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尘埃落定大结局

    第一百四十三章尘埃落定【大结局

    唐生看着寒雁:“怎么了?”

    这么说就是默认了,寒雁问道:“那么,比起用毒,解毒如何?”

    “雁儿,你要做什么?”寒雁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这个问题,唐生有些奇怪。

    寒雁摇摇头:“外公,你只需说,是还是不是?”

    唐生便道:“比起其他门派来,自然是好得多了。不过解毒不是我们的专长,唐门中人炼毒用毒才是最精的,他们每每炼制一种毒药,也许自己也没有解药。不过…。毒与药本来就是相生相克,会炼毒的人,一般也会解毒。”

    寒雁眼睛一亮,虽然唐生此番话并没有说他们的医术是如何精湛,可是这些常年用毒的人,见多识广,深知各种毒药的毒。加上吴太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她立刻跪下来,对着唐生深深磕了一个响头:“外公,我有一事相求。”

    唐生被寒雁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立刻就去扶寒雁起来,嘴里不住道:“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告诉外公,外公一定能帮你办到。”

    “那么恳求外公救一救玄清王,”寒雁顿了顿,继续道:“他中了一种很罕见的寒毒,快要死了。”

    “玄清王?”唐生一愣,寒雁跟玄清王的事,他也是特意打听过的。玄清王这个人就是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风流俊美的年轻人,本就是个人物。若是放到以前,唐生说不定还是非常乐意这个孙女婿的。可是现在…。他皱了皱眉:“雁儿,你莫不是现在还痴恋于他?要知道他当初可是弃你而去,要娶那个什么西戎公主。这样的男子你何必还记挂,要说良人,外公带你回唐家堡,那里的好男子多得是。寒雁你又生的聪明漂亮,不愁找不着…”

    听着面前的老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寒雁几乎要哭笑不得了。她只好开口道:“外公,你误会了,他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其中的事今后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可是现在时间紧急,若是不救他可能就会没命了。”寒雁咬了咬牙:“外公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唐生自然是不舍得自己这个刚刚认回的亲外孙女就这么跪在地上不起来的,就算心中傅云夕的事十分不解,可是见寒雁这样,也只好道:“不是外公不答应你,只是解毒这件事,唐门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还是可能治不好呀。”

    寒雁摇了摇头:“并不求能治好他,只要有希望,试一试就好。”她看着唐生:“外公,很早以前我就不求人了,这一次,我求您救救他。”

    唐生见寒雁坚持的样子,忽然想到了很多年前,小乔也是这样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成全她和东侯王在一起。当时的江湖和朝廷和现在一样,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是不许他们在一起的。可是向来泼辣又活泼的小乔,第一次那么哀伤的求自己成全。他痛心,愤怒,悲哀,可是有什么办法。女儿上了那么男人,做父亲的还能强着他们分开。况且小乔的格唐生也清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旦自己真的阻止,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他只能答应了。

    东侯王的确对小乔很好,作为一个很有才华和前途的年轻人,能够这样一心一意的着一个江湖女子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可是不是一切,东侯王没有照顾好小乔,东侯王就这么被灭了满门,还连带上了自己无辜的女儿。唐家堡的人都见证了唐生一夜间老了十岁。他叱咤江湖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住。

    如今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这个外孙女,难道又要走上她娘的老路,为了一个朝廷中的男人放弃一切。可是从寒雁的眼中,唐生已经看出,寒雁对玄清王已经根深种了。他能说什么?他能干什么?

    唐生深深地叹了口气:“莫非是我唐家易出痴儿?”他道:“我便试一试罢了,你起来罢。”

    寒雁心中一喜,忙道:“谢谢外公。”

    唐生见她眉眼弯弯俱是欢喜的模样,开始因为寒雁的举动而有些不安的心,此刻也放心下来,便也跟着舒展了眉头,祖孙两个相视而笑,便说起这些年的家常话来了。

    却说玄清王府中。

    吴太医看着傅云夕:“你的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病榻上的人看着越发的瘦削了,一双寒眸淡的几乎什么都没有。他只是道:“我知道。”

    这个人从来都不会有惊慌的时候,面对自己的死讯也是,或许能让他产生别的绪的,只有那个丫头了。吴太医摇摇头:“你打算什么都不做?”

    “这样已经很好。”傅云夕道。什么都不求,这一段子,反而是他有生以来最平静的子,大仇已报,心事已了,再没有别的什么心愿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皇上的江山已经坐稳了,未来的几十年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西戎人元气大伤,十几年内都不敢轻举妄动,朝堂局势已经稳定下来,百姓生活也没什么波澜。除了…那个人。他微微闭了下眼睛,似乎还是有一点遗憾呢。

    “傅云夕。”耳边响起清脆的喊声,有一瞬间他几乎是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幻觉中的那个丫头几乎在自己脑中想起她的瞬间就出现了。可是他很快就明白那是真的,寒雁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她眉眼弯弯,头上扎着圆圆的团子髻,分明是明眸皓齿的少女模样,可是偏偏就让傅云夕想起很久之前,在红梅树下,那个略略有些无措的小姑娘躲进自己的大氅,像只受惊的小兽一般依偎着自己的场景。

    正想着,寒雁已经走进到了他的面前,冲他晃了晃手:“发呆做什么?”

    吴太医在寒雁进来的时候已经悄悄退出去了。寒雁便自然的在傅云夕边坐下来。这些子和傅云夕之间相处的越发的平静坦然了。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他的病,知道了在有限的子里相处是多么不容易的机会,他们不再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有着隔膜的对话中。他们只是聊着一些很平常的事,琐碎,但温暖。

    “什么时候才梳正常的发髻?”傅云夕的目光停留在寒雁的头发上,其实都及笄许久了,为什么还固执的梳着团子髻,是因为自己那一天毁了她的及笄礼,现在还是抗议?

    寒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看着他道:“等你赶快好起来,娶了我,就可以做妇人髻了。”

    傅云夕微微一愣,见寒雁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认真起来。

    她说:“你娶我吧。”

    半晌无人,片刻,傅云夕微笑起来:“我即将死了。”

    “我知道。”寒雁看着他:“再不嫁给你,就没有机会了。”她轻松地一笑:“我还想尝尝,做玄清王妃是什么滋味呢。”

    傅云夕沉默的看着她,唇角边淡淡的微笑也逝去了。事实上,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许久,他微微叹息了一声,然而那叹息之中似乎又含着某种笑意,他道:“等寒毒解了,就成亲吧。”

    寒雁瞪了他一眼吗,却是道:“好。”

    人生难得有一个自己喜的,又喜着自己的人。重活一世本来就是上天的恩泽,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如是,更重要的,却是一个u从前迥然不同的人生。上一世她没有被人过,这一世却不同了。

    上一世的傅云夕最后结局到底是什么样子,寒雁是没有看到了。只是他既然没有娶伊琳娜,事的发展就会全然不同。

    寒雁撑起子,在他唇角轻轻吻了一下:“寒毒解了后,就去外公那边看看吧。”

    只是这承诺,两人都知道,是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兑现的。

    两年后。

    江南水乡的光向来都是极好的,处处风暖柳垂,黄莺蹄声声。举目望去满眼都是醉人的鸀意。

    江边的堤岸上,垂柳尽头,许多游人在此赏花放纸鸢。

    人群中有一男一女最是引人注目,这两人样貌都生的上乘。男子一雪白衣衫,乌发中夹着星点白发,看着却并不令人感到厌恶。一张俊美无筹的脸,配着着发丝,倒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了。他神冷淡,唯有在看向边女子的时候,面上才显露出一点温柔的神来。

    那女子约摸二九年华,生的只算是清秀,偏偏有一种无法企及的贵气,又含着一丝江湖人才有的利落潇洒,种种气质混合下来,虽然外貌算不得绝色,竟然也叫人移不开眼。那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似乎是有了子。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人群中,当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人,实在是般配得很。

    这两人正是傅云夕和寒雁。

    “江南的风光果真比京城好多了,”寒雁道:“咱们可以多在这里玩些子,再去唐家堡也不迟。”他们这番就是去唐家堡的,一路上游山玩水,倒也兴致好的出奇。

    “当心子才是。”傅云夕一挑眉,目光落在寒雁的小腹上。

    寒雁微微有些赧然,不过才三个月,这人就成天紧张的不得了,自己稍稍做个什么都被人数落着。不过,她又微笑起来,自己也很想快些见到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呢。

    时间过去两年了,唐生当初和吴太医联合起来,研制出了一种克制寒毒的药。唐门毕竟不是专门研制医术的门派,这两人联合起来,也仅仅只是能暂时克制傅云夕的毒而已。傅云夕的寒毒也许还会复发,这其中要多少年,五年?十年?不得而知。

    总之,寒雁和傅云夕成亲了。

    成亲了半年后两人才圆房,这半年里傅云夕的子是越发的好了起来,到最后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了。只是那一头乌黑的青丝却在治毒的时候变得有些花白了。唐生说这是因为毒出来的后果。好在寒雁和傅云夕都不计较这些。

    卓七来找过寒雁几次,不过都被傅云夕叫走了,寒雁不清楚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应当是有些较量罢了。卓七当然没有讨得什么好处,再后来带着伊琳娜回到西戎了,他们也有自己的大事。卓七这个人本来就是有野心的,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留在大宗。寒雁只能在心里对他说了声抱歉,毕竟当初是自己骗他合作,帮傅云夕舀到了太后叛国的证据。

    不过这些事,都是很久远的事了。

    她朝着傅云夕笑道:“怕什么,你这么厉害,他也不会差的。”

    傅云夕淡淡一笑,小心的牵起她的手,走进了人群中。

    这世上总会有个人是为你准备的,就算再多的辛苦和难过,你总会是一个人的心上人。时光太过短暂,何不抓紧眼前的,以后的事,何必问。

    毕竟这光无限,又是一个好晴天了。

    ------题外话------

    亲们,文文到这里,就是大结局啦,接下来是番外,番外会讲云夕和寒雁成亲的事~么么哒=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