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拿你开刀

    沐风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寒雁,寒雁已经抬脚向前走去。

    待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书房,沐风正要通报一声进去,却被外头守门的侍卫拦住。沐风一愣,皱起眉头道:“我有事要通报王爷。”

    那个侍卫大概也是没什么恶意,沐风的等级比他高,平时又总是嘻嘻哈哈,谁料到今受了一肚子气,面色也不太好,语气自然也有些冲。侍卫为难道:“王爷交代了,不许任何人进去…而且…”

    话没说完,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插了进来:“原来是庄小姐。”

    寒雁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位打扮鲜艳的俏丫鬟,看着自己,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语气全是嚣张:“我家公主在里头和王爷说话呢,小姐要是不能等,不如先回去好了。”寒雁淡淡的看着他,傅云夕的书房,平里不准其他人进入,自己是早就知道了的。当初自己和傅云夕关系很好的时候,傅云夕还特地交代过守门的侍卫,见了是他不必拦。偶尔寒雁还会在书房里看到傅云夕的好友成磊将军,想着这书房大概是商量事的地方。可是如今傅云夕却令伊琳娜进去了,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那丫鬟是伊丽娜的贴丫鬟琳琅,本来就看寒雁极为不顺眼,当初伊琳娜喜欢傅云夕是整个西戎都知道的事,可是后来公主却得知了这个女人即将成为玄清王妃的消息。如果是个美人的话,伊琳娜或许还好受一点,可是偏偏这个女人平凡无奇,论起容貌来,西戎比她美艳的多了去了。再说琳琅自己也早就心仪傅云夕已久,虽然大宗的习俗和西戎不太一样,可是若是能够将她收进做通房,还是不错的。种种原因,琳琅自然对寒雁十分不满,因此,看寒雁的表也就十分不屑。

    她是打定主意要杀一杀寒雁的威风的。可惜寒雁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连一丝动怒的绪都没有。这让琳琅感觉到了奇怪和愤怒,西戎的女子外向火辣,若是生气了,自然就可以和对方来上一场恶战。她和伊琳娜来到大宗这么久了,大宗的女子都是滴滴的,说一说就会掉眼泪,实在是好欺负的很。可是这个庄寒雁,听了自己这一番话,怎么没动静呢?不是说从高位上跌下来的人最难保持一颗平静的心,他们会沮丧,愤怒,不甘,可是面前的女子,怕是一眼不甘的绪都没有吧。

    寒雁哪里是没有听见琳琅的话,只是琳琅的话对她来说不起任何作用,琳琅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激怒她。可是忍耐早在当年庄府生存的时候就学会了,比起媚姨娘和周氏,琳琅的手段寒雁还不放在眼里。她在意的是,傅云夕书房里的动静。

    刚才沐风的通报,加上琳琅故意大声叫自己的名字,应该是能够传到屋内人的耳朵的。可是屋子里并没有要起开门的声音,如果伊琳娜没在这里就罢了,伊琳娜既然在这里,傅云夕却不肯开门,答案几乎呼之出了,西戎公主拦住了傅云夕,这是想要不开门来为难自己。

    想到了这一点后,寒雁几乎要笑起来了,她冷静的盯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发现一旦把这件事当做是跟庄府为了生存斗姨娘,斗生父一样,其实就没有那么多的难过绪了。因为沉浸在宅门中“斗”的乐趣中,亦可以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人不可以软弱,如果有人在你头上撒尿,难道就能这么忍了吗?当然不能。

    寒雁微微一笑,很好,不是要拖着傅云夕不让他开门吗?那我就偏偏要你主动出来。

    琳琅大概是看寒雁一直在想事,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一时间气急败坏,看着寒雁道:“你怎么不说话,你也太没礼貌了!难怪王爷不要你要娶我们家的公主!”

    琳琅这句话,放在西戎,其实是没什么的,要是放在以前的大宗,也是没有什么的,可是,她偏偏把这句话放到了现在,放在了寒雁面前。那么,没有什么也就变得有什么了。

    沐风和门口的侍卫都有些犹豫和为难,却见寒雁似笑非笑的问了他一句话:“沐风,你在王府这么多年,我问你一件事。”

    沐风心里“咯噔”一下,寒雁这么问,他几乎可以肯定寒雁接下来要整人了。虽然这个琳琅很讨厌,可是哪是寒雁的对手呢。他恭敬地看着寒雁:“什么事?”

    “王府里,下人可以和主子顶嘴吗?我倒不知道,玄清王府原来是这个规矩。”她冷笑一声,语气倏地变冷。

    “你胡说八道什么?”琳琅瞪大眼睛:“我可不是你的仆人,我的主子是王妃,你是什么人,竟敢要做我的主子。”

    “呵呵呵,”寒雁看着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兀自笑了起来,沐风听得心里一寒,果然,寒雁接下来的一句话立刻就打了这个丫鬟自己的脸:“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主子是王妃吗,那你也就是玄清王府的人了。”她一扬唇:“为王府里的下人,却只认王妃做主子,你的眼里,还有王爷吗?!”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的语气猛地加重,吓得那守门的侍卫都是一呆。

    “我…我自然是认王爷做主子了…你别胡说八道。”琳琅没料到寒雁会这么说,一下子有些慌神。这个庄寒雁居然抓住她话里的漏洞做文章,要知道为王府的人,却在心里不把王爷做主子,那是不够忠诚的,有二心的仆人,将来一旦被发现了自己有这个想法,就会被驱逐出府的。

    寒雁看着她:“是吗?你既然是王爷的下人,我如今住在这里,也算是王爷的客人,可是你却嘲讽与我。放眼普天之下,还没有你这样的刁奴。你嘴里说着效忠王爷,实际做出来的事却是给玄清王府抹黑。奉阳违,难道这就是你们西戎人的规矩,还是说…。”她诡异一笑:“你根本就是别有目的而来,西戎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琳琅何曾吃过这样的亏,只觉得寒雁一句句话都是咄咄人的质问,偏偏她还

    反驳,更是上升到整个西戎的问题,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国家的啊。若是传了回去…想到这里,她立刻紧张起来:“我没有,你别乱说,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一时间冒犯了我,是你个人的问题,和西戎无关,对吗?”寒雁好心的提醒她。

    沐风看的心惊跳,琳琅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刻忙不迭的点点头。

    “那么,你承认这是你个人犯下的错了吗?”寒雁直起子,问道。

    琳琅之前就被寒雁一口一个“西戎”弄得有些心慌意乱,眼看着现在能不和国家扯上关系,就算是全部怪在自己上,自己是公主的人,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的。便点点头:“对,是我错了,冒犯了小姐。”

    寒雁抿起嘴:“很好,你既然与我道歉了,我也就原谅你。”

    琳琅一愣,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寒雁,没想到寒雁这么轻松就放过了她,心中想着大概是寒雁只是想要吓唬吓唬自己,她毕竟是没有资格和公主对着干的,看来不过是个纸老虎,不足为惧,便对寒雁有些不屑起来。不过她还是道:“谢谢…”

    “不过,”琳琅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寒雁的后半句跟着来了:“规矩不可废,在我们大宗,做了错事就要惩罚,以儆效尤,就按照王府的家规,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吧。”

    琳琅一怔,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还是你认为这惩罚轻了?”寒雁笑的很单纯:“不用太感谢我,若是你想要主动加重惩罚,我也没有异议。”说完就吩咐沐风:“去叫人。”

    琳琅尖叫一声:“你疯了,我是公主的贴侍女,你怎么敢打我,你敢对公主不敬?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说着就要扑上来。不想寒雁一个错步,子一仰,避过她抓来的手,电光石火间,手中的梅花刺已经抵住了琳琅的脖子。她低声的在琳琅耳边道:“不自量力。”

    便又转过头,对着沐风冷冷道:“袭击主子,一百板。沐风,你再磨蹭,连你一块罚。”

    沐风抬脚就走,寒雁的话他可不敢不相信,寒雁说要罚他,那就一定会罚他,就算不能明目张胆的罚,到最后自己也一定会被“罚”的。

    琳琅虽然现在不敢动弹,心中惊讶寒岩居然有功夫,可是还在尖叫:“你大胆!放开我!”

    “我大胆?”寒雁;冷声道:“你口口声声都搬出公主和西戎说事,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一个下人,就能代表公主和西戎,你该不会真的蠢到这么想吧。西戎和公主,需要一个使唤丫鬟来代表。我也不妨告诉你,现在你的西戎,不过是一个战败的国家,你的公主,不过是为了保护你的国家,送到大宗来求和的一件礼物。只是一个东西,有什么资格说尊贵?”

    屋中“啪”的一声,传来花瓶被摔碎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