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医苑藏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在小虎的抚下,受惊的马匹又开始正常的工作了,马车在咕噜噜的往家里赶。

    “小虎!直接去基地,先不要回家。”谢东想了想道。

    王小虎不解道:“基地是哪里?为什么不回家呢?”

    谢东回答道:“就是医苑那,我住的地方,以后就叫做基地,懂不?这女魔头可不能带回家,万一到时她凶xìng大发,伤了家人怎么办?”

    “也是!不过好好的医苑,为什么要叫基地呢?”王小虎真是不懂。

    这个谢东也懒得解释,又道:“到时直接回后院那,我先躺会,到了喊我。”说完,就一头枕在了女子的上,舒服的拱了拱。

    王小虎应了一声,就开始专心的赶车了。

    ……

    医苑分成两部分,上面的宅子是已经完工的了,还在装修的只是下面的部分。

    医苑是梯形田的结构,上面的宅子不单是可以从内部,通过正面的阶梯上去,还可以从旁边修建的斜坡驰道,驱车直达宅子内部。

    这驰道是谢东顾及高级病人的**而设计的,后面宅子的顾客群是定位在官绅一类,这些人好面子注重**,这看病也得做得隐秘一点才好。这马车全程直达的,就减少了他们的许多顾虑。

    有了谢东的交代,王小虎驾着马车,来到医苑门口也不停下,直接就往后面的宅子赶。

    天sè已经不早,医苑里的工人,都在收拾工具,准备回家了。对于谢东的到来,也没有感到奇怪,这临近完工的时候,谢东都是天天过来视察的。

    “东哥!到了!”王小虎在马车外呼唤道。

    “嗯!”谢东应了声,抱着还在昏迷的红裙女子走了下来,对王小虎道:“你在这里等着吧!我进去把她安置好就出来。”

    宅子的最里层是谢东居住的地方,那里是最先完工,从里及外的施工,可保证已装修好的部分,不受影响。

    来到自己的大卧室,谢东把红裙女子扔在上,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绑得好不好,最后还是不放心,又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瓶子,混合了点粉末塞进她的嘴里,确定她咽下了,又拿一条布条勒住她的嘴巴,才走出去。

    临走之时,谢东邪恶的回望了一眼,要不是天太晚了,一会城门得关,今天就得把你好好捉弄一番。哥一路的好心,在回来时给你破坏了,也得发泄发泄啊!

    锁好门,谢东就和王小虎回家去了。

    ……

    回到家中,谢东的模样,顿时让卢氏和卢晓月大为心疼,连忙给他上药。

    谢东没有仔细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回家的路上,遇上了强盗,激斗了一番,终于把他们赶跑,自己和小虎也没有什么大碍。

    这个也是回来时和王小虎说好的,不能把事说出去,这样对那小娘不好。假如大家都知道了,这么凶残的女人,以后还会有人要吗?当然,这些只是糊弄王小虎的,谢东的龌龊心思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晚上,卢晓月来伺候谢东洗澡,这受伤了也不搞什么特别动作。

    谢东坐在浴桶里,闭着眼舒服的享受着,柔软的小手在轻轻的擦拭着体,真爽!

    “妹子!明天跟哥去一趟医苑,有点事要你帮忙的。”谢东想了想道。

    卢晓月高兴道:“好啊!是什么事呢?”

    谢东为了更好的捉弄红裙女子,就想着找个帮凶,王小虎显然是不合适的,那么人选就只有这个最贴心的卢晓月了。

    谢东说了一下回来时发生的事,嘱咐道:“妹子!这个可是秘密,你不能让娘知道哦!除了小虎一起去的知道,我就只告诉你了。”

    卢晓月心里窃喜,大哥一定是觉得我亲近才跟我说这些的,于是,连带着手上也更卖力了。

    “大哥!那你把那女人抓回来了,打算怎么办?他哥哥跟你是好朋友,你也不好责怪处罚她啊!”

    “嘿嘿……她xìng子那么坏,她哥就是要我好好调教…教育她,妹子!明天我们去了,你就这样……”

    “啊!大哥!这样会不会太坏了?”卢晓月忍不住摁住小嘴道。

    谢东指了指伤口道:“不会!你想一下,大哥差点给她用剑捅死啊!”

    看着谢东的伤口,卢晓月很快就点头道:“嗯!我听大哥的!”

    哇哈哈……妹子下水了,这只是第一步而已!谢东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

    ------

    就在谢东想着怎么去捉弄红裙女子时,在医苑的红裙女子也醒了过来。

    “嗯……啊……”

    嘴巴被布条勒住,绑在脑后,只能发出吱唔的低叫声,想大喊也是不可能的。手脚还是反绑串在背后,动弹只能靠腰在挪动,而最要命的是不知道吃了什么,一点力气也没有,体还发得厉害,一些敏感部位也瘙痒不堪。

    红裙女子极为不安的打量着屋内的一切,自己是给那个小贼捉住了。借着微弱的光线,明白这里应该是一个卧室,难道这是那个小贼的卧室?这里是他的

    红裙女子很快就想到了极为可怕的一件事,脸sè瞬间惨白,体拼命的挪动着,想要逃离。但这一切都是枉然,已经是软骨头的她,在上磨蹭了几下,就动弹不得了,反而心里一股yù火腾了上来。

    天啊!今天只是大哥离去了,自己心里郁闷,出来走走的。遇上这小贼,也就是想揍他一顿,吓吓他,让他不欢迎自己去他家里住,这样对大哥也好说话了。谁知……他竟然如此无耻,竟然用药,还把自己掳来了。大哥!你看错人了,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è胚混蛋。

    感觉体的无力、瘙痒和yù火,红裙女子知道自己肯定被喂了江湖传闻的“chūn/药”,这些看似很遥远的东西,竟被自己遇上了。

    很想大喊“救命”,但在还有理智之前,红裙女子知道这是白搭,这里显然是那小贼的家,怎么可能会人来救自己。就算想喊也喊不出什么声音来。

    小贼等我逃脱,定然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女子心中不断恨恨地诅咒着,但很快就被药效冲击得神智迷失,鼻喷粗气,低吟不断,晶莹的口水也从嘴角不断溢出,两条大腿在不断的摩擦着……

    ------

    次rì,谢东带着卢晓月来到了医苑。

    谢东并不清楚房间内的景,只是在门口鼓励地看了卢晓月一眼,示意她赶紧进去。

    卢晓月其实有点忐忑,生平第一次做坏事,但看了看谢东,又想起他受的伤,心里一横,就打开门走了进去。

    开门声把上的红裙女子惊醒了,紧张地看着门口,见进来的是一名女子,才放松了一点,但很快又要羞得无地自容了。

    天sè已大亮,可以清楚的看见上的两片水迹,一片是在女子的头部,一片是在女子的下处。昨晚也不知摩擦了多久,下的裙子已经邹巴巴的。

    卢晓月目瞪口呆的看着上的一切,真是想不到!谢东并没跟她说女子的况,只是以为就是绑着扔在房里。

    看着女子头发散乱,眼睛泛红,嘴巴及手脚都被绑着,还有上的水迹,令卢晓月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红裙女子见刚进来的卢晓月这样看着她,真是羞愧yù死,嘴巴吱唔了两声,体又动了动。

    卢晓月回神,把勒住红裙女子口的布条给取了下来,柔声道:“这位姐姐你还好吧?”

    红裙女子一听就忍不住低泣了起来,沙哑着声音道:“妹子!求求你,放我走!”

    卢晓月有点不忍,但还是道:“这是不可能的,进来这里的姑娘,都是逃不出去的。”

    “什么?”红裙女子有点愣了,急问道:“这里不是谢东那小贼的家吗?”

    卢晓月摇头道:“这里是谢家医苑,不是主人的家。”

    “主人?医苑?你是他的婢女吗?”红裙女子想搞清楚状况。

    卢晓月犹豫了片刻,哀叹道:“如果是婢女那还好一点,但我们只是一具玩物而已,等医苑开业了,是要见客的!”

    “……见客……”红裙女子听了犹如雷击,定定地看着卢晓月道:“这是医苑,还是jì院?”

    卢晓月无奈道:“这只是医苑的附加服务,专门用来对待一些高官贵人的。姐姐,你也是逃不掉的。等主人回来,把你调教好,你就得去做事了,现在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不……”红裙女子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

    卢晓月感觉自己演不下去了,连忙快步走了出去。

    门外,谢东听见女子绝望的叫声,知道卢晓月是把交代的事给做好了。

    卢晓月走出来,看着谢东不忍道:“大哥!我们是不是太坏了,这样子可能会吓坏她的。”

    谢东摇摇头道:“她xìng子那么狠,不把她给磨平了,rì后终是个麻烦,我不喜欢收留一个古里古怪,没事就拿别人出气的女人。”

    “大哥!其实她蛮漂亮的,你这么折磨她,不心疼吗?”

    “呵呵!她又不是我的乖晓月,我怎么会心疼呢?走,我们去收药材了,暂时也不用给她送饭菜了,先饿着吧!”

    “大哥……你以后不会这样对我吧?我有点害怕!”

    “啵……亲一个!放心了吧!哥一辈子都会疼着你的。”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