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求助杨琦

    傅云夕凯旋归来的事,当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一同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有寒雁即将成为下堂妇的事实。流言总是传的特别快,而且越传越离谱,说什么傅云夕迷恋上了西戎的绝色公主,自然看不上从前那个才貌都不及伊琳娜的平官之女。

    之前寒雁成为玄清王妃的时候,曾经招来了许多慕玄清王的女子的气愤。她们不仅气愤以寒雁的份都能高攀上傅云夕,未免太过不公平。更重要的是,寒雁还着傅云夕立下今生今世永远不纳妾手通房的誓言,这就相当于宣布了他们再也没有希望。如今寒雁得到如此下场,她们心中出了一口恶气的同时,也忍不住蠢蠢动起来。玄清王既然不用娶寒雁,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她们还有机会呢。毕竟堂堂的西戎公主,不可能随时随地的伺候着王爷,总是要几个人帮衬着的嘛。

    汲蓝出去一趟,差点被外头的流言气死,忍不住想要跟那些说三道四的人理论几句,可是又怕给寒雁带来麻烦,只能作罢。憋着一肚子气回到王府,还要受王府下人的冷嘲讽。这些王府的下人,有些从前伺候过寒雁,是真心喜欢这个主子,也诚心诚意的将她视作未来的王妃,如今半路上杀出一个西戎公主,这些下人也会为寒雁打抱不平,言语间还是难言关切。可是有的下人,却是见风使舵的主,看见王府里要变天,这个一直以来深受王爷宠的寒雁即将成为下堂妇,而伊琳娜才会成为正经的玄清王妃,立刻就去迎合伊琳娜,有意无意的打压寒雁主仆。这不,刚刚的那个丫鬟,就当着汲蓝的面跟别的丫鬟攀谈,说什么:已经被赶出去了却还是硬要赖在别人府上,不知道存的是个什么心思。汲蓝差点没跟她打起来,若不是姝红将她拉走,还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寒雁见汲蓝一回来就沉着张脸,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寒雁便笑笑问道:“这是怎么啦?”

    汲蓝没有说话,虽然心中很是气愤,可是那些难听的话,还是不想让寒雁知道了伤心。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流言之所以为流言,就是因为它们无孔不入,虽然汲蓝姝红从未在寒雁面前提过这些话,可是寒雁毕竟不是聋子,那些难听的话,早就领教过了。

    “是那些丫鬟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吧?”寒雁笑道。

    汲蓝一愣,先是不明白寒雁怎么知道,可是又一想自家小姐的聪明才智,就算想不知道也难。便有些愤愤道:“小姐,我真不明白,小姐从前待他们好的,怎么如今来了个西戎公主,这些人就立刻变脸,实在是太忘恩负义了。”

    的确,寒雁自小在庄府里没有地位,被欺负惯了,上倒是没有寻常的官家小姐上的气,对待下人也和气宽容,大家都很喜欢她,就算是看在原来的分上,也不该陪着那个西戎公主对付寒雁啊。

    “汲蓝,这世上,不是只要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的。”寒雁叹息一声:“做什么选择,是别人的事,不能因为我曾经有恩与你,你就必须一定报答我。知恩图报,本来就是一厢愿的事。”她的神有些悲哀,上一世,她对周氏母女真心相待,可是即便是付出了自己的姓名,付出了自己的幸福,都没有等来那母女两人的回报,更别提这些下人了。

    “小姐…”汲蓝还想说什么,寒雁摆了摆手:“别说这个了,我们要出去一趟。”

    “出去?”姝红问道:“去哪里?”

    “顺昌武馆。”寒雁敛眉道。

    傅云夕这次回来之后的行事,实在是令人怀疑,可是这玄清王府里,怕是没有人会告诉自己原因了。而寒雁认识的深知朝廷之事,对自己没有敌意,也许会告诉自己的,只有顺昌武馆的主人,曾经的武状元,杨琦。杨琦虽然已经不在朝为官,可是作为戎马一生的老臣,即便已经居田园,也会不自觉地关注着战场之事。对这场战争中的疑点,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寒雁已经是没有办法了,走出去,也许才是弄清楚事来龙去脉的唯一办法。

    “姝红,我们最好悄悄溜出去,你去找两衣裳。”她道。的确,现在若是以“庄寒雁”的名义走出去,怕是被人见到了,走不到顺昌武馆就会暴露。此事不可张扬,无比要小心才是。

    走出玄清王府的一刹那,寒雁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之前她走进这扇门,是因为傅云夕要保护她,如今走出这扇门,是因为过不了多久,傅云夕就要驱逐她了。人生总是多变的,当她沉浸在感动的时候,谁知道以后会发生这种事

    姝红和汲蓝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她们都是蒙着面纱,这样不能让人看出容貌,姝红雇了一辆马车,三人的马车便朝顺昌武馆驶去。

    顺昌武馆自从有了女子习武的武馆之后,便经常有女子上门拜访。因此寒雁三人虽然是女子打扮,倒也不会是引来众人的注目,而她们戴着面纱,只道是哪家家规甚严的小姐,行事都比较小心,其他的倒真没有什么了。

    对于寒雁来说,杨琦在最初的时候接受她的提议,建立了顺昌武馆,牵制了陈侍郎一家,以至于在未来的子里,陈贵妃的人生也因此得到了一些改变。寒雁是非常感激他的,可是站在另一个角度上想,杨琦也从这场交易中获得了名利和他想得到的东西,所以两人的位置,其实是应当平等的。不过杨琦既然是庄寒明的师傅,也是长辈,自己对他也就理应更客气一些。

    待来到了顺昌武馆,小李子见是三个陌生女子,有些疑惑道:“小姐有何事?”

    寒雁微微一笑:“烦请小师傅告诉杨老前辈一声,庄寒雁前来拜访。”

    小李子是知道寒雁的,一时间有些有些惊讶,要知道玄清王妃即将成为下堂妇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京城,可这个女子居然还在这样的时候离开王府,上到顺昌武馆来,她就不怕外头那些人议论的目光,为何她的眼神如此平静,居然连一丝悲伤也没有。杨琦时常夸赞起庄寒雁,说她不同于一般的闺阁女子。小李子从前只是觉得那个少女笑起来很温和,可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还保持这样的心态,小李子有些佩服她了。

    “小姐请随我来。”他收起自己其他的绪,恭恭敬敬的朝寒雁行了一礼,这才开始带路。

    见到杨琦的时候,杨琦正坐在屋中的桌边自己一个人下棋,他虽然是个武将,并不懂这些琴棋书画的事,可是棋艺却是不错的,只因为打仗跟下棋是一样的道理,下棋不仅可以培养内心的镇定宁静,更可以学到许多在战场上有用的东西。

    见到寒雁进来,杨琦抬起头来:“丫头,眼下这般,你还有心思出来找老夫?”他这话虽然半是玩笑,听着也不近人,可是细细看来,就会发现他看着寒雁的目光,带着鲜见的担忧和关切。寒雁心里不由得一暖,跟着微微一笑:“不出来找前辈,事还是一样的,想些别的法子,也许还会有出路,不是吗?”

    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杨琦的问题,可是这话里,却有一种非常坦的强韧。在这种时候,她不是躲在屋子里眼不见心不烦,而是想着找别的解决办法。杨琦打了一辈子仗,对于这种能够直视困难得人最是打心里的欣赏。不由得语气就放慢了几分:“丫头,你今天来找老夫,究竟是为了何事?”

    和寒雁打过几次交道,杨琦也知道,面前的这个少女,看似温和可亲,实则精明无比,她今冒着流言蜚语的危险出来找自己,必然也是因为自己能够帮助到她什么,可是,自己究竟能帮助到她什么呢?

    寒雁微微一笑:“大宗与西戎的这场战争,大家都说是大宗胜了,寒雁深居闺中,自然是不知道之事,可是前辈却不一样,想必前辈也知道战场上的事,今,寒雁就是为了让前辈为寒雁解惑的。”

    杨琦一愣:“你打听战场之事做什么?”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这件事,恕老夫无能为力。”

    寒雁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不仅要知道这场战争中的一切细节,还要杨琦为她分析,具体的说明战场上的一切疑点。可是寒雁只是一个女儿,女子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议论

    国家大事,这是大不敬。他又有些怀疑,寒雁打听战场之事是要做什么。

    寒雁看着她:“前辈知道,寒雁如今就要成为一个下堂妇了,西戎公主以份相,寒雁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找前辈帮忙。”见杨琦的目光仍旧有些怀疑,寒雁又继续道:“其实寒雁之所以要问战场上的事,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寒雁认为,王爷之所以这么做,跟这场战争有必然的联系,或者说,这场战争有古怪,西戎人有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