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做个交易

    自由?媚姨娘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寒雁猝了一口:“四小姐现在说话,我是越发的不明白了,说什么自由,是开玩笑吗?”

    她说的虽然冷淡,还带着一丝自嘲和不相信,可是目光却又含着一丝亮光,寒雁便将她她这一点亮光捕捉到眼里。媚姨娘是渴望自由的,只要有渴望,就有商量。她的视线与媚姨娘齐平,几乎是带着蛊惑的说道:“媚姨娘在天牢住了一年多,该不会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还以为媚姨娘想要出去,见一见外面的世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媚姨娘不笑了,有些急切的问,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在寒雁面前表现的这样急切,可是寒雁的话实在是太惑了。听寒雁的话,似乎是有办法将自己从天牢中弄出去。媚姨娘在天牢的子就像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在她的前几十年,从来没有料到自己有朝一会落到这个地步。食不果腹,过着最低最肮脏的子,被无数的陌生男人玩弄,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更可怕的是这种子永远不会结束,直到自己死的那一天。

    “媚姨娘难道不想去看看外面的光,整在天牢中这么暗潮湿的地方,媚姨娘不知道花开的多好,街市有多漂亮。对了,”寒雁微微一笑:“媚姨娘一定很久没有穿过漂亮的衣服了吧,媚姨娘这么一个大美人,如今却真的是啧啧…”她没有说下去,看起来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笑容却带着一丝玩味。

    媚姨娘愤恨的瞪着寒雁:“四小姐不要欺人太甚。”

    就好像是在一个无比饥饿的人面前放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偏偏这大餐还够不着,对方跟你说,需要出卖自己的尊严才能得到这顿大餐。寒雁的这番话,勾起了媚姨娘心中最深的渴望,可是寒雁就这么吊着她的胃口,就像是将她的全部自尊踩在脚下,媚姨娘一开始的盛气凌人和抵触全部都没有了,只有深深的挫败感。

    “怎么能说是欺人太甚呢?”寒雁道:“只要做完这个交易,刚刚说的一切,媚姨娘都可以得到,我不是在骗你,我说过的事,一定会办到。”

    “如今我在天牢,你如何救得出我?”媚姨娘问。她是不相信寒雁,事实上,作为一个曾经的对手,她对寒雁有着深深的忌惮,自己就是折在了这个不动声色的小姑娘手上,谁能想到她会有那样的心计,自己今的一切全部都是拜寒雁所赐。寒雁这次来做交易,就说明自己手上有值得利用的消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用来换取自由,那都是自己赚了。只是不知道寒雁会不会信守诺言。

    “很简单,媚姨娘可以看看周围,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我要救你出去,轻而易举的事。救你出去后,只要你永远不踏进京城一步,就能过上安定的子,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比现在好多了,以媚姨娘的姿色,或许能够找一个比老爷更好的依靠也说不定。”

    媚姨娘定定的看着寒雁,寒雁没有一丝动摇的盯着她。媚姨娘反而有些心虚了,寒雁的本事她是知道的,的确,现在要将自己救出去轻而易举。可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寒雁的条件开的如此优渥,那么同样的,她提的要求是什么?

    “四小姐想要我做什么?”媚姨娘收起脸色的犹豫,正色问道。这一刻,她心中早已下定决心,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切就有希望。既然寒雁有这个能力,自己就要把握机会。后的事,慢慢来,不用急在一时。

    “我的亲生父亲,不是庄仕洋。”寒雁道。

    媚姨娘一惊,她还没有学会如何掩饰自己的绪,比起周氏姐妹来更是弱了许多,那大吃一惊的表浮现在脸上,瞬间就被寒雁尽收眼底。寒雁心里一凉,果然,媚姨娘的这个表,似乎已经证实了许多事

    “你…。”媚姨娘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有些惊惧的看着寒雁。

    “媚姨娘应该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或者说,我的真实份到底是什么?”寒雁不紧不慢道。

    卓七有些吃惊,没有料到寒雁居然就这么不避讳他的开始询问媚姨娘。他不知道的是寒雁觉得这件事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卓七就算知道了她的世又怎样?卓七毕竟不是大宗朝廷中的人,中间也没有那么多的利害关系。

    媚姨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寒雁根本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便道:“既然如此,交易也就不成立了,我们走。”说完就要转离去。

    “等等!”媚姨娘连忙道。她没有想到寒雁居然这么干净利落的转,只因为寒雁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媚姨娘就犹豫了,这件事事关重大,绝对不是自己就能胡乱一说的。自己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多年,也是为了自保,不为自己带来麻烦。如今却是要用这个秘密去换自由,两边都是很难取舍,媚姨娘本来想要争取时间再考虑一下,说不定寒雁心急还会提高交易的条件,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干脆的就放弃。这和媚姨娘之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以至于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连忙叫住了寒雁。

    寒雁背对着媚姨娘,微微一笑,媚姨娘打得什么主意,寒雁自然知道,不过媚姨娘想要用手里的消息来威胁自己,占到上风,那就大错特错了。寒雁不会让自己在这场交易中取得弱势,只因为自己一弱下来,对方就会越强,到后来,就会对自己打听整件事十分不利。媚姨娘现在无非就是想要自己,自己是她唯一的希望,媚姨娘自然不会轻易错过,抓住她的弱点,媚姨娘怎么会不上钩?

    卓七在一旁看的咋舌,寒雁若是去做生意,怕是也会做得风生水起。瞧着精明的头脑,对对方心理的把握,不动声色的威,偏偏对方还不会知觉,甚至觉得自己见到了大便宜。

    寒雁转过子,疑惑道:“媚姨娘,你既然不知道,这笔交易也就没有做头,你叫我做什么?难道你知道,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媚姨娘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跟寒雁讨价还价是一件不理智的事,因为这个小丫头完全将自己的命运玩弄于鼓掌之中,虽然她不甘心,愤怒疯狂,可是也不能自己堵上自己未来的希望。于是她便道:“是我记错了,四小姐,我知道这件事。”

    “知道事,就好办了。”寒雁隔着栅栏坐下来:“时间还很长,这些牢卫没有三个时辰是不会醒的,媚姨娘可以慢慢讲。”

    “我讲可以,”媚姨娘盯着寒雁:“你要确保我能出去,并且能过的很好。”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能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媚姨娘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

    “自然如此,”寒雁看着她:“并且我还会给你一笔银子,银子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你几年之内衣食无忧的生活。”

    “四小姐果然爽快。”媚姨娘一笑,这笑令她又有了些别样的风,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美貌如花的影子。

    “不过那也要媚姨娘说的有价值才行,”寒雁缓缓道:“如果我发现你在说谎,那么这笔交易就作废。媚姨娘应该知道,我,最善于分辨人有没有说谎。”她慢慢的施压,让媚姨娘的心中有了一丝慌乱,这慌乱令她最后一丝撒谎的念头也没有了。便慢慢的开口道来,也是从媚姨娘的口中,寒雁得知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这个秘密关乎于她的一生,并且改变了她未来的命运。

    寒雁的母亲,王氏曾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美丽少女,当时在京中也颇负才名,温柔美貌的待嫁女子,家世不错,求亲的人自然是吧门槛都踏破了。可是王氏的心中却一直有个人,这个人就是她的青梅竹马,东侯王。

    东侯王是一个子狂妄,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就是老东侯王都没办法治得了他,不过东侯王自己也才华无限,在政事上颇有几分灵,先皇十分赏识,加上老东侯王和先皇又是战场上一同打江山的兄弟义,先皇对东侯王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东侯王一生做过许多放浪不羁的事,最惊世骇俗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娶了一个江湖女子做了王妃。当时的朝廷和江湖是绝对互相对立的,东侯王家世斐然,自然要配一个人品份都十分出色的女子。当时的王氏虽然家世也不错,不过大家都传言东侯王一定会娶公主,所以王氏便将自己的恋慕心思默默地放在心里,却没有想到,东侯王最后却娶了一个份不明的江湖女子。

    这个江湖女子世成谜,不过东侯王叫她:小乔。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