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新交朋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山顶,谢东与萧嵘并肩而立。

    “谢兄!和你一路相谈真是快意,今天出来能结交到你这个朋友,也不虚此行了。”

    谢东笑道:“甭说这些话了,要烟不?”

    “烟?”萧嵘疑惑了。

    “喏!看着!”谢东从怀里掏出了一包烟,抽了一根出来,然后用随携带的火折子点上,猛吸一口,然后对着这大好河山喷雾。

    “这是什么来的?里面的好像是干草,挤压在一起,外面的这张纸做得好jīng美。”萧嵘接过一根,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是由忘忧草制作而成,吸而忘忧,凡人一天只可吸取一根,多了会有后遗症。”谢东对未成年的小朋友不好祸害,但这朋友嘛就要分甘同味了。

    “试试不?”谢东蛊惑道,手中的火折子扬了扬,鼻孔中喷出了几个圈圈。

    “忘忧草!”萧嵘被这个名字吸引了,学着谢东把烟叼在嘴上,然后点上,猛吸了一口。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萧嵘被呛到了。

    “哈哈……”谢东大笑道:“萧兄!你第一次吸,得悠着点。”

    萧嵘长呼了一口气,笑骂道:“谢兄!感你就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啊!”

    “嘿嘿……”谢东并不否认。

    萧嵘很快就上手了,又抽了几口后道:“真是忘忧草啊!感觉抽了几口,心里的愁闷好像就去了不少。”

    谢东把手中的一包烟,递给萧嵘道:“萧兄!其实在山下时,听令妹的歌声,就知道你有着不爽的往事,但我也不方便细问,这包烟就给你了,心中郁结时,来一根。”

    萧嵘拿着烟愣住了,片刻又激动道:“谢兄!难得你如此有谊,要不是我的那些破事,实在是不能说出,我一定得向你细细诉说。这东西我游历遍了大江南北,也未曾见过,想必十分珍贵,兄弟还是留着吧!”

    谢东洒脱道:“萧兄!义值千金,这东西算不了什么。况且我家里还有,到时你抽完了,再去我家拿。”

    “好!如果此时有酒,真想和你痛饮一番。”萧嵘也不是婆妈的人,见谢东如此说,也就收起了烟。

    这介绍人家进入烟民行列,还被感激了,真是扯淡啊!要是在后世,不被人家喷死就好了。

    谢东想想还是提醒一下:“萧兄!这东西一天不可多,只可一根。”

    萧嵘点头又叹息道:“如果能快活一点,多少也是无所谓啊!”

    忧郁的男人啊!谢东无言,转移话题道:“萧兄!方才小弟有一事隐瞒了,还请见谅。其实小弟家中并无兄长,令妹所说之人,就是小弟。”说完,又拿出那颗丹药,想要还给萧嵘。

    萧嵘有点意外,但并没有接过丹药。

    “当rì,小弟语言轻佻冒犯,导致令妹含怒出手。今rì再见,担心她再度出手,也不想再纠缠,故而糊弄了一番。只是想不到现在却与萧兄相交甚得,实在是不能继续隐瞒。萧兄,你不会怪责吧?”

    萧嵘把丹药退回去道:“谢兄!谁人不曾年少轻狂呢?这事也不全怪你,我那妹子自幼孤苦,xìng子是有点孤僻的,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很重。这丹药你也留着,就当是我送你的。”

    听起来这两兄妹的遭遇都不怎么好啊!谢东收起丹药,望着眼前的美景,一时无语。

    半响,当西斜的阳光洒在两人的上时,萧嵘突然道:“谢兄!我这人没什么朋友,不久之后,我将要去做一件命中注定的事,吉凶难测,若我从此消失,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我小妹。可以吗?”

    晕……今天实在不宜出门!这老和尚之后,又来了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托付后事。谢东凝视萧嵘片刻后道:“萧兄!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命中注定的事,你不可着相了,况且令妹若失去你这个兄长,活着恐怕也是肝肠寸断。”

    萧嵘黯然请求道:“此事已是不由己,你是我现在唯一可以相信的托付,还请谢兄答应。”

    罢了,谢东点头道:“若然有事,她会在我家安稳的生活下去。但还是请萧兄你三思!”

    虽然刚相识,但谢东已经把他当朋友了。

    萧嵘松了口气,正想再说什么,后传来了脚步声。

    两人回一看,发现王小虎带着一群和尚上来了,碧钵大师也在其中,另外,红群女子正脸sè不善地的跟在后面。

    呃……真是拉救兵来了。谢东现在有点尴尬了,但胜在脸皮够厚。

    “阿尼陀佛!谢施主,天sè不早了,令堂还在寺里等候,还是早点下山归去吧!”碧钵大师为谢东解围了。

    也是!母亲还在等着,是该回去了。谢东刚想跟萧嵘告别,还没开口,碧钵大师又道:“谢施主,请吧!”

    谢东见碧钵大师眨眨眼,示意他下山去,而萧嵘也压根没有注意他,只是在张望着远方的风景,好像只是在这偶遇,根本就认识谢东一般。

    此事大有蹊跷!谢东也不问什么了,跟着碧钵大师就往山下走去。

    ……

    山顶上,萧嵘两兄妹依然还站在那里。

    等看不到谢东等人的人影后,萧嵘才道:“青玉!刚才谢兄已经跟我说清楚了,西湖之事,你不可再怪责与他。”

    “什么?”女子愣了一下,又醒悟过来道:“这sè胚刚才在撒谎,我就奇怪,怎么刚好就遇上孪生兄弟了。太可恨了!”

    “青玉!你不小了,凡事不可再鲁莽为之。既然你那天也听到了陈将军说的事,那你应该知道我不久之后,就得去做一件事,吉凶难料啊!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你……”萧嵘担忧道。

    女子马上道:“大哥!我跟你一起去不就行了,况且我的功夫也不比你差,到时肯定能帮得上忙的。”

    萧嵘摇头道:“你不能去,咱们这一脉就只剩下你和我了,要是都出事了,如何对得起爹娘。”

    “哥……”

    “这事我已决定,不用再说了,你也不能随后自己跟着去,否则我就废掉你的武功,把你锁在北崖。”萧嵘的语气坚定。

    女子低头抽噎,萧嵘缓和了一下神sè道:“万一大哥出事了,你就去找谢兄,他已经答应我会照顾你的。你从此也不得再行走江湖,万事听谢兄的安排,希望能有个善终吧!”

    “大哥!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可以投靠,你就是要让我去他家,况且你是不会出事的。”女子很反感谢东,也有点惶恐,万一大哥真会出事,那该怎么办。

    萧嵘轻声道:“青玉!大哥认识的人很多,但多数都是知根知底的,我不希望你以后还被扯上这关系,只有他,大哥新认识的朋友,才能让你后顾无忧的活下去,而且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信的人。”

    “可是…他的品行那么低劣!”

    “青玉,看碧钵大师对他的维护,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浅薄的人,那些以前的误解,以后再慢慢看清就是了。”

    “……”

    “记住大哥说的话,到那事的开始,还有一段的时间,你就继续呆在灵隐寺吧!不要跟着我了,省得那些人见到你,以后烦着你。”

    “大哥!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那事就不能不做吗?”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不是由我可以决定的了,这命运真是弄人啊!”

    “……”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