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京城小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小花姑娘站的位置不错,就在李府斜对面的一处酒楼的阶梯处,居高临下,这里的况一览无遗,而且相隔又不远,可以清楚听得到这里的声音。

    “小花!”王小虎兴奋地靠上去打招呼。

    “是你们!”小花退后了两步,jǐng惕道:“你们靠过来想干什么?县令大人就在前面,如果你们敢胡来,我马上大喊!”

    额……谢东听了一头黑线,有木有搞错啊!王小虎同学!听你说得好像跟人家很熟的样子,结果人家就像防狼一样防着。

    谢东还没有来得及靠近说话,一声斥就从酒楼里面传了出来:“姓谢的恶徒!休得欺负我家侍女!”

    冤枉啊!我可是离她还有近三米,话也没说,怎么欺负呢?谢东暗暗叫屈,循着声音望过去,顿时眼前一亮。

    两个材修长的女子的从酒楼里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的脸实在是太jīng致了,鹅蛋脸,小巧的五官,肤sè晶莹如玉,特别是右边的眉毛间,还有着一点小痣,草里藏珠啊!整个人衬着鹅黄sè的长裙,给人一种亲切温暖可人的感觉。

    这是谢东来到大唐,第一个看到觉得很有典雅味道的女孩,家里的卢晓月姿态虽然优雅,但在气质上,跟面前这个女孩相比,就有差距了。

    另一个却是穿胡服的女孩,很英气的感觉,贞观八年,女儿家没事穿着胡服出来逛的,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起码也是个辣椒xìng格的。

    胡服女孩见谢东盯着旁的女孩看,向前一步一挡恼道:“谢东!别想什么歪主意,她不是你能撩拨的。”

    嗯?听起来,这女孩跟自己有点熟悉,原谢东的记忆没有留下来,谢东自然也想不出个之所以来,转头看了一眼王小虎。

    王小虎见谢东看过来,马上道:“这是自家隔壁柳员外家的长女柳茜,你上次翻墙摔倒就是为了她。”

    尼玛!谢东暗骂,这混账是不能问话的,这不是在美女面前损我吗?第一印象啊!

    脸皮得厚!谢东装做若无其事地道:“原来是柳姑娘,小弟rì前撞伤了后脑,至今仍有些不适,一些人或事都有些记不清,请见谅!”

    “哼!连我也不记得!那是你活该,谁叫你去招灾惹祸了。”柳茜冷哼一声道。

    怨念很深啊!谢东愣了,难道跟这妞有什么冬瓜豆腐,纠缠不清的?不过他现在可不敢看王小虎了,万一等一会他又爆什么惊悚事件出来,就撑不了场了。

    谢东黯然道:“这次受伤我已经醒悟,决定要痛改前非的了,如果之前有什么得罪姑娘的,还请宽恕见谅。”

    “……”

    柳茜想不到谢东居然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有点哑火了。这混蛋平时都是牙尖嘴利,无理取闹的货,不是气死人,就是要占尽口舌便宜,今天竟然会道歉认错?

    “今天在此,只是小虎凑巧碰到小花,才过来打招呼的,并没有什么意图。但听了县令的话,小弟还是想提醒一下两位姑娘,近rì内请注意安全,特别是夜间安全。”谢东黯然神伤片刻,又正sè提醒道。

    见柳茜毫无反应,谢东眼中闪过一丝苦涩,摇摇头道:“小虎!我们回去,三位,告辞了!”说完,就转离去。

    ------

    柳茜看着谢东两人走远,还是有些发呆,见鬼了,这个还是谢东吗?

    旁的女子轻笑一声,走了上来道:“表姐!这个就是你经常提到的谢东吗?彬彬有礼的,君子风范的嘛?为何你时常来信写得他那么龌龊、可恨呢?”

    “他……他可能是被人打坏脑袋了,才转xìng的,平时的样子,你都不知道有多可恶。每次见到他,我都恨不得想好好收拾他一番呢!”柳茜想起以往的事,忿忿不平道。

    “就是!那人好sè无耻蠢笨,上次还想夜里翻墙过来欺负人呢!”小花也帮口了,对于谢东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坏蛋,绝不留

    “呵呵!你们主仆好像受害不浅的样子。”女子以手掩嘴轻笑道:“不过他可是不笨哦!他还知道提醒我们要小心呢!看来他也想明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家里得部署一下,别被那采花贼有机可乘了。”

    “表妹!他这是提醒什么了?”

    “是啊!怎么又关采花贼的事了?”

    女子挽起柳茜的手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

    谢东在转过几个街口,眼看就要回到家了,刚才那副落寞神伤的样子,马上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转头看向王小虎道:“小虎!刚才我的戏行不行?”

    “戏?什么戏啊?”王小虎摸不着头脑,短暂间想不明白谢东指的是什么。

    嗯!看来是行了,既然小虎看不出来,那证明还是可以的。千言万语的解释找借口,还不如一句直接认错悔改来得妙啊!

    解释就是掩饰!作为现代人咋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呢?既然那些恶劣的事迹是不能掩盖的了,还不如直接认栽,还能给人家一个好印象。

    浪子回头金不换嘛!相信那很典雅有味道的姑娘是会懂的!嘿嘿……谢东心里暗暗得意,这叫一反常规,yù擒故纵。

    不过怎么柳茜会对自己那么大怨气呢?不解啊!谢东看向旁还在想着什么戏的王小虎,又看看附近没人才问道:“小虎!柳姑娘怎么那么不待见我?”

    王小虎回神道:“东哥!你侮辱了人家,她能给好脸sè你看吗?”

    额……谢东愣了道:“我怎么侮辱她了?我不记得有这一回事啊?”

    王小虎摇头道:“东哥!你通常做了坏事都是不记得的,就是因为你弄了她,她现在都不穿裙子了。”

    汗……弄到不穿裙子,这得多大怨念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说!”

    “东哥!自两年前,柳家一搬来这里,你就把柳姑娘给臆想上了,你的第一幅作品就是关于她的。”王小虎回忆道。

    谢东声音发抖道:“作品?就是我画的那种画?”

    “嗯!”王小虎点头道:“这副画你为了写实,还专门去偷看人家洗澡,结果被发现了。”

    rì!还有这种事,前世啊!你作孽啊!谢东又觉得不对道:“我跑进去偷看,被发现了,还能活到现在?”

    王小虎感叹道:“那是柳姑娘心肠好,没有声张,直接把你扔了回来。家里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在墙边接应你。”

    “扔?她能把我扔过墙?”

    “嗯!柳姑娘会武的,等闲几个男人是近不了的。”

    谢东额头冒汗,这躯体能活到自己附实在是奇迹啊!战力三十多的渣,在那柳茜那里死个十几次都可以了。

    看来应该是自己把她看光了,她觉得穿裙子没安全感了,就改穿把自己包得密实的胡服了。等一下回到家,得去书房看看才行。谢东发现自己有不少秘密都在书房里,这原谢东太敬业了。

    “那你跟小花又是怎么回事啊?她好像不怎么搭理你。”谢东转移话题了,其它那些事基本能猜到了,就不必问了。

    王小虎悻悻道:“还不是因为东哥你,得罪了柳姑娘,我怎么讨好她都不理我。”

    这个不是重要的,谢东问道:“既然不熟,你是怎么知道人家白白鼓鼓的?”

    “墙边有个洞,钻过去就是柳家仆人的洗澡房……”

    “明了……”

    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咦!隔壁柳家怎么多了那么多车马呢?会不会跟那草里藏珠有关呢?谢东想想道:“小虎!去打听打听,今天和柳姑娘一起的那姑娘是谁?”

    王小虎惊道:“东哥!你不会想侮辱她吧?”

    “滚!哥从良了!只是交往而已!”谢东一脚踹了过去。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