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恶魔谢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等谢东和卢晓月把药材商送来的药材全部清点好,已经是午时过后了。

    谢东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而卢晓月或许是和谢东一起干活,很高兴来劲,并没有察觉,还在看着药柜,想着要怎么摆。

    谢东拍了拍卢晓月道:“妹子!你饿了没有?哥可是快饿扁了。”

    卢晓月听了掩嘴笑道:“大哥,那我们回去吃饭吧?”

    谢东摇摇头道:“我懒得跑了,你让小虎送你回去,带点饭菜过来和我一起吃,下午还要把这些药材放置好呢!”

    “啊!那姑娘……”卢晓月想起里房间里的红裙女子,昨晚到现在,应该是没吃晚饭和早饭,估计快饿惨了。

    谢东摆摆手道:“别管她!去吧,我在后院里等你。”

    卢晓月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大哥!还是别教训她了,看着她可怜的……”

    “妹子,你真是好心肠。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带多点饭菜,等会喂她吃点。”谢东摸了摸卢晓月的脸道。

    卢晓月见谢东肯听自己的意见,心里很高兴,侧了侧脸靠着谢东的手,开心道:“那我去去就回。”

    看着卢晓月走出去了,谢东也转往后苑走去。

    房间里,红裙女子蜷缩在上,双目无神,憔悴不已,在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后,顿时觉得人生一片黑暗,那个与少年英侠双宿双飞、浪迹天涯的梦,一下子就被击得支离破碎。

    如果现在可以,她想马上死去,这人生最难堪的事,从最晚开始就让她遇上了,而且以后可能还有更加可怕的事在等着。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谢东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你……你这个恶贼,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红裙女子见到进来的是谢东,马上就开始大骂,但声音早已沙哑不清。

    谢东拿过一张凳子,走到边放好坐下,无视红裙女子的憎恨,笑吟吟地道:“小娘们!现在爽了吧?啧…啧……这上怎么还有水迹?”

    谢东说着,还拿手指去沾了沾。

    红裙女子羞恨交加,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副恨不得将谢东生吞活噬的样子。

    “认识那么久,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呢?说来听听?”谢东把手指在红裙女子上擦了擦,又继续问道。

    “别妄想了,本姑娘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的。”红裙女子想到了杀伤xìng的武器,狠狠地向谢东吐了一口飞沫。

    谢东看着衣服上的吐沫,脸sèyīn沉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了!很好,老子就看看你能有多硬气,在这嘉兴县,还没有什么事是我谢东不敢做的。等会,哥会找十几个农夫来好好伺候你的。嘿嘿……”

    谢东如此装腔作势,自己也有点发毛,这到底还是为了恐吓一下这女子,如果又被系统给定义为邪恶行为,那不就亏大了?

    虽然谢东很想做一些禽兽的行为,但是在侠义值还是负数的时候,他不敢。万一系统抽风了,一下子扣一千,那以后就不用混了。因此,对于这女人,他还是只能捉弄一下而已,至于其它的,很想但不能做。

    不过,片刻过后,大侠系统没有任何jǐng告,天道GM也没有出来主持正义,那么就证明这样的行为还是可行的。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看来红裙女子的乖张xìng格,是得不到良善这个评语的。不是良善就是邪恶,邪恶就是人人得而诛之,谢东的胆子也大了一点,但是还是要慢慢的来,不知道系统的底线在哪里。

    被谢东邪恶的言语,吓得半响没说话的红裙女子,见谢东就yù往外走,连忙大呼道:“不……你这个恶贼,你给我回来,我说我说了。”

    一想到十几个还带着粪土味的农夫,红裙女子瞬间就崩溃了。一个晚上的折磨,已经令她的心智极为脆弱了。

    谢东停住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红裙女子,见她已经泪流满脸,也不安慰而是不耐烦的道:“还不赶紧说,等会老子再问你问题,敢叽歪一下,就不用说了。”

    红裙女子不敢看谢东,哭咽着道:“萧惠君,我叫萧惠君。”

    谢东又走回凳子那坐下,赞许道:“这样才对嘛!那萧嵘叫你青玉是什么意思?”

    “那是我的小名。”萧惠君心中痛恨无比,但表面上再也不敢有忤逆之意。

    “昨天为什么要刺杀我?”

    “我没想过要杀你,只是想……只是想教训你一下,让你拒绝我去你家,好了结大哥当时的提议。我不能不听大哥的,只能这样做了。求求你,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放了我吧!”萧惠君软语哀求道,只要此处逃脱,来rì必定再狠狠的报复。

    “哦!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你不愿意来,你不来就是了,何必要这样呢?我又不会去你过来。上次你打破我的头,萧嵘兄给了一颗救命丹药赔罪,也就算了。这次你又对我下手,还拿剑刺我,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谢东翘起腿摇头道。

    “我也有丹药,就在我住的地方,只要你把我放了,我马上给你送过来。”萧惠君见谢东有点松口,连忙道。

    谢东笑笑道:“我要那么多丹药干嘛?你姿sè子皆是上上之选,本医苑刚好欠缺一个镇苑之花,你就在这里干上三年,三年之后你想去哪里都行。”

    “不……”萧惠君见谢东又扯回到这里了,失声道。

    “放心!到时那些都是达官贵人,或者江湖豪侠,不会让你觉得低的。”谢东善意劝解道。

    “那样我宁愿死……”

    “死可不是一件好事,吐蕃和契丹的勇士,近来特别喜好美丽的女体,只要把你稍作护理,做chéng rén偶,嘿嘿……”

    “你是个魔鬼……”萧惠君惊恐道,想不到连死也不得安宁,大唐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恶魔出现了。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个恶魔?

    多了一千多年的见识,还没用在正途上,就用来如此下三滥的恐吓女人,谢东实在是有点惭愧,不过效果是显著的,萧惠君那决然的死志已经没有了。

    “张嘴,把这些吞下去,我给你松绑。”谢东沾了点药粉,对萧惠君道。这种姿势长期绑着,万一造成筋脉损伤就不好了。

    一见这药粉,萧惠君就脸sè更白了,这些难道又是chūn/药?嘴巴也紧紧地闭了起来,昨晚的不堪,可不想再重复了。

    “嗯?看来你是不听话的了。”谢东声调提高了,很不满地道,脚也动了动,作势就要起来。

    “不!”萧惠君闭目流泪,认命的张开了口。人为刀俎,我为鱼。在这样的一个魔鬼面前,稍有忤逆,就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后果发生。还是虚伪与蛇,等待时机逃脱吧!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谢东把药粉送进了萧惠君的嘴,看着她咽下有一会了,才开始解开她上的布条。

    萧惠君手脚一松开,马上就开始整理起衣裙来,这狼狈的样子,令她羞愧了好久,特别是在一个恶魔般的男人注视下,觉得分外不舒服。

    谢东没有再吓唬她,只是坐在边看着,等她整理好了,才坏笑道:“我这新单,你打算怎么办?”说完,还指了指那些痕迹。

    萧惠君羞不堪言,拉过上的被子就盖着自己还有那些痕迹。

    谢东呵呵笑道:“哥也不是特别坏的人,只要你听话,安安分分的,不要忤逆我的意思,我会考虑一下,晚点才让你待客的。”

    “我能不能做其它的,我不想……”萧惠君嗫嗫嚅嚅的道。

    “看表现吧!如果你侍候得我开心,说不定我就舍不得让你去做其它的了。毕竟,我跟你大哥还是朋友。”谢东想了想,勉为其难的道。

    萧惠君心里暗骂,真是朋友,你会这样对他妹妹?但也从此知道了谢东的意思,就是要么你选择一个,要么你就像那些娼jì一样。

    萧惠君没有答话,但心里已作出了决定,只要还有机会,就不能放弃,自己是什么份的人啊?如果做了那些事,就算死了也无颜见父亲母亲。

    又过了一会,卢晓月提着一个小篮子回来了。

    刚进房门,谢东就向她眨眨眼,并走到她那里,笑眯眯地道:“乖晓月!你回来了,走,咱们到外面吃去。”

    “那这位姑娘呢?”

    “你随意留点饭菜给她就行了,不要让她影响我们。”谢东不以为意道。

    卢晓月虽然不知道大哥在搞什么把戏,但也不敢多言破坏,就从篮子里取了一部分食物出来,就跟着谢东出去了。

    门再度被锁上,萧惠君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发呆。

    这女孩的姿sè还不如我,都可以得到他的如此疼,我一定会有机会的。只要逃脱了,那么今rì之辱,必定十倍还之。

    “啊……”一阵熟悉的怪异感觉又从心底涌起,萧惠君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个sè胚混蛋,竟然真的还是用chūn/药。

    这不怪谢东的,其实他也很想给萧惠君吃什么十香软筋散的,最好就是武功全失的那种,但奈何没有啊!上的存货,就是上次采花贼留下的那几小瓶,除了chūn/药就是迷/药。而谢东个人感方面,还是倾向前面那种,吃一点点子,又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萧惠君觉得刚积蓄到的那一点点力气,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上那种可耻的感觉又来了,只是没有昨晚的那么厉害。

    片刻,低低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

    这姑娘真惨……我有罪!我忏悔!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