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金枝玉叶

    屋中人皆是一愣,似乎是没想到寒雁的到来。傅云夕眉头微微一皱,目光瞥向守门的侍卫。却见那几个侍卫齐齐屈伸跪了下去:“属下甘愿领罚。”

    这些人都是傅云夕的心腹,虽然不清楚傅云夕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这么对年的主仆之间的默契也让他们知道傅云夕现在是遇到了麻烦。那个西戎公主根本没有被王爷放在心上过,倒是寒雁,如果寒雁的出现能够王爷,那么他们就算去领一个失职的惩罚也心甘愿。

    傅云夕一挥手:“下去吧。”那几个侍卫便退了下去。

    幸而现在伊琳娜不在此地,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幕,若是看到了,必然又会大发雷霆。这些人对寒雁和对她的态度,截然不同,可是明明她才是王府的女主人。寒雁的这句话,屋中的其他人都听见了,成磊疑惑的问:“皇位?”

    如果说其他的都还能理解,什么叫傅云夕欠了寒雁的皇位,这话成磊却是万万不懂了。他看向傅云夕:“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云夕当然没有回答他,只是对吴太医道:“你说的?”

    吴太医轻咳一声,道:“王爷,你也知道小王妃足智多谋,老夫怎么是她的对手,她严刑供,老夫也是没有办法…。”

    “你不回答他的话吗?”寒雁看着傅云夕:“要不我替你回答吧,你的皇兄陛下正是因为我是东侯王的女儿,才下令追杀我的。就算他知道是太后灭了东侯王满门,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也要不惜杀了我以绝后患。”

    当初的东侯王全府上下被灭口,并不是传说中的江湖寻仇,而是有预谋的一件事。老东侯王和先皇打下江山,两人的功劳一半一半,当初说好是老东侯王做皇帝,可是最后皇上先进了京城,便顺水推舟的做了圣上。先皇一直对自己占了好友的皇位耿耿于怀,对待老东侯王一家都是非常宽厚,所以当年东侯王虽然形式狂妄,经常被人一本奏责参到皇上面前去,最后却什么事都没有。那是先皇对东侯王一家的补偿。

    先皇到了晚年的时候,对老东侯王的愧疚愈发的重了起来。于是提前写了遗诏,要将皇位传给东侯王,他是想要将皇位物归原主,可是这件事,却被太后知道了。

    太后自然是不会愿意的,如果东侯王一家成为皇族,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将会消失,于是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买通了江湖中人对东侯王一家灭了口。她请的那些人都是武林中的歪门邪道,手段极其凶残,东侯王上下无一人幸免。东侯王的事出了后,先皇猜到是太后动的手脚,可是又苦于没有证据。这时候市井之中开始流传东侯王的死是皇上不满他功高盖主,才秘密赐死。虽然这流言空来风,可是一时之间竟然有许多人竟相信了。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不是好事,甚至于会造成国家的动不安。皇上便下口不许大宗境内有人讨论东侯王的事,一经发现,格杀勿论。这样的残暴政策也真正的起到了作用。可是皇上每每想到好友一家的惨死就不能释怀,不就就驾崩了。由现在的皇上登基继位。

    这种说法吴太医和成磊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毕竟都是皇宫出来的人,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多少还是能猜到几分。可是听寒雁的话说来,倒是寒雁才是真正的皇族,傅云夕不是了。

    傅云夕看着寒雁:“你从何得知?”

    寒雁道:“你需要说,是还是不是。”

    她的态度很是强硬,几乎是问了。可是与强硬态度相反的是她的表,显得无比自然,像是自己嘴里谈论的不过是今天该吃什么或是该去哪里的小事,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傅云夕沉默一下:“是。”

    寒雁干脆走过去,在他边坐了下来,榻很软。傅云夕的神冷淡,目光落在寒雁上,似乎又变得漠然了。可是下一刻,寒雁的手撩起一丝他的乌发,认认真真的去看。他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寒雁却拽了一下他的衣服,将他拉的更近了些,呼吸相近的瞬间,寒雁深深吸了口气。

    那原本乌黑的发丝,已经有了淡淡的泛白色,像是结了一层细小的白霜,蒙在乌发上,看着刺眼无比。那是傅云夕的头发,寒毒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么。就算隔得很近,也丝毫感受不到傅云夕上的温暖。那个曾经带着淡淡暖意的怀抱现在已经没有了,寒雁坐在他边,像是挨着一尊冰雪雕刻成的雕像。

    “小嫂子。”却是成磊开了口:“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办法?”

    在成磊心中,寒雁是无所不能的,京城中关于她的事迹许多人都知道,更何况作为傅云夕好友的成磊,曾经在玄清王府听到过寒雁的不少事。他知道寒雁古灵精怪,做事有许多法子,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变得对自己有利。自从傅云夕让伊琳娜住进玄清王府之后,成磊已经很久没有寒雁的消息了。可是眼下寒雁突然出现,并且似乎知道了许多事。这是不是意味着,寒雁有了什么别的办法?

    寒雁摇摇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话。

    “聪明。”一边的傅云夕却突然开口,见寒雁看着他,唇角逸出一个淡笑。他看起来依旧云淡风轻,好像根本不存在什么紧急的事一样。寒雁感到一阵心酸,拽住他袖子的手紧了紧,张了张嘴,却只是吐出了一个“你”字。

    傅云夕静静地坐在寒雁边,寒雁这么快就弄清楚所有事实在是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了。皇兄追杀寒雁的事,虽然他一开始就在提防,可是还是没有料到皇兄会这么快就动手了。皇兄坐在那个位置上太久了,久到不容许任何一个威胁到他地位的人活着。一旦知道寒雁是东侯王的女儿,而东侯王又是先皇下旨要做的皇帝,便立刻下了杀手。虽然寒雁只是一个女子,根本不可能做皇上,可是寒雁的份一旦被透露出去,大家就会知道皇上现在这个位子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大家就会起来反对他。这是皇兄不能忍受的事。所以即使知道寒雁很可怜,即使知道或许寒雁才是真正的公主,皇兄还是会杀了她,以一个统治者的份来看,这件事做的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傅云夕自己,却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皇上和太后在寒雁的事上几乎达到了一种默契,两个人都不想要寒雁活着。当初东侯王妃唐小乔的丫鬟抱着寒雁逃出了东侯王府,将寒雁交给了王氏,寒雁用了庄寒雁的份在庄府生活下去,并不是没有人知道的。太后的势力有多大,至少在京城中查出寒雁时绰绰有余。可是当知道了寒雁就是东侯王府的漏网之鱼之后,她并没有赶尽杀绝,因为那份圣旨还没有着落。

    先皇立东侯王为皇上的遗诏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太后知道先皇是将遗诏交给一个人了,那个人迟迟不出现,于是太后想要用寒雁将那个人印出来。只要寒雁在,那个人知道寒雁是东侯王的孩子,一定会将圣旨交给寒雁。可是这么多年,那个人一直都没有出现。

    太后想要干脆将寒雁杀了,可是这样一来就没有引那个人出来的饵了。于是她让卫如风娶了寒雁,因为卫王是太后的心腹,这样就相当于将寒雁全部监视起来。如果寒雁又风吹草动,太后立刻就能知道。

    当初大周氏进了庄府,也就是为了查探那一份圣旨到底在什么地方,太后还是有些信不过庄仕洋,害怕庄仕洋得到了圣旨就私藏起来,于是让张太师去查。张太师便让和周氏有关系的大周氏进了庄府,接近庄仕洋,以探望小产的周氏为由在庄府多呆一些子,好好查一查圣旨的下落。只是张太师没有想到大周氏非但没有查到圣旨的下落,还当着众人的面被发现了和庄仕洋的,让他沦为全京城的笑柄。

    这些事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在很多年前就是有原因的,皇上的皇位其实是东侯王的,寒雁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太后想要杀人灭口,她的谋现在才浮现出来。可是傅云夕现在中了寒毒,或许再也没有治好的可能。

    她的眉毛拧成了一团,眼下的局面实在是太棘手,以至于都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这件事说起来傅云夕没有错,自己也没有错,然而若说什么都没有的坦相处,却又有些微妙的奇怪。

    “你知道了,”傅云夕道:“打算怎么做?”

    寒雁转过头看着他,还能怎么做?总不能现在冲进王宫,把皇位抢过来吧?她不想那么做,如果可以的话,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她还是默默无闻的平凡女子,他还是权倾朝野的皇家王爷。

    ------题外话------

    所以说是“贵”女难求啦~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