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药师,费俊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萧掌柜 书名:疯狂弑妖师
    跟着白衫青年来到药班集合区域,唐伏羲第一眼便是被吓得不行,包括他在内,此时的药班居然前无史例的只有两名学员。

    就在方才,唐伏羲还在药班的名单上看到一大串名字,足足约莫十来名学员的录取况。怎么到了这里却只有他和一名学员。

    “难道其他学员与我一样都迟到了?”唐伏羲心里不由想道。

    然而,他又快速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原因很简单,药班是外门武院最低等的班系,在这里除了采药就是采药,而且还不能与其他班系那样,可以修炼武技和猎兽。

    就算是初等的铸器班,名声也是比药班好得多,因为很多修炼者知道,他们在实力较弱的况下,只要拥有一件上好的兵器,一般人绝对不敢近招惹。不过,更大的区别还是铸器班的学员有安排武技修炼的课程,而药班却没有。

    如此,反观药班,虽然药物可以治疗疾病,也可以壮骨健体,但是很多人却认为,与其靠药物壮骨健体,还不如勤加修炼,达到强健体,百病不侵的效果来的好。

    当然,如果你能从一名药师晋升成为药丹师,那就不一样了。药师只是懂得一些药理知识,能采些药物来治疗疾病;然而药丹师却是不同,药丹师不但可以炼制出提升修炼的丹药,而且还能让人体激发出常人无法想象的潜力。药师与药丹师,虽然仅仅只是一字之差,可两者的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简单的说,除非你是药丹师,否则你药师在怎么如何治病,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低等人,没人会因此而重视你,更不会被重用。

    所以,在很多学员得知自己被分到药班成为低等生后,他们第一个想到就是离开,或者寻求能否进入其他班系去。总之,他们死都不会进入药班来。

    对于那些学员的冲动,唐伏羲此时也能感觉得到。因为他刚开始也想逃离。只是最后莫名其妙的就决定不想走了。也正是他的今这一决定,唐伏羲从此走上了药丹师的巅峰之路。

    “喂,那个唐什么的,你愣神站着干什么?不用看了,药班就只有你们两名学员,其他学员已经退出。”看着唐伏羲微微愣神,白衫青年又是一声娘娘腔的话音响起,语气里,好像并没有对目前只有两名学员,表露意外之意。

    “那个,老师……”

    “什么那个老师那个老师的?本俊男名叫费俊男,费解的费,俊美的俊,男人的男。以后你只能叫我俊男,或者俊男老师,唯独不能只叫‘老师’二字不提‘俊男’。记住了吗?真是让人费解,我为什么长得这么帅。”

    白衫青年听得唐伏羲张口闭口都是老师老师的叫,不由又是大声说道,话语中还无比自恋的大夸自己的名字,甚至后一句还史无前例的自夸自唱起来。

    “费,费俊男?”

    唐伏羲口中低声的说着,此时他真的彻底被眼前之人折服了。这人的名字唐伏羲是早已耳闻,只是传言中的药班导师费俊男,并没这般自恋狂呀?

    在记忆里,唐伏羲只是从传言中之听得,外门武院有一洁癖王,药师出生,对药理有独到的见解,然而却十分的讨厌草药味,平里他甚至做到上不会有半点草药的味道。为此,很多人都倍感惊讶。

    而现在,唐伏羲却还领教了这个长相平平,而且又无比自恋的药班导师。自恋狂+洁癖王,无敌了!

    唐伏羲也不敢再多说,虽然对眼前这个自恋洁癖王没什么好感,但却也没有不喜欢,只是心中有一种感觉,他决定留下来,好好学习药理知识。对于修炼上的事,其实唐伏羲也并不发愁,他知道,水鬼老头绝非常人,修炼上的事,有水鬼老头就已足够。

    “俊,俊男老师,我们现在只有两名学员,不知我们的课程还会继续吗?”既然决定了要好好学习药理知识,唐伏羲自然也要关心一下课程的事,如今这一期的药班只两位学员,武院那边肯不肯开班还是另一回事,所以唐伏羲要问清楚。

    “这个你放心,武院离不开药班,药班也离不开武院,两个学员就两个学员,课程不要也罢,以后你们俩跟着我学习便可。”对于唐伏羲问开班之事,费俊男却是很认真的说道。

    说来也是,一个班只有两名学员,如何安排课程,整个外门武院如此多的学员,只有四个班系,每一个班至少要安排数百人才能充分利用资源,而药班作为四大班系之一,却只有两名学员,这种况,武院说不定会取消班系课程。如此,药班也就名存实亡。

    唐伏羲也正是担心这点,所以才这样的问,而如今听着自己的药班导师费俊男这般肯定的说,唐伏羲自然也就放下心来。其实想想,这样的结果也不错,一个班只有俩名学员,学习上自然能受到更多的指导,如此唐伏羲又何乐而不为。

    “那个叫什么,唐伏羲是吗?本俊男好像听说你已经是聚气五段了,而且还是自愿放着正式弟子不做,跑来我武院从一名外门弟子开始,真是这样吗?”看着唐伏羲,费俊男突然问道。

    唐伏羲昨天在灭之比斗场上事,早已在内外两院中传得沸沸扬扬,一个只是到达聚气五段实力者,三分钟站着不出手,任由一名聚气八段强者接连攻击,最后居然没有被打倒,还不可思议的赢得比斗。

    这种让人听着震惊咂舌的事,自然传的很快,甚至最后还被夸大说成,唐伏羲吃了某种灵丹妙药,且自实力也有所隐藏,更有传唐伏羲暗中还有人协助于他。如果将这些传言一个版本一版本的列出了,足足可以有二十几个版本之多。

    对于这些沸沸扬扬的传闻,唐伏羲在来的路上也是听到不少,且听得最多的就是唐伏羲借助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物,抵挡了赫山的轮番攻击。

    唐伏羲当然也不会多去在意,自己子比常人强硬,与他体内的妖魂之力有着直接的关系,别人这般怀疑,他也无话可说。

    点了点头,唐伏羲算是回答了药师费俊男的问题,转而有些无奈的笑道:“聚气五段又如何,还不是成为一名药班低等生。”

    闻言,费俊男却是有些不悦地说道:“臭小子,我这药班不好吗?再说了,这只能怪你自个倒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其实,费俊男心里也是为唐伏羲的遭遇有些不平,但他也很想唐伏羲能为药班出力,至少不会被别人太看不起,而依照他对唐伏羲的观察,药班有了唐伏羲,后肯定会受到众人的敬重。

    “我怎么得罪人了?”听得费俊男这么说,唐伏羲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怎么就得罪人了?挑战是那赫山先提出,说好约定三分钟击倒对方,也是他答应的。最后自己做不到,怪谁?

    费俊男却又是说道:“你知道我们外门武院的院长是谁吗?赫万天,你自小生活在破玄门,应该听说过吧。你又知道不知道那赫山与赫万天是什么关系?”

    摇了摇头,这倒问住唐伏羲了,虽然他也知道赫万天是武院院长,可他那知道赫山与赫万天是哪门子关系,他又没接触过这两人,就是两人同一个姓氏,可同姓的人多了去,没关系的一大把呢。

    看着唐伏羲摇头不知,费俊男又是一笑,说道:“赫院长是赫氏家族的太上长老,赫山是赫家族长之子,且说赫家也是我天鸾国名门望族,你说你是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闻言,唐伏羲不由一阵苦笑,在尊卑份面前,“尊胖子”可以压死“卑胖子”,更何况唐伏羲还只是破玄门一个“瘦子”。

    “好了,你也已经想到自己为何被分到我药班来,也决定留下当一名药班低等生,那就好好的跟着本俊男一起学习药理知识吧,将来还可以晋升为万人瞩目的药丹师也有可能。”

    “哦,对了。”费俊男说到着,突然想起来什么,转头看向另一边,目光落在一名小女生上,“刚才忘了还有一人,小靥,你也过来认识认识一下你的新同学吧。”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弑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