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离开王府

    傅云夕眸光一变,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寒雁微微一笑:“之前是想要等圣旨下来寒雁再离开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伊琳娜先是一愣,她以为寒雁是过来找麻烦的,不想寒雁却提出要离开玄清王府的事实,这对她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没想到寒雁这么识抬举,便道:“这样正好,也免得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打扰了我与王爷的恩。”

    寒雁微微颔首,便掉转头而去,她走的步子一点都不急,但是很稳,孱弱的背影看起来却异常的坚定。沐风在一边看着,只觉得寒雁的模样竟是像要永远的走出他们的生命里,再也不回来了。他有些不安的回过头看了傅云夕一眼,却见傅云夕只是盯着寒雁的背影,眸中隐隐晃出一丝哀伤,这哀伤转瞬即逝,可是还是被沐风捕捉到了。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傅云夕,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呢?

    待寒雁的影子完全消失后,伊琳娜这才走到琳琅边,皱眉道:“笨死了,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反而被她抓到了把柄,看来你是不能留在我边了。”

    琳琅一愣,连忙道:“公主,求求您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伊琳娜冷哼一声,瞧见了傅云夕,连忙走到他边,挽住他的胳膊:“她总算走了,这下王府里可清净了。”

    傅云夕将自己的胳膊从她手中抽出来,淡道:“以后不要自作主张。”

    他这语气委实算不上好,伊琳娜一怒之下反而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看见她走了,你不开心了吧,你是不是很想追上去,可是她昨晚还和我哥哥呆了整整一夜,这样水杨花的女人你还要?你们大宗不是最重贞洁礼仪的吗…”

    “闭嘴。”话没说完就被傅云夕打断了,伊琳娜一愣,抬头正对上傅云夕冰寒如刀的目光:“这个王府,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伊琳娜跺了跺脚,心中虽然害怕,可是还是十分不甘心,刚才在书房的时候,她就是故意那么说的,想要将寒雁拒之门外,可是那个时候的傅云夕,是十分反对的,若不是…若不是…她猛地抬起头来:“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

    “沐风,”傅云夕直接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送公主回屋。”说罢拂袖而去。

    他消失的是太快,只留下原地气的发抖的伊琳娜和无奈的沐风,不过沐风眼下倒是对伊琳娜更是不满意了几分,这样只会闯祸,不食人间疾苦的公主,哪里配得上王爷呢?还是庄家小姐好,安安静静的,就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做事也有手段。唉,人和人果然是不能相比较的。

    寒雁出去的时候,正好汲蓝和姝红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正要出屋,寒雁环顾了一周自己曾经住了一年的屋子,这屋子对她来说是这么熟悉,并且住在这里感觉到十分安全,不用担心用心险恶的姨娘和心怀鬼胎的父亲,可是在住进去的时候,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搬出来。习惯真是一个要不得的东西,习惯了的人,习惯了的事,要发生改变的时候,还真是难以接受。

    汲蓝小心翼翼的看着寒雁,本来她以为,寒雁再离开的时候会表现出一点不舍和难过的,汲蓝这辈子几乎最怕的就是寒雁露出难过的神,这会让汲蓝觉得比自己伤心还更难过。可是寒雁只是淡淡的注视屋中的一切,似乎只是有怀念,却不见一丁点不舍。

    姝红在心里暗暗叫好,她家的小姐,当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觉得不值得的事,就不会在上面浪费太多的感,这玄清王府纵有千般好,一旦改变,不再是可以给小姐温暖的地方,那么丢弃了又何妨,不要别人施舍的幸福,幸福本来就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寒雁想了想,将自己袖中的那支蓝田鱼尾簪子掏了出来,放在桌上,这件东西,本来就应该还给他。

    “小姐,咱们就这么回去,老爷…。”汲蓝有些担忧,现在外头传言寒雁传言的有多难听,大家都是知道的,不贞不洁的下堂妇,怕是走在街上都会有人有人戳脊梁骨。庄仕洋是一个最重面子的人,寒雁这回就当是给她丢了一个天大的脸面,他还不把寒雁恨死。而且之前的媚姨娘和周氏姐妹都是因为寒雁的关系才落得一个凄惨下场,如论如何,庄仕洋都不会站在寒雁的这一面,就相当于说,是寒雁将他边的两个女人欺负到了如此地步,庄仕洋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狠狠打击寒雁的机会。外人可能不知道,可是汲蓝和姝红却是清楚的很,庄仕洋对寒雁,根本就不像是对待一个女儿,反而像是对待一个天生的仇人。寒雁回去了庄府,子不见得比在玄清王府好过。

    “怕什么?”寒雁被汲蓝担忧的样子逗得笑起来:“咱们连那个西戎公主都不怕,还怕他?说起来,他的官职可比不上堂堂的公主吧。”

    “可是小姐,”汲蓝有些迷糊了:“之前您不是说那个西戎不过是一个战败国,公主只是一件礼物吗?怎么现在听您说的,好像又很金贵似得。”

    汲蓝对寒雁的话向来都是深信不疑,因此刚才寒雁对琳琅说的那一番话,汲蓝已经信以为真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刚才那一番话,不过是趁着伊琳娜和琳琅对大宗的国不了解才说的,而且西戎本来就是战败国,抓住她们这样的心做文章,才使伊琳娜她们对自己的话信以为真,以为西戎公主在大宗真的什么都不是。可是她们又哪里知道,论起现在的西戎,怕是大宗也是有几分忌惮的,毕竟能在战场上僵持整整一年,便知道西戎的国力也不差。和亲这种事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两个国家的力量差不多大。如果大宗真的有实力可以全胜西戎,势必不会接受这个条件的。因此,在现在这种局面之下,大局还是要顾的,皇上不可能真的把伊琳娜当做一个战败国的礼物,反而会对伊琳娜好言相待。

    “那是我唬她的。”寒雁笑了笑:“公主可比他风光多了。”寒雁现在叫庄仕洋连“父亲”都不叫了,一方面是因为在感和责任上,庄仕洋的确是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还有一点就是,寒雁在心里已经下意识的认为,庄仕洋并不是自己的生父。当初死去的阿碧那些有意无意透露出的信息,让她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想到这里,寒雁倒想起一年前交给傅云夕的那方锦帕起来。当时傅云夕查到锦帕是唐门中人的所有物之后,就没有什么后果了。后来傅云夕上了战场,这件事也就被渐渐淡忘了,不过现在傅云夕虽然回来了,以他们现在的关系,怕是也不会再帮寒雁继续调查这件事。那么,这件事就要自己亲自去查了。

    不过,该怎么查呢?

    “小姐,”姝红打断寒雁的思绪:“咱们走吧。”

    寒雁点点头,拿起包袱,率先跨出了门,很奇怪的是,她并不感到悲伤,有很多事,现在一时半会她还无法做出判断,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坐以待毙绝对不是她的风格。如果不弄清楚,糊涂下去的下场,恐怕只有老天知道了。

    走出玄清王府的大门时,寒雁似乎觉得,有人在后默默看着自己,她回过头,后空空,什么都没有。汲蓝和姝红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寒雁笑了笑:“走吧。”

    那或许是自己的幻觉吧,幻觉中有一个人默默地看着自己离开,也许是眷恋的目光,让她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皇宫内。

    天子高坐名堂,绣着金龙的黄袍长长的拖到地上,比起一年前,他脸上的风霜之色多了不少,眉宇间有一股沉重之气,像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偏偏又没有解决的办法。

    大上还跪着一个银甲将军,成磊埋着头,不发一言的跪着,上头没有动静,他也不敢起来,只是默默地跪着,也不知跪了多久,才听到上头传来一个慢悠悠的声音:“成将军。”

    “末将在!”成磊恭声答道。

    皇上缓缓开口:“朕听闻,庄寒雁主动搬出玄清王府了。”

    成磊子一震,这么快?可是寒雁怎么会主动…。

    “她倒是有自知之明,”天子的语气说不出是喜是怒:“朕还以为,她要拖到朕下旨才会离开呢。”

    成磊没有答话,事实上,眼下他说什么都不对,只有默默地聆听。可是皇上显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紧接着,皇上就问:“你觉得,朕该如何处置庄寒雁。”

    “末将…末将不知!”成磊道。天子的心思,向来是莫测的,更何况是面前这个,傅云夕的兄弟,向来是不会愚笨到哪里去的。

    “不知?”皇上冷笑一声:“玄清王难道没有说过吗?他想朕,怎么处置庄寒雁?”

    ------题外话------

    大家不要太激动鸟,这个谜底会慢慢揭开滴,看到后面就明白鸟,男主其实是个苦的娃呢,不过公主战斗力不强,其实是个小角色啦~这个文四月一定会完结的~茶茶努力屯稿中~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