错在先,等会就算县衙的人来了,也不须害怕什么!但看着后面的两女,还有忧心的掌柜,谢东不屑道:“打就打,有胆子就出来打,在这里面毁了人家的饭碗,多没意思!”

    哥虽然邪恶,但永远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谢东也不顾他们,径直往门外走去。

    尼玛啊!几个青年想破口大骂,打架还要挑地方?在长安还有些要顾忌的,在这么一个乡下地方,瞎担心什么?

    男人打架,女人靠边站。

    柳茜看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跟了出去,本想也跟着去的,她对自己的武力值还是颇有信心的。但刚想动,就被萧媚拉住了。

    “表姐!不用担心的,我看他们都不是谢公子的对手。你忘了那天那么多黑衣人也讨不了好吗?这几个纨绔子弟算不了什么的!”

    在萧媚劝阻柳茜时,外面已经打了起来。

    谢东一开始只是格挡,心想这先出手的肯定是错的,先做做样子,后面再反击,就算是正当防卫了。大唐不知道有没有关于正当防卫合法合理的条文,但想来就算没有,也有类似的判断规范。

    除了两个被打伤的,还有五个人围着谢东打。这好事之徒一看到,马上就宣扬了开去,短短的一会儿,酒楼的四周已经围了很多人。

    “看!那不是谢公子吗?那些家伙是什么人?面生得很,不会是乱党吧?”

    “嘁…看样子就知道是外乡人了,居然敢来这里欺负我们的人,大伙说该怎么办?”

    “王二哥,你又想搞事了,早就有人去县衙通报了,我们看着就好,别让他们跑了!”

    “哇…谢公子真是勇猛啊!以一敌五好像还是招架有余。”

    ……

    华服青年看着周边的人越来越多了,心里急了起来,真是蠢啊!竟然当街斗殴!我这是犯了什么病?

    “兄弟们!赶紧再来两下就撤了,要不等会得麻烦。”

    万一这里的县令上书朝廷,那他们几个就得倒霉了。况且最重要的是萧瑀在这,那老头出名的死脾气,犯在他手里绝对兜不过去。

    呵呵!谢东心里暗笑,急了吗?你们想走,但老子不愿意了,挡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还击了。不过,刚才看他们的出手都很有分寸,并没有往要害处下死手,谢东也不好做得太狠,只是施展法缠着他们。

    如果说刚才青年的脸sè气得发青的,那么现在就是急得通红了。娘咧!再不走,今天就得栽了,难得出长安一趟,偷腥不成反惹一sāo!这家伙手也太好了吧?五个剽悍的翊卫都拿他没办法,而且还是游刃有余。

    “我说兄弟,今天的事咱们就揭过了,你放我们走吧!”华服青年终于忍不住,无奈的说出了一句话。

    这家伙有点意思!谢东忍不住笑了,能这么爽快认栽的人,xìng格应该不会太差。自己早晚也是得去长安的,能就此了结也算不错。没人喜欢麻烦,谢东也不希望到时一到长安,就有仇人找自己算账。

    “那喝酒不?小弟做东……”谢东一边说一边退后了两步。

    “哦?有意思!好!我二楼的雅间还在,咱们走!非得把你喝趴下才行!”华服青年愣了一下,又大笑道。

    本来还想着这样有点冒昧的谢东,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一起往酒楼走去。

    都经常看到电视上演,不打不相识的把戏,谢东来到大唐,也想着试试,想不到这大唐的爷们,还真是有气度,一拍即合了。

    华服青年来到两个受伤的人面前,拉了拉笑着道:“走!上去,咱们用酒把他干趴下,娘的!小chūn!你的蛋没事吧?”

    谢东有点不好意思了,还好刚才收了点力,要不这下子还真不好和解。

    “兄弟,要不我让你踹回一脚吧?”谢东假惺惺的道。

    “嘁…咱们都是京都来的纯爷们,既然冲哥都说上酒桌了,那咱也就不计较这些了。还好没碎……要不我爹铁定得收拾你!”

    尼玛!长安的男人真的这么爷们吗?谢东有点不相信,就连那个鼻子开花的哥们,也摆摆手大喝道:“今天不把你灌得吐血,就别想走。”

    一行人就在掌柜和两女目瞪口呆的表下,勾肩搭背的走了上去。

    这也变得太快了吧?刚才还在要喊打喊杀的,现在凑一起去喝酒了?柳茜和萧媚真的不懂了,这些男人都是怎么搞的。

    谢东边上去变对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先回去。

    这个小动作还是让华服青年发现了,他笑笑道:“兄弟!这两个小娘都是你的相好?”

    谢东怪笑道:“兄弟!话说回来,今天应该是你们要请我喝酒的,刚刚我算救了你们啊!你知道那女孩是什么人不?”

    “什么人?”华服青年不以为意道,这嘉兴县有什么人惹不起的,在长安里一些名媛贵女,还不是照样调戏!

    “嘿嘿!我知道你们是长安来的,萧瑀萧老爷子知道吧?那是他的亲孙女!”

    “嘶……”华服青年抽了一口子凉气,好险啊!这趟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接萧老爷子回去,这还没回程,就先调戏人家孙女?要是让那老家伙知道,回京不死也脱层皮!

    另外几个人也吓到了,这不是说笑吧?

    “小鲁!你这个混蛋说是什么的江南水乡女子?还祠堂保证?要不要这兄弟给来一脚?”进到雅间,华服青年瞪着鼻子开花的青年道。

    “冲哥……算我瞎了!”

    “差点就完了,老子也是有妇之夫了,要是被萧老爷子知道我这样,只要轻轻的报告一下,那回去陛下就得把我毙了。”

    “……”

    谢东在偷笑,这帮混蛋貌似很搞。

    “兄弟!这次真得谢谢你了,那两个混蛋你打得好,我什么怨气都没了!哈!我叫长孙冲,你呢?”

    长孙?不会是长孙无忌那个长孙家吧?谢东听了一愣,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历史上那那个强人长孙无忌的子孙啊?说是姓程那还差不多!

    “呃…我叫谢东!你真姓长孙?不是姓程?”谢东说出后,又觉得自己太直了,解释道:“我的意思是……”

    还没说完,旁边的那几个青年全部都大笑了起来。

    长孙冲一手拿起大碗,猛喝一口悲愤道:“又一个……为什么?难道老子就那么像程老匹夫吗?谢兄,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去过长安?听到这些风言风语!”

    哈哈!看来不是自己第一个这么认为的,谢东没搭理长孙冲的问话,自个笑着拿起酒碗喝了起来。

    看着一桌子人都在坏笑,长孙冲猛的捧起酒瓶大喝道:“老子长孙冲,老爹是长孙无忌,懂了不?一群混蛋!”

    咳咳……谢东呛到了,这货还真是长孙无忌的儿子?怎么看怎么不像,一点气质风度也没有,压根就不像长孙家出来的人。

    当然,这也是谢东凭借自己后世对长孙无忌的一些了解,做出的一些猜测,没见过真人之前,实在是不好说。说不定长孙无忌也没什么特别的!

    “冲哥!你不是喜欢我们叫你少将军吗?我看你干脆认那老匹夫为义父算了,那样说不定你还能出征玩玩去!”

    “滚!你是真痴还是假傻?老子这个心愿是没办法实现的了,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况!唉……不说这烦心事!谢兄弟,来!咱们干了!”长孙冲有点郁闷,就拉谢东灌了起来。

    烦心事每个人都是有的,谢东也不问,拿起酒就和长孙冲对饮了起来。来到大唐,还是第一次喝酒,怎么也得过把瘾,这都多久没喝酒了?

    这酒家上的不知道是什么酒,还有着一股药材味,谢东估计是一些药酒,例如后世的什么三鞭酒之类的。不过度数太低了,谢东喝着不顶事,几大碗下去,脸sè也没变。

    好家伙!长孙冲看着谢东像喝白水般,猛的大喊道:“店家!来烈酒,不烈的别上!”

    一会儿过后,觥筹交错,杯盘狼藉,所有人都已酒意上涌,醉眼朦胧。

    “店家!赶紧上文房四宝,老子要画画!”

    “谢兄!为了庆祝我们今rì相识,你也来画一幅吧!哈哈……我们都是文雅人,以画会友那是多么的有意境啊!”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