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身世曲折

    回到庄府的时候,天色几乎已经全黑了,外头没有一个提灯的人,好像寒雁整个人都被忽略似的。陈妈妈见她们回来,这才舒了口气:“姑娘这是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边也没个侍卫守着,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才好。”

    寒雁好容易才将她劝服,让陈妈妈赶紧去休息。自己往清秋苑走去,最近庄仕洋真的是安分的异常,庄寒明由国子监已经搬到了统一的训练场,整座庄府几乎就是寒雁一个人在走动。庄仕洋到底打什么主意寒雁是不知道,不过猜都能猜出来是和卫王七皇子有关,太后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寒雁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她一定脱不了干系。

    刚一推开自己闺房的门,就看见头立着一个黑影,见了灯被点燃也不闪不避,正是卓七,见寒雁回来,他才扬唇一笑:“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寒雁瞪着他,这个人总是进庄府就像是进自己家的后院一般,来去仿若无人之境,实在是可恶的很。不过倒是为自己省下了不少麻烦,至少以他的手,别人不会怀疑庄府进了这样的陌生人。

    汲蓝连忙关好门窗,将帘子拉上,又给寒雁搬来一把椅子,卓七在寒雁的边坐了下来,姝红和汲蓝立在寒雁后,寒雁和卓七的谈话并不避着他们,卓七以前还会因为寒雁对这两个丫鬟如此信任感到奇怪,现在倒是见怪不怪了。

    寒雁不跟他多说,直截了当的问道:“查到什么了?”

    这一次,卓七不再向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与寒雁打个趣,而是神色颇为严肃的看了看汲蓝和姝红,汲蓝和姝红都是一愣,不知所措的望向寒雁。

    “不必忌讳她们,直接说吧。”寒雁示意卓七不必在意,汲蓝和姝红是她边最信任的人,在她的人生中,这两个丫鬟是可以直接参与的,根本必要防备。虽说人心隔肚皮,但是有的人,真的就是一生都不会背叛。

    既然寒雁都这么说了,卓七再推脱也说不过去,只见他垂下头略略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自己的语言,怎样对寒雁说才最明了。寒雁耐心的等他的话。卓七道:“虽然唐门中人极力掩饰,事实上他们的这个秘密也做得很好,不过,我还是查到了,唐门前堡主的小女儿,唐小乔就是当初的东侯王妃。”

    唐门中的小女儿是东侯王妃?寒雁皱了皱眉,朝廷和江湖向来是两个不相容的词语,江湖中人看不起朝廷中的勾心斗角,朝廷中人机会江湖门派的势力崛起,这两者之间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关系,既互不侵犯,又虎视眈眈。不过朝廷中人与江湖中人结为连理的,根本就是少之又少。一般的江湖中人就算了,这种大的江湖门派中人,一直都是朝廷比较忌惮的,两者结为姻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而东侯王和唐小乔,一个是当时炙手可的权臣,一个是江湖大门的掌上明珠,应当是势同水火的关系。不过以东侯王无法无天的浪子,上一个江湖儿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当时上朝廷中人的江湖女子,就会被人说是朝廷的走狗,是武林的败类,这样说来,唐家前堡主隐瞒自己女儿唐小乔的事,就变得有可原了。

    不过阿碧手里的锦帕,写着一个“乔”字,自己的娘亲是东侯王的亲梅竹马,唐小乔是东侯王妃,这样一说的话,那块锦帕就应该是唐小乔的没错。

    唐小乔的锦帕,怎么会在娘亲的手里。寒雁突然想到阿碧的话,娘亲心系东侯王,可是最后却嫁给了庄仕洋。东侯王一家都被灭了门,自己在娘亲嫁入庄府不久后出生,大家都说自己不是庄仕洋的女儿。

    寒雁的心砰砰狂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疯狂的猜测浮现在自己脑中。

    从知道阿碧的话开始,寒雁几乎就确定自己不是庄仕洋的亲生女儿,她怀疑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不是庄仕洋。因为庄仕洋的所作所为,对她没有一丝亲的温暖。起初她以为这是庄仕洋生冷漠,因为对待晚姨娘生出的庄琴也是一样,可是庄仕洋对晚姨娘,到底还有一丝义,不过是冷落罢了,心好的时候还会问几句。可是对自己的娘亲,却几乎是一种仇人的态度,自己自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庄仕洋对自己的娘亲恩过,便是糟糠之妻,也总有几年的恩时光吧,可是在清秋苑,什么都没有。

    所以阿碧一说出娘亲心系东侯王的时候,寒雁心中曾经隐隐想过,自己会不会是东侯王的女儿,娘亲在嫁给东侯王之前就有了自己。

    可是唐小乔的锦帕出来的时候,寒雁就把这个想法否决了,因为一个娘亲若是真的深东侯王,是不可能保留唐小乔的锦帕的。她们之间有争夺,是对立的。

    那么,如果自己根本不是庄仕洋的女儿,同样,也不是娘亲的女儿呢?

    如果,自己其实是东侯王和唐小乔的女儿呢?

    庄仕洋冷淡的对自己,因为他知道这根本不是他的孩子,上流的不是他的血。而且东侯王一家被灭门灭的十分蹊跷,或许和皇室有什么关系呢?收养了自己,就相当于在庄府放了一个危险的东西,会不会引来皇室的危机,这也是庄仕洋所要担心的问题。而且寒雁是王氏,庄仕洋的正妻所的男人的孩子,庄仕洋每每看到寒雁,自然就会产生厌弃的绪,就像是王氏给自己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那么,重点来了,王氏为什么要收养寒雁?

    寒雁从前从来没有怀疑过王氏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因为王氏对寒雁实在是太好了。她为了寒雁隐忍委屈自己,疼寒雁,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寒雁不可能怀疑这个温柔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娘亲。

    可是,当自己是唐小乔和东侯王的孩子的念头一浮起来的时候,从前许多画面都闪现在眼前,比如从来没有人说过自己和娘亲长相相似,更没有人说过自己像庄仕洋。娘亲子温柔婉约,自己表面顺从,内心却倔强固执。比如娘亲曾经及错过自己的生辰八字,每次去庙里上香的时候,她都会表现的很奇怪。

    自己和娘亲一点都不像,在很多时候看起来无足轻重的小事,现在想来,处处都是疑点,从头到尾连接起来一看,居然是恍然大悟般的透彻。

    一直想不明白的事,似乎是在这一瞬间,豁然开朗了。可是这豁然开朗的事实,却并不令人开心。终于父亲不是父亲,母亲不是母亲,自己到底是谁,开始成为了一个谜。或许自己的亲人已经没有一个在这世上,若是自己真的是东侯王的女儿,那么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么多年,是否又是一个谋。

    因为,庄仕洋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留下一个祸胎,除非是有人授意,让他将自己养在庄府。那个人,知道她的世,也知道,她还活着。能让庄仕洋心甘愿卖命的人,除了皇家的人,寒雁想不出别的。只是那时候的七皇子还没出世,那么,就只能是一个人了,太后。

    寒雁突然想到之前卫如风要求娶自己的事,似乎从上一世开始,卫如风娶自己做卫世子妃的这一点从未变过。就算是孽缘的话也太巧合了一点,上一世寒雁比这一世更不如,被山贼掳走,在京城人嘴里失了清白,从不在众人面前露面,几乎只是一个被遗忘的人,即便是这样,卫如风都下了聘礼。在那个时候,寒雁对他几乎是感激涕零的,却没想过这其中的不合理处。天之骄子的卫如风,子高傲,怎么会瞧上她这个摸摸无闻的人,就算是份也不合,一个是未来的卫王,一个只是官员不受宠的女儿。

    庄语山上一世给自己毒酒的时候,虽然自己死去了,庄语山李代桃僵,看在外人的眼里还是自己做了卫世子妃。庄语山用的是自己的名号,或许…这只是要做给外人看的,那么卫如风娶自己,也是经过别人授意?

    寒雁扶住额,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将她的脑子全部搅乱,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卓七看见寒雁的脸色不对,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没事。”寒雁咬了咬牙:“卓七,我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

    寒雁用了“求”这个字,卓七感到非常不自在,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你说。”

    “你能不能带我去大牢中一趟,”寒雁道:“不被人发现。”

    私探大牢?卓七有些探究的看向寒雁,为什么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像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虽然卓七也很想知道寒雁上发生的事,可是看她现在失魂落魄的模样,卓七反而希望寒雁什么都不知道才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