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细胞学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两个女人坐了下来,谢东仔细看了看柳茜,发现她脸上的红斑还有斑痕,已经全部没有了,洁白如玉的还带着一层健康的光泽。

    柳茜发现谢东正在看她,那灼灼的目光,让她的心发烫,又想起那天的形,忍不住就羞涩的低下了头。

    萧姑娘见表姐如此,就笑着道:“谢公子!这次我们是专门过来感谢你的,表姐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呵!那就好!”谢东也开心道:“刚才我看了一下柳茜妹子,肤sè光泽不错,想来是恢复得好的。不过也不是全靠我,后面两天想来也辛苦萧姑娘了。”

    这话一说出,柳茜的头垂得更低了,萧姑娘也脸泛红晕,想来这两天的经历应该是无比难忘刺激的了。

    谢东心里邪恶的笑了,有意无意的看了一下萧姑娘的手。

    萧姑娘如遭蛇噬般,两只嫩白如雪藕的手猛的往后缩了缩,视线也转移了,看向房中的书籍。

    真是敏感啊!谢东暗暗好笑,你逃了,但还有一个呢!哥要调戏你们,你们是跑不掉的!光辉的大夫形象又排上用场了,谢东细细问道:“柳茜妹子!虽然看上去你是没问题了,但我还是要了解一下,你们后两天的医治况,万一有错也方便及时补救。”

    “嗯……”柳茜微不可察的应了声。

    “咳咳!”谢东清清喉咙缓缓问道:“后面本应还要做两次推拿摸的,你们有没有按要求全部做好了?”

    “做多了会不会有问题?”柳茜羞答答的沉默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多了?”谢东惊讶的看向萧姑娘,好像很不解的样子。

    萧姑娘眼看着谢东就要纠缠上了这个话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回眸瞪了一眼谢东,似笑非笑的道:“我听说柳爷爷在想着什么时候请谢公子你过府一聚呢!”

    呃……这个有点霸气,调戏不得!谢东马上犹如自言自语般道:“这个多了也是没事的,萧姑娘平时没事可以对自己用用,或者继续帮柳茜妹子用也行,这手法对排毒养颜可是有着奇效的!”

    “你还说……”萧姑娘嗔目了。

    谢东拿起竹简,摇头晃脑地道:“这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还是继续看看书,两位随意吧!”

    谢东焉了,萧姑娘也随意的翻起了书籍,而柳茜则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这个谢东如果看见,定然得被吓晕,刚才那羞答答yù言又止的表,难道是装的?

    估计不单是谢东,就是萧姑娘见了也得吓一跳。这笑容很隐秘,是刚好躲开两人视线的。

    “谢公子,早rì就听到你这边动静很大,想不到是在收集医书,这些医书里面很多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公子是怎么能看得上眼的?”萧姑娘在翻看了一会后,疑惑问道。

    谢东摇头,不认同道:“所谓民间出真知,很多先贤留下来的大作,都是从这些不入流的记载中,一一去验证钻研,才得出了一些自己的见解,也就是从伪到真的过程。一名大夫如果能把这些大部分都验证完,那么对于行医救人而言,必定是药医不死人!”

    “药医不死人!公子好大的心,不知上次跟我们提起的细胞等术语是出自哪里?可否把书籍借来一观?”萧姑娘的求知yù真强,这样陌生的新词语,她到了现在还惦记着。

    谢东遗憾道:“此乃我师门不传之秘,是不可以轻易示人的。萧姑娘,请见谅了!不过关于这些术语,我倒是可以略作解释一下。”

    见萧姑娘期待的眼神,谢东突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相识那么久,还不知道萧姑娘的芳名,不知道可否告知?这样的称呼实在累人!”

    萧姑娘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不发一言,场面有点安静了。

    这时,柳茜插话了:“我表妹叫萧媚,烟视媚行的媚!”

    “表姐……”萧媚嗔怪了,这女儿家的名字,不是亲人或者很相熟的,一般是不会当面告诉人家的。

    柳茜这丫头怎么如此的配合呢?谢东不解,但还是笑着道:“好名字啊!萧媚姑娘,你好!我叫谢东,东成西就的东!”

    “哼……久仰了!我知道你的名字快三年了,你的光辉往事,我基本都清楚得很。”萧媚说完,又看了看柳茜。

    柳茜又一副羞的样子,攥着小手低下了头。

    完了,谢东一看萧媚看着柳茜,就知道往rì那些好事,全部给柳茜写信或者怎么的,全部告诉萧媚了。这斑斑劣迹啊!

    那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我没有那么的无耻!谢东心里呐喊道。

    “哈哈……”谢东干笑道:“我们还是言归正传,这细胞可是生命活动的基本单位,非常的小,用眼是无法看到的……”

    这吹嘘后世的一些简单常识,谢东感觉完全没有压力,这些很简单的常识,在这个大唐可是石破天惊的见解。

    人的体里有无数的细胞,这一巴掌打下去,也会死几万个。还有在血液里面也有红细胞,一滴血液就有上百万个。

    之如此类的,谢东在开了话匣子后,就没有遮拦了,开始长篇大论的讲述了起来,而两女宛如听天书般,震惊、疑惑、迷惘,脸上的表极其jīng彩。

    也就在家里说说还可以,如果出去宣扬,说不定就得被定上是异端学说。

    谢东不知不觉的说了很多,还是卢晓月来到,才停了下来。

    “大哥!娘让我叫你带两位姑娘过去吃饭。”卢晓月今天好像还jīng心打扮了一番,看上去特别的清纯、娴静。

    “啊!那么晚了吗?”谢东有点发愣,不知不觉中说了那么久。

    “嗯!母亲刚才来过,见你们聊得入神,就又回去等了好一会。”卢晓月又说道。

    谢东站了起来,对两女道:“真是失礼了!刚才只顾自己在说,实在是不好意思!”

    柳茜摇摇头笑着表示不要紧,而萧媚则是微微一礼,看着谢东道:“谢公子!这等学问是我闻所未闻的,今rì有幸听见,还要感谢公子呢!”

    “嗯!好了,我们吃饭去,两位姑娘请!”

    ------

    吃完饭,送两女回去后,谢东也就回房准备洗澡了。

    这泡浴桶的洗澡法,谢东也开始慢慢习惯了,想搞其它的,暂时也还没有那么多的jīng力。不过这全泡一下,还是蛮舒服的。

    “咄咄”房门轻轻的响了一下。

    “谁?我在洗澡!”谢东问了声。

    “大哥!是我……我来帮你擦擦背。”卢晓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擦背?难道今天人品大爆发了?谢东马上回答道:“进来吧!门没关好的。”

    卢晓月拿着一条毛巾,低着头走了进来,又把门给关好了。

    “妹子!你真好,我刚想着要是有个人擦背就好了,你就来了!”谢东笑眯眯地道。

    卢晓月不敢看谢东的眼睛,也没有回话,把手上的毛巾浸湿,就开始在谢东的背后擦了起来。

    嗯!真爽,晓月今天怎么那么好了,得夸夸她才行。谢东感到舒服,马上就开口赞美道:“妹子!刚才忘记告诉你了,你今天穿得好漂亮!”

    卢晓月一听,手也停了下来,吱唔了一下才道:“大哥!今天来的两位姑娘都好漂亮,你…你是不是喜欢她们?”

    难怪有点闷闷不乐的!还jīng心打扮了一下,原来是看到了她们,心里有压力,开始胡思乱想了。谢东笑着道:“呵呵……我最喜欢的是晓月,她们都没有你乖巧贴心!”

    “真的吗?”卢晓月眼睛一亮。

    “当然!她们怎么能比你跟我亲近呢?”

    “但是我听娘说,你跟她们很聊得很投契。”

    “这些算什么呢?就是吹牛而已,妹子!要不我们来做一件她们拍马也跟不上的事,好不好?”谢东趁机蛊惑道。

    卢晓月轻轻咬了咬嘴唇道:“我都听大哥的……”

    “那你把毛巾扔开,我来教你一个擒龙手,一门很高深的功夫!”谢东一边说,一边哗啦的从木桶里站了起来。

    “啊……”卢晓月惊得低呼了一声。

    “来,把两只手都握过来,嗯……”

    ……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