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医苑开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感谢ariesjb同学的打赏,第一个打赏啊!十分谢谢!看着好开心!

    同时也感谢昨天给提建议的各位同学,新书有不周到之处,请不要客气,提吧!我会认真看,并且考虑的!

    ------

    七月初七,天气晴朗。

    赶时赶工一个多月,医苑终于顺利落成。吉时未到,医苑的大门还关着,但外面已经围了很多看闹的百姓。

    医苑大门外,一块木牌立在旁边,上面写明了医苑行医的简单事项。

    一、医苑主要对妇女、儿童开放,成年男xìng一概只在每月初一、十五接诊;

    二、秉着济世安民之心,医苑的前院,部分百姓可接受义诊;

    三、医苑后院提供会员服务,可接受预约,一对一专诊;

    四、本医苑的大夫,一概不外出看诊,凡求医者必须上门;

    五、本医苑设有急诊,急诊优先。

    这五项说明,可是引发了不少的议论。

    “主要医治妇孺?还只是定期对男人们开诊,这算什么医苑啊?”

    “是啊!感觉怪怪的……”

    “嘁……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又不是不治你,只是让那些弱小的妇孺优先而已,有什么问题,男子汉大丈夫的,连几天也熬不过吗?就算熬不过,不是有急诊吗?”

    “呃……”

    ------

    “那个义诊是什么意思?”

    “我听说是不要钱的意思,就是给你看了,还送药,并且不收钱。”

    “还有这么好的事?是全部人都可以吗?”

    “当然不是,只是家中贫穷,生活甚为困难的人才可以。”

    “那我装穷去,他怎么会知道?”

    “这几个钱你好意思跟别人抢吗?都是嘉兴人,总有人认识的,到时大夫一个生气,给你掺点巴豆,那就爽了。”

    “哈哈……开玩笑的…谁会在乎这几个钱呢!”

    ------

    “会员是什么东西?这谢少爷弄的玩意新鲜的。”

    “听说就是尊贵客人的意思,可以跟这里大夫约好时间,专门在后院看诊。”

    “这后院前院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是有区别的,这有份、有地位、有钱的人,总不能跟我们这些泥腿子混在前院吧?

    “好像也是哦!谢少爷想得还真是周到。”

    ------

    “这大夫都不外出看诊,那些不方便走动的人得多麻烦啊?”

    “你是没进这医苑里面看过,我早先还在装修时就进去看了一下,里面是有很多铺的,听说后院那还有单独的房间呢!你有什么不方便的,直接让家人抬来,就在医苑住下,等好了再走不就行了?”

    “这不是搞得跟客栈似的?”

    “这实在是太周到了,谢公子的脑子是怎么想到的?”

    -------

    “急诊?怎么才能算急诊?”

    “要紧急的诊治,当然是生命垂危,或者是什么急发病症之类的。”

    “那我普通病痛挂个急诊,不是可以优先治疗吗?”

    “那是不可以的,听说这样的人,医苑是永远拒绝诊治的。”

    “嘁…大夫多的是,他不治还有其它的呢!”

    “兄弟,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万一有些病其他大夫治不了呢?我听说谢少爷的医术可是很高明的,轻易还是不要开罪为好。”

    -------

    这五项简单事项,讨论的人三三两两的,一下子就传了开去。一些不识字的人,也知道了上面的意思,对这表明诊治事项的医苑,还是第一次看见,新奇又有些怪异,很吸引八卦群众的注意力。

    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是谢东安排的托,在帮忙宣传着理念和解释医苑的规则。

    “开门了,开门了!”

    医苑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了,外面拥挤的人群,正想蜂拥而入时,门里面一下子出来了十八个武僧,联手顶住了人流。

    正当人们有所不满时,一声响亮的佛号响起,“阿尼陀佛”。

    碧钵大师披袈裟,手持禅杖,闪亮的出场了。

    “吉时已到!响炮!”

    “哇!那是灵隐寺的方丈大师啊!”

    “谢公子真厉害,连方丈也能请来镇门!”

    ……

    随着鞭炮的响过,碧钵大师一挥手,大声道:“开门大吉!”

    医苑大门大开,十八武僧也闪出了一边,作出了请的手势,让观礼的人进去。

    有碧钵大师和十八武僧在一旁,人们自觉了很多,都是慢慢的进去,不再挤着推着要抢先进去。大师的镇门功效还是不容小觑的,嘉兴一带信佛的百姓,谁不尊重他?

    医苑里面的空地很大,这么一群人进去,也只是石落大海。前院的面积原有十五亩左右,在建造了三栋房舍后,中间的空地大约还有四亩左右,这一下子进来的人也就一百人左右。

    在医苑大堂前面搭好的一个不到一米高的小舞台上,现在正和父亲、萧瑀、柳公权、李方县令等人,一字并列的站在上面,看着走进来的人。

    “贤侄!来的人还真不少啊!我这几个老骨头都还要被你拉过来卖弄,你打算该怎么酬谢我们?”萧瑀似笑非笑的道,本以为就是过来看看,放个炮竹,祝贺一下就完事了,想不到谢东还整了这么一出。

    这宰相就是不同,一看况马上就知道谢东的小心思了。谢东笑嘻嘻地道:“萧爷爷!我也没有想到的,只是临场发挥,临时起兴而已。”

    “呵呵……老夫也不跟你计较,但你一会不许说出我的份。”萧瑀提出了要求。

    “这个可以!”谢东马上拍口应下了,早有准备了。

    进来的人群,见大堂前这个小台子上,站了一排人,马上就靠拢了过来,当然也还有些跑去参观房舍。

    “咦…那是李县令,还有柳员外、张员外、高员外……”

    “哇!这城里的士绅好像都在啊!这架势真大!”

    “那个站在最中间的老人是谁?好有气势啊!”

    …….

    就在这些议论的时候,房舍两边萧瑀的侍卫也客串了一把保安,把散乱的人全部“劝”回了空地上。

    司仪碧钵大师再度亮相,在一个招牌式的佛号后,台下的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谢东听了,看着这效果,有点怀疑这老和尚会“狮子吼”之类的音波功。得空时,可得挖挖他的功夫,往rì真是疏忽了。

    “上横匾!”随着话语的落下,两名武僧抬着一块长方形的横匾上来,横匾上只是贴了一张红纸,还没有题字。

    在小舞台上,把横匾放好在桌子上后,碧钵大师又高声道:“请来自京都长安的萧老爷子,为医苑题名!”

    萧瑀看了谢东一眼,这小子高明啊!只说是京都来的,但连李方县令都得靠后的人,份就值得猜测了,而他又并没有明说自己的份,但这题字题名的,要不要落款呢?

    谢东见萧瑀望过来,只是谦恭地行礼,态度十分的端正。

    罢了,看在那“大九九”口诀的份上,萧瑀决定还是写了,想了想就道:“这济世安民,必须保持一颗侠义心肠。就叫‘侠义医苑’吧!”

    见萧瑀肯题名,谢东可是乐开花了,有这么一位京都权贵的字压在门口,那些个不长眼的敢仗势欺人啊?在这嘉兴还没有胆子那么肥的人。这开张不上横匾也就是为了这个,至于名字叫什么,反而都不重要了。

    看着萧瑀挥笔写下“侠义医苑”四个大字,并在上面还落款了,谢东马上上前感谢道:“萧爷爷,真是万分感谢,这墨宝太珍贵了。”

    萧瑀没好气道:“你这混小子,别装模作样的了,老夫这才知道你鬼主意还真不少。”

    谢东干笑几声,这真没什么鬼主意了,就还有一个演讲发言,我都不好意思叫你了,让给了李方县令。

    李方县令对谢东是佩服了,这是怎么想到请萧瑀大人题名题字的呢?还是在这个众目睽睽的况下!在这个年代,争霸借大势的会有,但这种小医苑也找人借势,就几乎是没有了。

    整个开业仪式,其实没谢东什么事,只是亮亮相而已,整个过程都是一些镇得住场面的人出来表演。

    在李方县令的一番激演说之后,谢仲贤就带着这班子嘉宾去参观医苑了,台下的人们也各自去观看了。人虽多,但没什么人敢闹事的,武僧在、侍卫在、县令也在!

    谢东还在台上,见开业顺利完成,也松了一口气。这时,碧钵大师走了过来,他并没有跟着去参观院舍。

    “谢施主!你看这新鲜花样,我可是帮你完成了,难道你不打算请老衲喝杯清茶吗?我这喉咙可是干涩无比了。”碧钵大师笑笑道。

    谢东心好,爽快道:“走!我们去后院凉亭喝茶,今天实在是辛苦大师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往后院走去,其它的事有父亲在安排着,谢东也不用cāo心,对于接待那一班士绅,他确实不在行,招待这老和尚就简单多了。

    就在快要到凉亭时,一声喝传来:“小贼!受死!”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