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章惊险逼宫

    彩凤内。

    太后斜倚高位,七皇子站在下方:“皇祖母,如今傅云夕已经死了。”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目光带着些许兴奋。

    “猴急什么?”太后微微一笑:“此人狡诈多段,哀家看你还是打听清楚的为好,若是被人骗了,就输大了。”

    七皇子有成竹的笑了笑:“皇祖母尽管放心,本宫已经派人去查了,玄清王府现在乱做一天,就连那庄寒雁,都躲在房里闭门不出,想必是在暗自垂泪。”

    “她倒是个多种,”太后似乎是有些不屑,道:“如此说来,傅云夕倒是真的死了。”她深深叹息了一声:“哀家总算等到这一天了。既然如此,咱们就过去看看皇上吧。云夕死了,他这个做皇兄的,想必悲痛绝。”

    七皇子点点头:“御林军那边…”

    “你管的太多了,”太后神色一变,声音变得冷起来:“别忘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是。”七皇子忙弯下腰应道,只是目光里闪过一丝精光,片刻又立即恢复如常。

    御书房。

    “父皇!”太子急匆匆的从外头跑进来,一进房间就大声叫了起来。

    “你就是这么学规矩的,连朕的书房也敢硬闯!”皇上猛地抬起头来怒喝一声,他的目光有些发红。

    “父皇!”太子毫不惧怕他的厉色,在皇上面前站的笔直:“他们都说王叔死了!我不信!”

    “胡闹!”皇上龙颜大怒:“你胡说什么!”

    “皇上息怒!”急忙赶来的皇后一把搂住太子:“他只是太伤心,这才失了理智…。”

    “哼!”皇上余怒未消:“朕看他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对朕大喊大叫,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这个皇上!你就是这么教他规矩的!”

    这一番怪责委实没头没脑了些,便是皇后此刻心中也有了委屈,却见太子依旧仰着脖子道:“之前听闻王叔病重,儿臣想要前去探望,是父皇阻止了,如今儿臣连王叔面都没有见上,那些人就说王叔死了!儿臣不信!”

    “你王叔就是死了!”皇上忍无可忍:“他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评论!”

    “我不信,我不信!”太子在听到皇上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抛下一句:“我不信!”就转飞跑出去。皇后看了皇上一眼,眸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泪痕:“皇上,有的时候臣妾真的不知道您到底在想什么。”说完也不去管皇上是什么脸色,跟着太子离去了。

    待他们走了后,皇上才慢慢的抬起头来,向来喜怒不显于脸上的帝王眼中是淡淡的悲哀,他一扬手,书桌上的折子尽数扫落下去,边的太监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皇上和玄清王手足深,如今玄清王病殁,皇上悲痛绝也是理之中。

    太子跑出了御书房外,在亭子面前的花园停了下来。他比起一年前个头已经拔高了不少,脸上也不再是略带天真的稚气之色。帝王家的儿子,向来比同龄的孩子要早熟的多。他努力的让自己更加成熟稳重,可是当听到玄清王因病去世的消息时,这个努力维持着太子形象的孩子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想起那个总是寒着一张脸的王叔,虽然不言苟笑,可是至少自己在要求和他一起玩的时候,不会像父皇一样断然拒绝。虽然他看起来很严厉,其实是很温柔的人。教自己箭骑术,比起父皇来,更能让年幼的太子感到亲的温暖。谁说皇家之中没有亲,至少傅云夕是太子认定的亲人。如今傅云夕已经永远不在了,他甚至没有赶过去见王叔的最后一面,怎么能不伤心绝。

    “皇弟不用太伤心了,”后却是突兀的响起了一个声音,太子转过来,却见七皇子含着刺眼的笑意走了过来:“生老病死是人之常,再怎么悲伤,王叔也不会活过来。”

    太子咬着牙看他,七皇子和王叔之间的敌对关系,太子也知道一点。虽然不知道具体到底是什么事,可是至少太子明白一点,王叔的死亡,对于七皇子来说是一件好事。

    见太子不说话,七皇子笑的更嚣张了:“世上之事谁都说不准,或许皇弟你虽然现在伤心,可是过不了多久,就能见到王叔也说不定。”

    太子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盯着七皇子。七皇子恶劣的裂开嘴一笑,转走了。留下太子呆呆的站在原地,七皇子的那句话不知道为什么给他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这皇宫之中,似乎是要发生大事了。

    却说傅云夕死后,作为玄清王手下的兵权自然被集中到了皇上手里。这么大的兵权,皇上不放心交给别人。军队暂时就这么闲置起来。如果不是两后西戎人大举进攻大宗,还不会有人意识到这件事

    金銮内。

    “皇上!西戎人已经至京城!”手底下的探子来报,神色慌乱无比。虽然大宗与西戎的战况对峙了这么多年,都打到城门之下,还是第一次,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京城中的百姓人人自危。且西戎人残暴无比,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时间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文武百官都不做声的默默立着,皇上大怒:“朕再说一遍,谁愿意领兵作战!”这可真是奇了怪了,硕大的一个宫,如此多的将领,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带兵打仗的。成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谁都找不到他。新来的将领们不敢上战场,老的将领们推说自己年老体迈,担不得如此重任。一些忠心耿耿在前方带兵的将领一时间也难以支撑洪水一般的西戎士兵。后面又没有人配合,实在是进退维谷。

    文臣武将们都不吭声,西戎人来势汹汹,想必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这一场战争有多惨烈可想而知,开玩笑,十三岁就能击退西戎人的玄清王只有一个,换了别人,不是上去送死吗。人为己天诛地灭,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四下无人应答,皇上高坐高位之上,突然冷笑起来:“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帝王猛地站起来,扫视了底下的群臣一眼:“这就是朕养的国之栋梁!朕养的好臣子!”他气的发抖,双手都有些不稳。失去自己兄弟的悲伤还来不及收起,西戎人就大举进攻,偏偏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出战。便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生平第一次感到孤家寡人的滋味。可是群臣这样的态度,未免也太奇怪了。

    “皇上不必心急,”突然传来一个缓慢的声音,太后慢慢从内走了出来,后还跟着一金袍的七皇子。

    七皇子走到皇上面前,也没有下跪,只是微微弯了一下腰:“儿臣愿意领兵作战,对付西戎来的士兵。”

    内鸦雀无声,皇上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落在七皇子袍角上那只飞的金龙上:“你要带兵作战?”他的声音听不出息怒来。

    七皇子道:“是,请皇上赐兵符。”

    请皇上赐兵符。

    不过是一块铜牌子,就能号令千军万马,历史上多少人为了兵权争得头破血流,这是好东西,也是能惹事的东西。在大宗,傅云夕手上的兵符不仅仅代表着一个兵符,它代表着无限的权利,有了这只兵符,就相当于控制了大宗所有的军队。所有的将领都要对它俯首称臣,从某种方面来说,皇上的权利都不及这只兵符。

    “皇上,七下愿意出战,哀家认为,你该将兵符给了他才是。”太后慢悠悠的开口,她飞扬的眼角今看起来分外人。

    “朕,不许。”皇上道。

    七皇子神色未变,只是道:“如今西戎人近大宗,又无人敢出战,儿臣愿意披甲带兵,皇上又不许。可是不战就亡国,儿臣却是不想的。”他的声音带着一种隐晦的威胁:“请皇上赐兵符!”

    “你敢威胁朕!”皇上勃然大怒。

    文武百官都不做声,他们目光看着的,是太后。

    大宗要变天了,早在很久以前,似乎就有人说过。如今真的成了此事,却只有大上淡淡的香气,看着这宫的一幕。

    “兵符不在朕上。”皇上冷笑道:“你又能如何?”

    七皇子悲伤道:“那儿臣就只能背负不孝的骂名了。”说罢一扬手,大内顿时冲出百来个带着刀甲的侍卫。御林军不知什么时候被冲出来的军队扣住了。皇上没料到突然会有这么一出,可是大上无人敢动弹。太后平静依然,群臣诺诺无声。

    空气里都是肃杀的味道,皇上冷冷盯着面前的七皇子,明黄的龙袍下体僵直。傅云夕不过死了两,这些人就蠢蠢动了,或者是,蓄谋已久,如今却终于敢动手了。七皇子勾起唇角:“父皇,告诉儿臣,兵符在哪里?”

    轻描淡写的话语中,杀机毕现。

    ------题外话------

    大概还有三章全文就完结咯~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