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谢氏一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听秦 书名:大唐武侯
    “小娘子!所谓正邪不能两立,今天我只有辣手摧花了……”

    “yín贼!放开你的狗爪……啊……”

    ------

    月满则缺,jīng满则溢。

    贞观八年五月十五,风和rì丽。

    一大早谢东就鬼鬼祟祟的爬了起来,手中抓着一块布料,想着要出去毁尸灭迹。这几天连喝参汤,太补了!昨晚居然梦到了那个女妖,还真是红裙飘飘的。

    “东儿!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一个女声把谢东叫停了下来。

    谢东机械式转,手中的布料反手放在背后,讪讪道:“娘!我这刚起来,收拾了一下屋子,准备去洗漱呢!”

    谢东的母亲姓卢,至于姓名他也不清楚。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姿态优雅,清秀恬静,穿青绿sè交领襦裙的女孩,那是母亲的侍女,从小就被母亲收养的,同母女,随母亲姓,叫做晓月。

    卢氏惊奇道:“你还会收拾屋子了?叫小虎他们做不就行了?刚才我看你手里拿了东西,是擦布吗?”

    额……女人的眼睛真尖,谢东点点头认了,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晓月!去帮你哥把那擦布洗洗吧!他粗手粗脚的,怎么做得了。”卢氏对旁的卢晓月笑笑道。

    “是!娘亲!”卢晓月轻声应了一声,就袅袅地向谢东走了过来。

    晕…谢东顿时感觉头都大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还在不知所措时,卢晓月已经来到了近前,柔声道:“大哥!请把擦布给我吧!娘还在等着你去吃早饭呢!”

    这是躲不过去的了!谢东心一横,就把布条放到了卢晓月的手里,靠近她耳边低声道:“这个事帮我保密,洗好了就拿回来给我。”

    谢东说完,就向卢氏走去,“娘!走,吃早饭去。”

    卢氏笑着道:“好!晓月,你洗好了也赶紧过来。”

    卢晓月应了一声,待看清手中的布料时,不由霞飞双颊,这个混账少爷,竟然是裆布,还说是擦布。还有一股子怪味直冲鼻子,卢晓月直想扔了出去,但想想又跺了跺脚,无奈的向洗衣房走去。

    ------

    餐桌前,谢东的父亲谢仲贤,正瞪着谢东看。

    “妖孽?”

    谢东摇头,开什么玩笑,都几天了,还在问这个问题,真是入魔了。

    卢氏听了一瞪眼,手中的木勺好像就要脱手飞出一样。

    谢仲贤马上变脸,笑道:“乖儿子!叫声爹来听听。”

    谢东无语了,这父亲的报复心也真是强烈啊!就是那天刚醒来时,让他叫声爷听听,他就学到了,让谢东连叫了几天。

    谢家虽然也算是地主阶层,但在生活上随和得很,尤其是在吃饭上,除了要下人们做好饭菜,吃饭的时候是不需要他们侍候的。

    谢东看着桌子上的鸡蛋,连续吃了几个,放了得补回来。

    这人也真是矛盾体,又想放出去,又要补回来,这不是犯吗?

    在谢东叽咕的喝完了两碗粥后,卢晓月回来了,脸sè还有点绯红,不敢看谢东。在帮谢仲贤添了一碗粥后,也拿了一个碗装了小半碗清粥,慢慢的吃了起来。

    卢氏女人天生的敏锐,马上就察觉了卢晓月的不妥,看了看谢东,又看了看卢晓月,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食不言,寝不语。

    待到吃完,卢晓月要收拾桌子时。卢氏摆摆手道:“今天,一家子都在这,就顺便谈谈心吧!东儿劫难已解,我打算在六月初一,上灵隐寺还神祈福,顺便找大师算一下东儿的姻缘,看看时机到了没有。”

    谢仲贤低声嘀咕道:“那个秃驴也能称得上大师吗?连我师尊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嘿…道士和秃驴势不两立啊!谢东笑笑没说话,不知这个时候的灵隐寺是怎么样的。至于看姻缘那就是扯淡了,刚到大唐还不到一个月,连女人都没见过几个呢!断然是不会那么早吊死在一颗树上的,万一娶了一个像娘一样的女强人回来,那以后岂不是要苦海无边?

    话说大唐的女装有点露的,现在也没看到啊!卢晓月的交领裙,压根就看不到一丝风光。

    卢氏直接无视了谢仲贤的嘀咕,又打量了一眼卢晓月,怜道:“晓月,你明年也要及笄了,看来是陪不了娘多久的了。”

    卢晓月眼眶发红,急道:“娘!我就在留在你边,一辈子都陪着你。”

    “呵呵……”卢氏笑着抓起了卢晓月的手道:“女儿家长大了不嫁人怎么行呢?娘可不能耽搁你啊!等明年三月三后,我就找王婆打听一下。”

    “娘……”

    这女人真是水做的,谢东发觉卢晓月的泪水已经在眼眶内打转了。

    “娘!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当年你把我从荒村内救回来时,我就决定要侍奉你一辈子的了。”卢晓月突然跪在卢氏膝前哽咽道。

    “哎!你这孩子……”卢氏感动了。

    感概片刻,卢氏又叹息道:“东儿这孩子,年少顽劣,在这嘉兴县是很难找得到良配的了。真是忧心啊!老爷!东儿也不小了,也该成家立室了。你怎么看的?”

    谢仲贤见到夫人的眼神眨啊眨的,立马响应,重重道:“这个混账臭名远扬,注定是要当独夫的了。原还想着要他光大谢家门楣的,想不到……祖宗蒙羞啊!这门当户对的,有谁看得上他这个臭小子?”

    谢东郁闷了,名声真有那么臭吗?看着父母眉来眼去的,铁定是有什么yīn谋的了。

    卢氏长叹一声无语,轻轻捶了捶口。

    卢晓月见母亲如此,连忙安慰道:“娘!你也不用太忧心的,大哥rì渐长大,思想成熟了,自然会博出一个好名声的,到时自然会有佳偶的。”想想那裆裤上的东西,卢晓月的小脸不由又绯红了起来。

    “如果他能娶一个像晓月一般体己的媳妇,做娘的就安心了。”卢氏话中有话的道。

    yīn谋暴露了,谢东看向卢晓月,丫头你不觉得背后发凉吗?这两口子在算计你啊!

    谢仲贤更是直接了,笑着大声道:“真是糊涂啊!晓月不想走,东儿害怕找不着婆娘,干脆让东儿先收晓月做妾好了。一举两得啊!”

    卢氏眼睛一亮,看向卢晓月,逗笑道:“你这老匹夫,一辈子就提了这么一个好建议,我也舍不得晓月走啊!晓月,你看你哥可好?”

    果然……只是不是为妻吗?怎么是做妾了?谢东有点不解。

    古时讲究门当户对,卢晓月这样收养过来的孩子,家门不晓,亲人不存,是不可能作为正室的。谢仲贤虽然怕老婆,但这些个祖宗原则xìng的问题,他还是很有cāo守的。

    卢晓月面红耳赤,想不到矛头一下子扯到她上了。嫁给少爷,她可是不太愿的,这几年他的劣行实在让人瞧不起,这样的一个夫君,以后会有幸福可言吗?可是夫人的养育之恩,又怎能拒绝呢?

    见到卢晓月明显在挣扎,谢东男儿气概起来了,丫的,就连一个侍女也看不起自己吗?前世啊前世!你到底作了多少孽啊?

    谢东压根就不想结婚,更加不想这样的勉强别人,于是,看向母亲笑笑道:“娘!我都还不急,我要先立业后娶妻。这次挨打后,我已经决定要痛改前非了,一定要为谢家争光,光大门楣,不成功绝不娶妻。”

    “妖孽?”谢仲贤惊讶地看着谢东,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真不相信这个还是自己的儿子。

    卢氏恼道:“去!儿子懂事了不好吗?乱说什么?再说我就把你那些珍藏全烧了。”

    谢仲贤立刻无言。

    卢氏慈祥地看着谢东,快慰道:“好!东儿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为人父母的,哪有不盼儿女成龙成凤的。想好做什么,要钱就跟娘说,娘全力支持你。”

    卢晓月诧异地望了一眼谢东,想不到这混账今天居然会说这样的话,他不是早就觊觎自己了吗?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会放过?

    在疑惑和欣慰的眼光中,谢东离开了饭厅。

    回到房中,谢东就松了一口气,好险!差点就被定下姻亲了,传闻大唐的民风开放,女子也开放得很。这花花新世界都还没见识到,岂可就被系上一条绳呢?大唐的美女们,凭着建功立业之心,我很快就要出去见识你们了!

    功业很重要,有事业的男人才能吸引更多的女人。因此,谢东说的要立业,要光大门楣,也不是空口说白话的,是铁定要去做的。

    没有资本,没有底蕴,对于一些美好的事物,例如美女,那就是空想而已。两世为人,岂能还不懂这些!

    发奋!努力!振作!就凭领先了一千多年的视野,谢东就不相信自己混不出个人样来。等功成名就,然后……嘿嘿……

    就在谢东幻想时,一个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宿主的变强意志突破设定的标准线,大侠系统正式启动!”

    “谁?”谢东吓了一跳,房子里除了自己就空的,怎么会有一个女声呢?

    “请稍等……系统正在启动中!”

    还真有声音啊!谢东原还以为是自己幻听的,现在再次听到,就不能淡定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武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