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采花贼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笃…笃…..物华天宝,盛世大唐,二更!”

    更夫的声音响起后没多久,谢东就爬了起来,这是第三天了,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那采花贼今晚就会出来办事。

    嘉兴县内紧张的气氛已经消淡,这个时候是防备最容易出现漏洞的时候。而且好于此道的人,定也熬不了那么长时间,不出来作恶。

    又过了一会,谢东趴在窗边,已经有点眼皮打架了。

    这时,“铃……”一声,响切夜空。

    “尼玛的!还真瞄上我这了。”谢东低声咒骂了一下,提起木棍就冲了出去,这首要的事肯定是去卢晓月的房间守着。

    这屋顶上的铜铃布置了不少,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个位置来。

    就在谢东摸到卢晓月房外墙角处,院子里“啪”的响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一把低沉的男声咒骂:“他娘的!晦气,也不知是什么丧门铃,没给吓死,还差点给摔死。”

    很快,谢东借着模糊的星光,看到一道影,快速地向卢晓月的房间摸过来。

    见鬼了!这家伙怎么如此熟悉门路,还能确实知道女人在那。谢东看着那人的行动,有点吃惊,这卢晓月搬过来这里,也就三天,这采花贼怎么能摸得如此清楚呢?难道早就给人家来探过路了?还是有内贼?

    谢东屏住呼吸,等着采花贼走近,准备给他来一下闷棍。

    那人走近,来到房间的窗子边,轻轻撬了下,窗子纹丝不动。卢晓月在谢东的特意交代下,晚上睡觉,窗子都是关得死死的。

    那人见此,又摸向了门口,拿出一把匕首,插向门栓处,慢慢往一边滑动着。

    看来这人的功夫也不是很高嘛!起码这三丈以内的动静,他还是无法靠感知察觉的。谢东在墙角处狞笑了一下,举起木棍就快速的奔了出来。

    等到那人察觉不对,想抽出匕首回时,谢东的棍子已经重重的敲了下来,正中额头。

    “咔嚓”的一声,木棍前端当场就断掉了。谢东暗暗可惜,早知道有机会下黑手,就准备一条狼牙棒好了。这条棍子,谢东是想用来施展剑法的。

    那人吃痛,压抑着声音低吟了一下,握着匕首就向谢东攻了过来。

    这人抗打击能力可以啊!这样也没有眩晕一下。谢东往后退了一步,摆出架势,灵山剑法也施展了出来。

    那人的步法诡异,手上的招式反而没什么看头。谢东在刚开始对战时,还有点慌乱,但很快就进入状态了。

    看着那人上大大的数字“战力250”,谢东无比的淡定啊!看来这战力的观察,只有在对战受到攻击时,才会显示对方的况,往常谢东想看看王小虎的,就不知道该怎么看。

    二百五啊!比自己还要低,这三天的剑技练习,谢东的战力已经达到三百了。飘逸如行云流水的灵山剑法,一波接一波的向那人攻去。

    那采花贼如果不是凭借着法利索,现在至少也得给谢东击中十来处了。

    看来这系统的战力评估,只是对纯攻击力输出的评定,并没有包含法在内。现在自己的战力比采花贼的高,但这采花贼的法,自己一时半刻还是奈何他不了。先拖着吧!王小虎他们听到铃声,相信也快要准备妥当了。

    又打了一会,谢东发现自己吃大亏了,什么都准备好了,竟然忘记给自己装备一下武器了,这拿着木棍与人家的匕首相击,交锋多了几回合,棍子就断一截。

    看着谢东的棍子越来越短,那采花贼嘿嘿笑了一下低声道:“兄弟!我今晚的目标并不是这里,只是那边的高手太多,不得已而为之的。我看你这烧火棍也奈何不了我,要不算了,兄弟改天醉花楼请你喝酒!这不打不相识嘛!”

    就凭你这狗rì的,还想和我一起喝酒?有一句话想喷很久了!谢东破口大骂道:“自古正邪不两立!今rì你敢来,就让我代表月亮惩罚你!受死吧!采花贼!”

    声音很大,就像用了大喇叭一样,扩散了出去。

    采花贼sè厉内荏道:“那就看谁先死吧!五毒迷烟!”

    哼!老子早有准备!谢东看到采花贼左手一扬,一团粉末状的东西,迎面而来,马上后跃一步,从怀中取出一纱布,遮住了嘴脸。

    采花贼嘛!这下三滥的手段肯定特别多的,谢东早早就准备好了这些,三层厚的纱布,中间夹有碳粉,造型就像医生用的口罩,往耳朵一扣就行,方便得很。

    “你……”采花贼看到谢东拿出纱布,立马吃惊了,这是早有准备啊!

    “叽歪什么!再来!”谢东又缠斗了上去。

    谢东想来,但采花贼却怕了,这人早有准备,而且现在也过了不少时间,万一他的支援来了,那岂不是要任人宰割了。

    采花贼想逃,但谢东死死缠着,要是想脱,那起码得挨上几下,如果敲中要害,那就有可能受伤,更逃不掉。

    这得等待时机,采花贼一边游斗一边细语道:“大哥!小弟认栽了,只要你停手,小弟马上奉上上等处/女十个,黄金百两!”

    就这点东西想收买我?谢东怒了大喝道:“休得胡言!本人岂是那些阿堵物能收买的,天网恢恢,今天你难逃法网。”

    说完,两人又缠斗在一起。

    ……

    而就在谢东这边刚开始打斗时,隔壁柳府的人,也听到了动静。

    短短一刻钟内,整个府内就灯火通明,柳茜和谢东十分关注的那姑娘,还有两位老人,出现在大厅内。

    “爷爷!那贼子看来是去了谢家,我们赶紧过去支援吧!他家没什么好手的!“柳茜焦急地对其中一个老人道。

    “世兄!这还得看你了,茜儿她爹外出,这府里的好手可比不上你的。”柳茜的爷爷对另一个老人道。

    “呵呵!这小蟊贼既然来了,定然是逃不掉的。”老人笑笑说完,又对外喊道:“荆图!带上几个人,把谢府给看好了,别人那小贼逃了。”

    厅外,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是!”

    “爷爷!你不带人进去怎么行?万一里面的受伤了怎么办?”柳茜忧心道。

    另一女子握了握柳茜的手道:“表姐!你不用急的,听那边的动静就知道,他们已经发现那贼了。他们虽然没有好手,但群起而上,必能吓退贼子,而在外面候着,更可以防止他鱼死网破,拿人来要挟。”

    “可是……”

    也就在这时,谢东的喊声传了过来,夜晚寂静,加上谢东有意的大喊,声音传得很远。

    “自古正邪不两立!今rì你敢来,就让我代表月亮惩罚你!受死吧!采花贼!”

    柳茜听了一跺脚,低声骂道:“这个混蛋不要命了,就凭他那三脚猫功夫,真是找死!不行,我得过去!”

    就在柳茜要往外走时,又感觉大厅有点异样,剩下的三人都在看着她。两老人虽然表如常,但这人老成jīng,谁知道他们想什么。不过,她表妹就玩味地笑看着。

    柳茜感觉脸蛋有点发烫,自作辩解道:“卢伯母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得多伤心啊……”

    “爷爷……”

    “呵呵!世兄,我们就过去看看吧!这康乐公的后人,我们做晚辈的,总是能帮的就帮!”柳茜的爷爷笑着道。

    “是康乐公的后人?那真得过去看看!走吧!”

    就在他们动之际,谢东的话语又传了过来。

    “休得胡言!本人岂是那些阿堵物能收买的,天网恢恢,今天你在劫难逃。”

    “咦!看来那孩子还占上风啊!这可是有趣了……”

    ……

    听着外面人声嘈杂,采花贼真的是慌了,这再不走就得栽了。采花贼停下了步法,准备蓄力提气飞檐走壁溜走。

    谢东发现采花贼居然停了下来,诺大的一个空门就在眼前,马上趁势而上,手中的棍子直采花贼下的要害之处。这一捅要是捅着了,估计不是蛋碎就是筋断。

    采花贼恨得直咬牙,这小子居然用这么yīn损的招数,还好他不知自己的功夫还有一半是在那里。这时机也不能再闪开了,闪开了准又被他纠缠上。运起内气顶住!

    谢东本意是阻吓的,但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不闪不避,任由自己捅上去。尼玛!这不是瞧不起人吗?还真以为是金枪啊?

    谢东手上的力度加大,狠狠地用刺杀式捅了过去。虽然木棍不是剑,但这地方给捅了,你不死也得残废。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