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共度一宿

    寒雁正要起去倒杯茶来喝,折腾了一番,口有些渴。没想到刚要站起,还没走出一步,自己的手就被人扯住。寒雁一愣,回过头来,见卓七一只手紧紧拉着自己,喃喃道:“别走。”

    寒雁皱了皱眉,就要甩开他的手,但是卓七的手劲很大,一个成年男子对一个柔弱的少年,自然是很容易制服的。寒雁没能甩掉,却听见卓七又叫了一声:“父亲…”

    他叫的是“父亲”不是“父皇”,寒雁一时间有些怔忪。见卓七拉着自己手,紧紧闭着眼睛,两颊通红通红,这个时候的他,褪去了那股咄咄人的掌控气势,变得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神色间全是依赖。寒雁沉思起来。

    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坏,至少除了第一次后,他没有主动伤害自己。甚至于因为自己,他还受了伤。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一直在自己边打转,寒雁还不能确定。可是能确定的却是,他暂时还不是自己的敌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寒雁就会对他手软,毕竟伊琳娜是他的妹妹,可是这位伊琳娜如今鸠占鹊巢,和自己势同水火。如果他要护着伊琳娜,那么她也不会对他客气。寒雁手腕用力,狠狠地抽出自己的手。卓七乍一失去自己手上抓着的那只手,昏迷中的表一下子变得失落起来。即使没有睁开眼睛,也是十分失落的模样。

    寒雁才没有心他,只是在桌边坐了下来。今的事实在是发生的太突然了,而最重要的是,眼下天已经黑了,可是自己又不能扔下卓七不管。如果随便找个人来照顾卓七,又实在是放心不过。如果卓七是普通人还好说,偏偏卓七是西戎的皇子。这个份多一个人知道,卓七也就多一份危险,同样的,知道卓七份的人,最后会不会被杀人灭口也说不定,寒雁不能因为自己,而让无辜的人断送了命。

    一个闺阁女子,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呆了一夜,虽然对方负重伤,两个人之间清清白白,可是说出去谁信?若是真的传了出去,就算寒雁想要翻保住玄清王妃的位置,怕是也保不住了。幸好,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汲蓝和姝红知道了。汲蓝和姝红自然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不会有人知道她这一夜究竟去了哪里。可是傅云夕要是知道了自己彻夜未归的事后,会不会担心呢?

    而万无一失,没有人发现今晚的事,就这么静悄悄过去,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外头的汲蓝和姝红正在煎药,汲蓝看着炉子上呼呼冒着气的药罐子,一边拿扇子扇着火,终于忍不住道:“姝红,你说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今的事,汲蓝实在是不明白,寒雁和卓七应该不算朋友吧,今卓七不知道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就受了伤。汲蓝不相信是寒雁能将卓七伤到这样,可是寒雁是个非常理智的人,若是从前遇到这种状况,绝对是能走多远走多远,不会跟卓七扯上一丝关系。可是今寒雁的做法实在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不仅找了大夫替卓七疗伤,甚至还亲自留下来照顾他。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惊慌的看向姝红,小声道:“姝红,小姐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姝红瞪了她一眼:“别胡说。”这事可不能乱说,要是被有心之人听到,寒雁的麻烦也就大了。现在寒雁虽然顶着一个下堂妇的名头,可是明事理的人都知道,此事错不在寒雁,是那个西戎公主仗势欺人,而玄清王也站在理亏的角度。就算皇上真的下了圣旨要寒雁离开,也会给她一些补偿,因为寒雁是没有过错的。可是如果真的像汲蓝所说的那样,寒雁喜欢卓七,这件事被有心之人拿去做文章,寒雁有理的况就不同了。世上的人向来对男子都是宽容的,但对女子却极端苛刻。因此,傅云夕打了胜仗归来,要娶西戎公主为王妃,冷落曾经宠的庄寒雁,这个也是会被人接受的。大家顶多说一下玄清王风流俊美,当下同一番寒雁,多年以后谁还会记的寒雁?甚至于很可能,还会传出一段大宗王爷和西戎公主伉俪深的佳话。可若是寒雁上了卓七,被世人知道了,会怎么说呢?

    世人会道庄家女子不守妇道,尚且还是人家府里的人就与人私相授受,不清不白,不贞不洁。品德败坏,实在是可恶的人,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谩骂她,会被人戳脊梁骨,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大家就会说傅云夕选择西戎公主是明智的选择,寒雁本来就应当被驱除出去。而皇上非但不会补偿寒雁,还会认为寒雁时败坏了皇家的脸面,也许还会下令责罚与她。实在是万人所指的罪人。

    姝红这么一说,汲蓝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嘴快,一下子懊恼的住了嘴,表十分沮丧。可是她的心里却越想这件事,越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因为那一位卓七公子本来就是十分优秀的男子。且不说他容颜俊美,武艺高强,单是他那个西戎皇子的份,也实在是不低了。以后还有可能成为西戎的王上。虽然之前西戎和大宗是敌对的,可是西戎目前都出了个和亲公主,后暂时应该不会撕破脸。其实汲蓝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卓七所表现出来气度和姿态,都昭示着此人绝非池中物,可能将来还会成就一番霸业。若是那样,真的和寒雁在一起,恐怕西戎也会更加的令人不可小视。

    汲蓝想着想着就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甚至开始觉得,小姐喜欢那个卓七是对的。老实说,傅云夕对寒雁的态度前后转变如此之大,实在是寒了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心。寒雁从小受了多少委屈,她和姝红是在清楚不过的了。本以为傅云夕是个疼人的,谁曾想知道在寒雁的及笄礼上,傅云夕会送上这么一份大礼。姝红是怎么想的汲蓝不清楚,可是汲蓝却是从那一刻开始,就十分的为寒雁抱不平,气愤傅云夕的冷漠无。如今寒雁的边出了一个这样的优秀男子,汲蓝巴不得寒雁和他在一起,好好地打击一下傅云夕。

    汲蓝和姝红不同,汲蓝向来泼辣爽快,从某方面来说,她的行事想法都是非常大胆的,因此她没有寻常女子一定要为某个男子守如玉的想法,更加不认同女子一定会被男子欺负,即使吃了亏也只能默默咬牙咽下。她认为,幸福是把握在自己手里的,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傻瓜才不选呢。

    姝红可能知道了汲蓝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便道:“药煎好了,赶快端过去吧。”

    等汲蓝她们把药端过去,又给傅云夕喂下后。寒雁坐在桌边喝茶,姝红走过去道:“小姐,如今天色晚了…。”是在询问要不要回去玄清王府。

    寒雁摇摇头:“他现在这幅模样,怕是不能走了。好歹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就在这里呆一晚吧。”

    姝红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赞同的道:“可是他是男子…”

    “男子又怎样?”寒雁笑道:“他先在这个样子,难不成还会出什么事?”

    姝红坚持道:“要不再去找个房间,咱们住在另一边。”

    “不必,”寒雁道:“他的份特殊,京城里肯定有人在找他的踪迹,我们本来就是一起进来的,如果我们再去找一间房,若是引来了别人的怀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被人发现份的可能也会更大。”

    “可是…”姝红还想说什么。

    “更何况,”寒雁打断她的话:“现在他这幅样子,我们怎么能离开?今天就当是还了他的人,以后再见到他,就当只是陌生人罢了。”

    “小姐说得对,”汲蓝跟着道:“咱们正不怕影子歪,本来就没有的事,怕什么。”汲蓝心里现在向着卓七,卓七可比傅云夕好太多了,虽然也是危险人物,可是人家至少没有伤害寒雁。

    姝红见劝不过,知道寒雁下定决心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就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寒雁便走到窗边坐下来,打开雕花的木窗,看着柳树梢头的弯月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会答应留下来呢?寒雁自己也不知道,其实她明白姝红说的句句有理,自己若是现在赶回去,也不是来不及,至少比彻夜未归好多了。如果实在是放心不下,也可以吧汲蓝或者是姝红,她们中的一个留下来照看傅云夕。可是自己还是选择了留下来。其实若只是为了还人,是不必这样的。

    也许寒雁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其实在她的心底,是不愿意回玄清王府的吧。那个曾经带给她温暖的地方,现在只有无尽的压抑,就算伪装的再怎么不在意,可是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那么今夜,傅云夕也会看着这弯月亮,心中担念着她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