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城南择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经过一整天的勘察,谢东最终选择了城南的一处梯形荒地。

    嘉兴县的土地肥沃,城东面的地势平坦,多数已作耕地,只有少数面积极小,水源不便的地方,才有空旷处,但那些都不符合谢东的设想。

    后来,还是在卢晓月的提议下,去了城南一趟。城南有山有水,是百姓聚居的地方,但耕地反而少了。这里有一个大湖,叫做烟雨湖,附近的百姓多数以打渔为生,种地的只在少数,故而一些不平坦,有地势起伏的梯形田地,是还没有人去开荒的。

    地多人少就有这个好处,历年的战乱使得人口大减,就嘉兴县而言,也还有一些前人开垦过的良田,现在还大量缺乏农作之人。至于要重新开荒的,就基本是无人问津了,除了一些刚从外地迁过来的人,是没有人在意这些荒地的。

    卢晓月一路来跟着卢氏处理家事,对于这些田地之类的事,她知道还是很清楚的。

    “大哥!这块梯形田上下落差有近三尺,总共加起来应该有二十亩左右,这里应该是公廨田,如果你真的想要,可以找县令大人谈。这里荒僻已久,相信大人也不会要太多的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让你做医苑。”卢晓月细看了一下地方,就对谢东建议道。

    “公廨田?”谢东搞不清楚这些田地名称的意思。

    卢晓月点点头道:“公廨田就是皇帝陛下划给州县官员的田地,是用来出租获取平rì的办公费用的。田地有好的,也有差的,这里的梯形田就是差的,一直租不出去。”

    原来是这样,谢东了解了。想不到这丫头平时害羞的,但对于这些事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啊!看来以前是经常有接触的了,家里田庄的事都是娘打理的,晓月应该学到了不少。

    打铁趁,谢东在确定了位置后,也无心游玩,带着卢晓月又匆匆的往城里赶,看看县令方便不,要是能今天搞定就好了。

    很快就来到了县衙,县令大人还在办公,谢东请衙差进去通报后,就在门口等着。卢晓月不方便进去,就留在车上等着。

    这时候出门带个秘书的风气可是没有的,特别还要是小蜜。

    县令大人姓李名方,本是长安人士,在这嘉兴任职也快三年了。

    想来凭上次采花贼事件,混了个熟脸,应该还能见上吧!

    不久,进去的衙差就出来了,请谢东进去。

    入到内堂,谢东意外的发现,萧老爷子居然也在这。

    “草民拜见县令大人!见过萧爷爷!”谢东给一一见礼了。

    李方县令连忙起来道:“别别!你把我放在萧宰相前面,我可是受不起啊!”

    “宰相?”谢东虽然早已猜到了,但还是得装懵。

    萧瑀笑了笑,但并没说什么。

    李方县令笑骂道:“你这小子,叫爷爷叫得亲,连他是宰相也不知道。说吧!来找本县可是有事?”

    这笑骂了之后,马上就正儿八经的问是不是有公事了,真是高人啊!谢东自叹不如。

    “是这样的,我打算在城南建一个医苑,地方看好了,那里是公廨田,所以就得来麻烦县令大人了。”谢东也不磨蹭,直接就说明了来意。

    李方沉思道:“南城的公廨田,可是那梯形田?”

    “正是!”

    “那里是荒田,但位置还是不错,依山傍水的,你小子眼光不错啊!但是这公廨田不耕作,拿来另作它用,大唐的律法并没有明确的指示。本县也不知可还是不可!”李方县令有点为难了,这公有土地另作它用,大唐的律法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规定。

    李方县令说完,又看了看萧瑀,这放着一尊大佛在这,还是得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指示。

    虽然萧瑀现在是赋闲在家了,但难保他什么时候又出山,这前后他都已经起落两次了。但每次出来,铁定还是朝堂的大佬之一。

    萧瑀若有所思,但并没有发表意见。

    谢东见如此,就建议道:“既然律法并没有明确的规定,那应该就以道德的准绳来判断。这荒地空着也是一种资源浪费,县衙把它出租给我做医苑,即可获得收益,而我建成的医院,也可惠及广大的平民百姓。”

    “哦?可否详细讲解一下?”

    “当然,草民打算建造的医苑,主要是出于善举,目的是稳固大唐人口的增长!想我大唐在历年征战之后,方立国定邦,但战乱之后,中原大地的人口已然十不存五,在太上皇和陛下的仁政之下,人口虽然有所上升,但仍然有很多地方,田地荒废,十室九空。草民认为,这人口是为我大唐目前重中之重的要紧事。”

    谢东停顿了一下,发现在旁边的萧瑀也在仔细听了,这关系国家的大事,做了多年宰相的人,是很关心的。无论谢东说得正确与否,但这毕竟是一种民意的反映。

    于是,谢东嘴唇,又继续道:“因此,草民建造的医苑主要是针对广大的贫苦阶层,我将会免费为他们诊治。这些人是我们大唐的基石,只要他们无病无痛的繁衍后代,想来不需要几年,我们大唐的人口就可以成倍增长。尤其是那些幼弱的孩子,只要保护好了,就是国家以后的财富!”

    “国富则民强,而人丁兴旺,这大唐的赋税才会越来越多。而只要中原的人口上万万,那些周边的少数民族,又岂敢寇边,我们汉人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把他们给淹死了。”

    “咳……你这小子!前面还说得不错的,后面就有点变味了。不过这人口一说,的确是至关重要。自实行了‘均田制’后,人口虽然有所增长,但疾病的肆虐,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你能想到在这方面增强大唐的国力,还是不错的!”萧瑀听完赞赏道。

    赞扬归赞扬,那你们到底是答不答应啊?谢东恭敬问道:“那不知这公廨田的事,县令大人可否同意?”

    李方没回答,只是看着萧瑀。

    萧瑀笑骂道:“你这滑头啊!这利国利民的事,既然是没有律法明文规定不行,那就以这个方法来衡量吧!只要是利国利民的,可酌放行。这详细的条文,等老夫回京都了,再向礼部提议。”

    宰相同意了,县令自然就没有意见了。李方想了想道:“虽然是做医苑,但到时的租还是以粮食来缴纳。就按荒田的租来算,那里那块梯田共计二十一亩,每亩的租为五升,每年就收粮食……”

    “一石零五升!”谢东马上给出了答案,这租真是便宜到笑啊!本来还想着买地建设的,想不到这荒地的租,竟然如此之低。放在rì后是想也不敢想啊!唐朝的一石粮食,约莫是350斤左右。也就是说,这二十一亩地,每年需要缴纳的租金才是不到400斤粮食而已。

    大唐时的亩产比较低,一亩田也就一石的产量,良田会多点,但也多不了多少。这官税是每亩五升,百分之五的税率,不算是很高。

    这里县令李方也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租给谢东做其它的事业,还是按纳粮的税率来收租,就白白便宜了谢东。不过,大唐在这个方面的律法不健全,李方可不敢收钱来代替,这宰相就在旁啊!

    李方没谢东那么好口算,在谢东说出答案后,还噼噼啪啪的算了一下,才得出结果。看到谢东刚才说的并没错,不由惊讶的看着他道:“谢公子!想不到你算术这么好,这一眨眼给出的数目,竟毫不相差。”

    呵呵……这有什么呢!在后世这要超过2秒没算出来,就得补脑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