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山上偶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随着一幅幅练功图像的输入,谢东很快就像被泼了一头冷水般,整个人焉了。

    这xìng命双修神功,是分两个阶段的,一是纯阳真,二是yīn阳交泰。就是先要练成纯阳之,再yīn阳和合,然后功力将突飞猛进。

    骗人啊!以前听说的双修神功,哪个不是噼噼啪啪的就功力猛增的,怎么自己得的这个,还要先练自?谢东郁闷了,但又有一点庆幸,自己有着大侠系统,只要累积熟练度,就能突破。要不凭自己对武学的天分,单是像寻常人那样,懵然修炼的话,那岂不是一辈子做处/男?

    说了是xìng命双修神功的,纯阳真没练成就破的话,那不死也去掉半条命。

    伤不起啊!三分之二的图像都是单练的,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双练。有着明显的挂狗头卖羊的作风,但不学也学了,谢东无奈地接受了。从现在开始,练功的重要xìng,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东哥!刚才我怎么好像睡着了一样啊?”王小虎醒了。

    谢东笑笑道:“刚才你走着走着就睡着了,真是想不到你还会这功夫啊!”

    王小虎摸摸头道:“是吗?可能是我太累了,东哥!我们现在继续上山吗?”

    “当然!”谢东点头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啥也得看看。

    少了后天机器的加工修饰,山上的一切可以说是原汁原味了。

    “东哥!你听到声音吗?好像有女人在唱歌!”

    在又继续向上走了一段路后,山顶上传来了清晰的歌声。谢东当然也听到了,想不到这飞来峰上,还有人有着这样的兴致。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今天之旋,其曷为然。

    我行四方,以rì以年。

    雪霜贸贸,荠麦之茂。

    子如不伤,我不尔觏。

    荠麦之茂,荠麦有之。

    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这词谢东倒是听过,但唱法不同。一个女子唱这样的词,是她有故事,还是为其他人而唱呢?

    谢东无心去考究,等上去了自然就知道。

    离声源越来越近了,谢东很快就看到了一男一女在一块大石上盘坐,男的正背对着,看不清样貌神,而女的正低着头,膝盖上还有着一副琴,青葱般的手指,正在弹奏着。微风吹过,青丝轻飘,披着上的轻纱也上下摇曳,宛如仙女临凡。

    羡慕妒忌恨啊!谢东看着就想起了后世人常说的话,这小子真是好福气,如此才艺的美眷,陪伴在这灵山之上,写意生活,却还要女人唱那些郁郁不得志的歌。

    谢东已经认为女子唱的歌,肯定是这男子要求的,这如花美眷陪在边,不好好珍惜,却去想那些苦闷的事,真是大煞风景。

    距离又近了一些,王小虎的声音有点颤抖道:“东哥!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去了。”

    “为什么?他们是你的仇家?”谢东疑惑道。

    王小虎小声道:“东哥!你看清楚点,你不觉得那女子很眼熟吗?特别是那红裙!”

    谢东再仔细看了一眼,娘咧!这不是最后一幅杰作的模特吗?西湖边的红裙妖孽!

    而这时弹琴的女子若有所觉,抬头看向了谢东,琴声也戛然而止,一股与灵山美景不相合的气氛在酿成。

    如果非要让谢东说这是一种什么感觉,那他一定会说是杀气。因为他看到了女子上显示了数据“战斗力???”,这下倒大霉了,按打游戏的经验得知,这“战力???”显示不清楚的,一般都是高人BOSS啊!

    美是很美了,但现在还是惹不起啊!

    前世啊!你真是无知是福,这种妞你也敢去意/yín?实在是令人瞻仰!谢东一拍额头道:“哎呀!小虎,天sè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碧钵大师还在下面等着呢!”

    王小虎愕然道:“我们不是刚刚和大师聊完吗?怎么他又在等我们了?”

    靠……诚实的孩子啊!谢东真想狠狠地踹一脚王小虎,就是大师很厉害,才想搬他出来挡挡杀气。

    “青玉!”随着一声很有磁xìng的男人声音响起,谢东觉得那种压抑的气氛没了。

    盘坐的男子站了起来,转看向谢东抱歉道:“这位公子,抱歉了!刚才我妹妹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好一个剑眉星目,儒雅不凡的男人!谢东看了也不得不暗赞一声,连忙拱手道:“不妨!我们打扰了公子的兴致,也是不该,请见谅!”

    男子自嘲道:“这也算不上什么兴致,只是苦中作乐而已,听公子方才所言,应该与碧钵大师相交匪浅,如果有兴趣,不妨过来相谈一番,能在此遇上也是缘分。”

    这缘分可不好,弄不好有xìng命之危,谢东发现那女子正瞪着他,好像意思是如果你过来,你就死定了。

    不过男人不可能在一女人面前退缩的,谢东一瞪回去,笑着道:“也好!反正碧钵大师也还在忙着,我们就先聊聊。”

    这男子明显毫无恶意,而且又有碧钵大师这个巨大的挡箭牌,谢东还是不怯的,挥挥手道:“小虎!你先下去吧!告诉大师一声,我晚点再回去。”

    王小虎搞不懂状况,但与谢东相处久了,还是理解一点的,这是少爷让他下去搬救兵了。王小虎应了一声,就往山下走去。

    有备无患啊!谢东觉得还是加多一个保障好了,况且王小虎武功稀松,即便有事,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不如让他下山去,让他们有所顾忌。

    “嘁……胆小鬼!”女子明显看穿了谢东的意图,不屑道。

    谢东走近了点,面不改sè道:“姑娘此言差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只是贯彻实行而已。这位兄台对我的善意,我自然能感觉到,但无缘无故的,又素不相识的,姑娘对我骤起杀心,这又是何故?”

    女子惊诧道:“你不知道原因?”

    谢东一本正经道:“姑娘这话问得奇了,我一向在家中潜修学问,只是今rì才出来游览一番。这算是飞来横祸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不记得半个月前被打破脑袋的事了?”

    说起这事,谢东就愤怒道:“难道此事与姑娘有关?被打破脑袋的是我大哥,至今仍躺在上生不如死!”

    女子听明白了,冷哼道:“那是他自找的,谁让他想要轻薄我!”

    谢东恨声道:“蛇蝎心肠,耻与同坐。”说完,转又对男子道:“兄台的好意心领了,只是事关大哥,实不能与仇人同坐,抱歉!”

    男子叹息道:“我与兄台一见如故,实在是想结为知交,想不到这其中竟有此纠缠。这里有一颗丹药,专治各种伤创,希望能对令兄有所帮助,也是对我妹妹的鲁莽之举,作一个赔礼。还望兄台能收下。”说完,就掏出了一颗暗红sè的丹药。

    女子见了焦急道:“大哥!这是续命丹药!”

    男子一板脸道:“人命无价,况且这是你伤了人家。”

    真是好人啊!谢东感概,想不到这男子竟能如此,或许是一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也不定。

    谢东接过丹药,感激道:“兄台为人着实令人敬佩,在下谢东,若兄台不介意,我们可结伴往山顶走一走。”

    男子欣然道:“好!正有此意。我姓萧,单名一个嵘字。”

    人是需要朋友的,谢东需要,萧嵘也需要。如果能见到顺眼的人,那就一定得交下朋友。

    “萧兄!我们走!”谢东爽快道,至于女子他就不理会了,也是想着避开她,这胡扯了那么多,在扯下去就容易出破绽了。

    萧嵘也明白谢东的意思,回头对女子道:“青玉!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女子脸露不忿,看向谢东的眼神似箭,就像要将他刺个千疮百孔的。

    嘿嘿……让你不爽!谢东无视了女子的目光,和萧嵘一起往山上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