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他回去

    寒雁一愣,心中舒了口气,立刻又出离的愤怒道:“你骗我!”

    卓七甩了甩头,将头发上的水珠甩干净,慢慢朝寒雁游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他的目光令寒雁有些不自在,好容易等他游到岸边,寒雁一面帮着将他拉上来,一面冷冷道:“幼稚。”

    卓七似乎很享受寒雁的责备,瞧着她,突然有些愧疚的道:“对不住,那簪子我没找到。”

    “没找到就没找到吧,”寒雁道:“本来就与你无关。”只是话里的失落却是显而易见的,卓七皱了皱眉,突然伸出背在后的手,只见那只鲜亮的蓝田鱼尾簪子,好好的握在他手里。寒雁一见,顿时喜出望外,从卓七的手里接过簪子,卓七看着她喜悦的表,心中虽然有些不是滋味,可是立刻又扬起唇来一笑:“我帮你找到了这只簪子,你怎么谢我?”

    寒雁虽然不喜欢卓七,可是卓七帮她找到了这只簪子,心中还是很开心的。这个人倒没有伊琳娜那么讨厌,心中虽然这样想,寒雁还是板起脸道:“这簪子本来就是因为你才掉下湖里的,自然该你去捞起来,我不计较就是宽容了,你怎么还能让我谢你?”

    卓七目瞪口呆的看着寒雁,寒雁在他面前一向是冷静自持的,偶尔会有些小聪明,可是卓七还是第一次看寒雁这样耍赖,奇怪的,他并不感觉这有什么不对,相反,他觉得这样的寒雁很可。一下子笑了起来,刚刚笑了几声,却突然脸色一变,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寒雁注意到他的神色,先是一愣,突然看见卓七**的衣衫下,突兀的红了一块,分明是鲜血的痕迹,现在正在往外冒着鲜血,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这西戎皇子有伤在,刚才下水替寒雁捞簪子的时候,不小心撕裂了伤口,现在才这么勉强的吧。

    “你怎么了?”寒雁问。今出来倒是没有想到会遇上这样多的状况,这个卓七眼下又出了这种事,该不会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吧。

    看到寒雁焦虑的表,卓七却像是极为开心,有些缓慢的说:“你担心我。”他说话的语气都变了,变得艰涩勉强,似乎是极力支撑着自己,在强忍着痛苦。寒雁低头一看,卓七的伤在腰间,似乎是重伤,因为那伤口的血越来越多,混着湖水,几乎将卓七整个衣裳都染成了红色,这样一个血人,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有些可怕的。寒雁叹息了一声:“你到底怎么样了?”

    “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卓七笑了笑,在这种况下还能笑出来,寒雁都忍不住有些佩服起他来了。卓七道:“我受了伤,刚才下水的时候,伤口裂开了。”

    “既然有伤,干嘛还要逞强?”寒雁没好气的道。卓七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自作自受,眼下出了这种况,真是令人头疼。

    卓七看着她,微微一笑:“别害怕,我没事。”话虽这么说,可是他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寒雁的上,寒雁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和无力,很明显卓七现在正忍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都还不忘了安慰寒雁,寒雁的心便有些软了下来。

    “现在怎么办?”寒雁扶着他:“你的伤不赶快请大夫来看,会落下病根的。”上一世寒雁就知道,缠绵病榻,很多原因就是在疾病开始的时候没有及时的遏制住他。卓七现在流了这么多血,如果再过一会儿还是没有大夫来医治,恐怕会出大问题。

    卓七沉默了一会儿:“你能不能送我回客栈?”

    寒雁一愣:“什么?”

    “送我回客栈,”卓七道:“我自己现在没办法回去,如果你要帮我,就帮我找辆马车,再替我找个大夫。”

    寒雁有些不悦,这可不是她该做的事,事实上,寒雁自认为和卓七根本不熟,这个人每次的出现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卓七现在出事,应该也轮不到自己来帮他吧。便看着卓七:“你说笑了吧,你的那些下属呢,堂堂的西戎皇子,难不成还找不到一个下属来服侍你?”

    卓七闻言,淡淡一笑,这个笑容不同于以往的邪气或者是霸道,反而带着一丝嘲讽和悲凉,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你以为,在大宗的西戎人,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百姓面前,你又以为,西戎的皇子,为什么会来到大宗?下属,多一个知道我的份,就多一份危险。”

    寒雁一愣,想起之前猜测的卓七是被西戎人追杀,心中不由得有些恻然。西戎如今的皇帝不是卓七,卓七却是西戎的皇子,那些人自然会追杀卓七以保障万无一失。就算是在大宗,七皇子和太子之间也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在皇家,本来就是一件不由己的事。外人看到的是滔天的富贵,却只有处其中的人,知道这富贵是多么的扎人。

    看见寒雁的表,他又吃力的笑了笑:“不过对你,我是第一次主动暴露自己的份。”

    寒雁见他说话已经越发的艰难了,今之事说来说去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要是自己不去找那只簪子,卓七就不会跳进湖水中,伤口也不会裂开,更不会有现在的麻烦。这个人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伤害过自己,如果是因为伊琳娜而讨厌他,是不是太武断了一些。更重要的是,刚才卓七的一番话,触动到了寒雁。寒雁知道那种孤一人的感觉,没有人可以信任,上一世的自己便是那个样子的,挣扎在苦难中,有家等于无家,想要害自己的,恰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看见卓七,就像是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寒雁像,自己是不是能够成为卓七信任的人,因为对于这种人来说,信任太珍贵了,如果这信任不被人接受,对于那个人来说,就是彻底的摧毁。自己已经得到了重生,可是卓七却没有人生再来一次的机会。

    她站起来,有些复杂的盯着卓七看了许久,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卓七的眸光,瞬间就亮了起来,突然朝寒雁绽开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单纯而明朗,是对方肯帮助自己的喜悦。这个时候的卓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寒雁的心不自觉的软了一下,架着他站起来:“汲蓝姝红呢?”

    卓七一愣:“在那边,我点了她们的道。”

    寒雁瞪了他一眼,卓七避开她的目光。

    待找到了汲蓝和姝红,卓七为她们解开了道。汲蓝立刻跑到寒雁边来:“小姐,你没事吧?这个人有没有伤害你?”

    寒雁摇摇头,道:“去找个马车,我们送他回去。”

    “哎?”姝红讶异的看着寒雁,又看了看卓七,这才发现卓七整个人都靠在寒雁上,脸色也十分苍白,看着像是受了伤,刚才自己和汲蓝正在一边说话,突然就被人点了道。姝红担心极了,怕寒雁遇到坏人,现在见寒雁无事,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卓七的出现却令她们狐疑不已,想必刚才点了自己和汲蓝道的就是这个人了,这人和小姐是什么关系,怎么小姐好像很紧张他的伤势?

    姝红和汲蓝见过卓七几次,自然是知道卓七和寒雁的关系不算友好,甚至第一次还威胁寒雁。

    寒雁没时间跟她们解释,只说:“他受了伤,我们不能扔下他不管,汲蓝,你去找辆马车。”

    汲蓝愣了楞,虽然还是有些迷惑,却很快的离开去寻马车了。只有姝红还陪在寒雁边,有些狐疑的打量卓七。卓七的体越来越虚弱,起初还能和寒雁说几句话,后来便是没了声息。等马车出来后,寒雁将卓七扶上马车,自己也坐了进去,便往卓七说的那间客栈赶去。

    一路上卓七安静的靠着马车,闭着眼睛,这个男人难得的安静的一面展现在寒雁面前,寒雁瞥了一眼过去,见他微微皱着眉,即使在睡梦中也这样不快乐。寒雁想到了傅云夕,他也喜欢微微蹙着眉头,不知道他又有什么烦心的事

    正想着,马车已经停在了客栈门口,寒雁扶着卓七进了客栈的房间,让姝红找了个大夫给卓七看看。好在她们三人出门之前都带着面纱,因此没有人看到她们的模样。大夫很快就来了,给卓七把了脉,写了副药房,原来卓七除了腰间受了重伤,还中了毒,虽然之前清理了一下,可是清理的不干净,还是有余毒留在体内,加上今又下了水,才令伤势加重。

    送走了大夫,汲蓝和姝红就去给卓七煎药去了,寒雁在屋子里陪着卓七,这时候的卓七已经陷入了昏迷。寒雁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非常简单的屋子,并不是普通的权贵那么讲究,看着都是普通平民的物品,几乎都是不起眼的。单是看着这屋子,谁能想到里面住的是西戎的皇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