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病情复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在几乎一天的细话家常后,谢东的医苑构造也定了下来。

    总工程师是王小虎的父亲王浩杰,名字非常霸气的一个人。不要以为他是什么江湖高人,其实他是谢家的管家,对于家里的建设事物,他是最清楚的。

    谢东拿着图纸跟他详细讲解了一番后,他就带着图纸出去找施工队了。大唐的工人没什么团体xìng的组队,一般都是个人以某方面技术jīng湛出名,而被人家邀请去工作。例如老李jīng通木工,哪家需要装修或者建房时,就会去请他。

    这些工人都得一个个去找,如果是谢东去找,那还真是两眼一抹黑。只有王浩杰这样经常接触的人,方可快速找到可靠的人。

    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现在还是六月初,零散工不好找。

    木工、泥水工这些都好找,就是打零工的不好找。农忙时节,都离不开地。

    后来还是在加了工钱,包早中晚三餐后,才把工人给凑齐了。

    人少想干大工程也难啊!当然这只是指个人,国家就不同了,先不说秦始皇建造长城那样的大工程,就是近点的杨广搞大运河,这只要是国家拉徭役的,什么大工程都能飞快干成,就是祸害多一点。

    二十一亩地,不可能全部都建成房屋。谢东规划中的架构是把医苑分成前后两部分,就以梯形田上下两分为线,届时中间再做阶梯连接。

    地势低的那部分有将近十五亩地,这里的建筑只有三栋,一是正面的医苑大堂,打算是以砖瓦结构建设,这里将会是看病和取药的地方,二三则是分布在两侧的两大排木质结构的房舍,每排又分成三个部分,里面全部是简单的木,这可以说是住院部了。两排共计预算有将近五十个位,其余地方则是空地。

    而梯形田上面的那块地,只有六亩不到,谢东直接设计成了三进的宅子,最外面的那一部分依然是看病用的,只是面对的病人层次不同而已,中部的也可以算是住院部,但只有十个位左右,而且都是单间的。最后面那部分则是自己住的地方了,平rì里如果不回家,就在里面休息了。

    这工程不能拖得太久,而且刚开始做,也不能让家里耗费太多的钱。故而谢东并没有把医苑往豪华的方面想,只是简单实用快捷就好,这木质结构的屋子是最快建成的,因此这医苑多数的房子都是木做的。空地也还剩下很多,这些就是先留着了,随意栽些树做广场就好了,以后有需要再建设。

    这些是主要结构,还有一些引水排泄等等之类的问题,就交给总工程师处理了。

    有了图纸,有了钱,有了人,木材之类的在嘉兴并不难找,材料也很快就位。三天后,梯形田那已经开始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

    这虽然有总工程师看着,但这是自己的第一个事业,谢东白天也去梯形田那蹲守看着,只要没什么大问题也不发表意见。

    这二十一亩的荒地在搞建设,在嘉兴也算是一个大工程了,才开工不过一天,整个城里的人就知道了。

    “城南那荒地知道吗?就是那梯形田,现在在建大房子,乒乒乓乓的好不闹!”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听说是谢家出钱做的,好像是要做医苑,我弟弟就在那里做帮工。”

    “谢家有那么多良田,等着吃粮就够了,干嘛还搞这个医苑?县里的大夫多了,谁也不敢拿那么大的地方来开医苑啊!”

    “谢老爷是不会医术的,我今天看到谢少爷在工地那守着,说不定是他开呢!”

    “他……不可能!他开大红坊(jì院)我就相信,开医苑他有这个医术吗?”

    “死鬼!你就少说两句,人家的本事你就知道了?等着看吧!”

    “……”

    对于这宗大工程,全嘉兴的百姓都表示了极大的关注,连带着去看施工状况的谢东,也再次被列入了关注范围。

    这贪花好sè、好画女人的谢家大少爷,又要整什么了?观望,围观……

    一时间谢府的下人,甚至隔壁柳府的下人,都成了一堆八公八婆的搭讪对象。不提早挖到最新的状况,实在是心痒加没面子。在嘉兴县怎么可能有新鲜闹的事,能不出自我们团体的口嘴宣传呢?

    谢东对于这一切可是不知道,每天的生活极有规律,起---练功---巡逻工地。三样大事,中间参杂的调戏卢晓月,就不算入其中了,因为这事极无规律,谁也不知道男xìng荷尔蒙激素啥时候就爆发。

    这一天,谢东照常的准备要去巡逻工地。

    王小虎却飞奔了进来,草容失sè道:“东哥!东哥!救命啊!”

    谢东一惊,往门外望去,发现并无人追杀,就疑惑问道:“怎么了?谁收买你的命了?”

    王小虎摇头道:“不是!是柳茜小姐出事了,今天一大早就在房间里失声大哭,那声音凄惨绝望啊!”

    切!哭就哭呗,上次哥那半份小恢复剂连根毛都没得到,我都没哭呢!谢东不以为然道:“女人哭,那是太正常了。柳茜哭了,我也觉得她算是正常了。”

    王小虎鄙视道:“东哥!你也太冷血了吧?上次还想着怎么沾污人家,现在就不闻不问了?太无了!”

    尼玛!被这个憨货教训了,谢东认栽了,一副关怀的表问道:“那柳茜姑娘可是怎么了?难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小了?”

    “变小?”王小虎不解了,这跟不上邪恶的少爷的步伐,愣愣道:“这不可能!只会变大,哪会变小呢?”

    “变大是好事啊!干嘛嚎啕大哭?”

    “东哥!不是这样的,是她上次的病复发了,不是变大也不是变小。”王小虎见谢东说话不着调,极力纠正道。

    “复发?你说是那病又复发了?太好了!”谢东感觉那被扣的侠义值,终于不再那么悲凉了,chūn天播种,秋天收获。这是需要时间的,还好总算来了。

    王小虎再次鄙视道:“东哥!你心太黑了,人家都那么惨了,你还说太好了?”

    rì!这兄弟正义感太强了,做大哥的不能被他看成是个渣子啊!谢东笑笑道:“小虎!我说太好了是因为哥可能还可以帮她治好,晚点我把药用光了,她就没救了。你说这是不是太好了?”

    “好像也是,东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帮她治?”

    “等等,等她派人来请,哥就会去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的?这才过了多久,她家的人都还没出门口吧?”

    王小虎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昨晚我蹲在墙边的洞那守着,一直没看到小花,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早上她们府里一嚷开,我就知道了。”

    怎么能这样呢?谢东义正言辞地道:“小虎!男子汉不该这样,要顶天立地,不能像个鼠辈一般,下次你直接问小花啥时候去洗澡,问好时间了,再去守着,别傻乎乎的在那里像个地老鼠一样。”

    王小虎羞涩道:“东哥!这个我不敢问,要不你帮我问去。”

    “……”

    正义感爆棚,偷窥,又还有点青涩的小男孩,真是……赞啊!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